中国防疫措施令人印象深刻
中国资本杀入美国制造业
中国基金出海"至暗时刻"!
这次为中国说了句公道话
外资资管巨头抄底中国股票

中国资本杀入美国制造业

2020-03-15 09:02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国资本杀入美国制造业

  2月底,福耀玻璃(600660)创始人曹德旺为“抗疫”又追加了4000万元捐款,这距他捐赠1亿元和241万件防疫物资,仅过去22天。
 
  几十年来,信奉佛教的曹德旺为慈善一掷千金,但他并非含着金汤勺出生。14岁那年,家境贫寒的他被迫辍学。为了生计,他放过牛、卖过烟丝、种过白木耳......后来一脚踏进了玻璃行业,一干就是37年。
 
  如今,曹德旺一手创办的福耀玻璃2018年总营收突破200亿元,占中国汽车玻璃63%的市场份额―― 全中国每两辆汽车,就有一辆用着福耀玻璃。曹德旺自己也得了个外号: 玻璃大王。
 
  不久前,他因为一部纪录片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2月10日,第92届奥斯卡金像将最佳长纪录片奖颁予《美国工厂》,这部由奥巴马夫妇监制的纪录片,正是讲述福耀玻璃在美建厂的故事。
 
  “我知道,导演用自己的手法,也没少批评我,但我还是感谢。”在得知获奖消息后,曹德旺第一时间向导演朱莉娅·莱切特和史蒂文·伯格纳表示祝贺。
 
  在镜头里,曹德旺一边因解决当地工人的就业问题而被赞誉,一边由于铁腕手段而成为众矢之的。以至于片尾,曹德旺面对庄严的佛像时不禁自我审视:“我究竟是有功之人,还是有罪之人?”
 
  《美国工厂》的背后,是曹德旺与福耀集团的跌宕前行,也是中国制造业海外发展的缩影。
 
  拭去代顿的铁锈
 
  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期,美国东北部五大湖一带得益于水运便利、矿产丰富,钢铁、玻璃、化工等行业纷纷崛起,代顿、匹兹堡、密尔沃基等城市一跃成为美国工业重镇,美国汽车巨头通用曾是代顿的经济支柱。
 
  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发生后,大批企业不堪重负,通用也宣布破产,其位于代顿的生产工厂随之关闭。一夜之间,两千多个美国中产阶级家庭跌入社会底层。
 
  “曾有一段时间,我一无所有。”一位名叫吉尔的女员工说到,她不仅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房子,不得不借住在姐姐家的地下室里,房间里唯一“贵重”的物品是一台老旧的电视机。面对锈迹斑斑的机器,工人们陷入了绝望。
 
  直到福耀玻璃这场“及时雨”降临。
 
  2015年,曹德旺买下废弃的通用工厂,将其改造成汽车玻璃厂。他向当地失业的工人大开绿灯,随之而来是当地税收增加、人口增长、社区稳定......
 
  “拯救”美国工人的背后,是曹德旺的生意经。
 
  2013年,福耀玻璃在国内市占率达到63%,发展已经遭遇瓶颈,开辟新市场迫在眉睫,美国作为汽车生产大国进入福耀的眼帘。
 
  玻璃产品的易碎性,决定了生产地点与装配地点间的距离不能过远,这从福耀中国工厂的布局可见一斑。 目前,福耀已经形成上海、重庆、长春、福清总部四大汽车玻璃生产基地,产品覆盖全国。
 
  若要扩大美国市场份额,在美建厂势在必行。福耀俄亥俄代顿工厂被多家汽车制造厂环抱,在地理位置上是一个不错的建厂地址。美国政府近来力推恢复制造业强国,福耀获得了超四千万美金补贴,这与其改造通用工厂的费用持平。
 
  故事原本很美好:福耀进入美国,代顿重现辉煌。
 
  可高昂的人力成本,低下的工人效率与中美文化间的冲突,尤其是工会的蛮横介入,令福耀在美发展受阻。2016年,福耀美国公司亏损4161万美元(约合2.8亿元人民币)。面对巨额亏损,曹德旺犯了难。
 
  “求生”拉锯战
 
  “什么都便宜,但是人工贵。”曹德旺直言。
 
  美国的能源价格十分低廉,其天然气价格不到中国的五分之一,电价只有中国的二分之一,较低的油价也使得运输费用不到中国的一半。
 
  但美国的人工费远高于中国。据悉,美国白领薪资是中国的三倍,蓝领薪资更是中国的八倍, “综合算下来,在美国造一块玻璃还不如从中国进口一块玻璃。”曹德旺如是说。
 
  福耀美国工人的时薪仅为13美元,不及通用的一半,但性价比很低。多数美国工人并不擅长制造玻璃,虽有中国工人手把手教,但仍然“指头粗,动作慢,效率低”,重活做不动,“不安全”的活不做,到点走人,绝不加班,这很“美国”。
 
  曹德旺希望将中国工厂的体制引入美国,于是安排美国工厂的几位美籍高管到中国参观。他们惊讶于中国工人12小时轮班,没有休息日;受到严格纪律约束,在换班前喊口号;不戴护目镜,只戴了副普通手套就在处理废弃的玻璃。“这些中国工人整天坐在那干这事,简直太疯狂了。”一位美国高管难以置信。
 
  但当这群美国高管试图将换班制度引入福耀美国工厂时,迎接他们的却是美国工人们懒散的队伍。与此同时,工人们开始不满上司们的指手画脚,并抱怨起福耀“苛刻”的工资来――即使福耀曾帮助他们脱离失业的困境。
 
  “以前,我的孩子要是想买一双新运动鞋,我就直接买了。”一位前通用女职工说到,“现在不能这样了。”
 
  在工人的抱怨声中,工 会的阴影开始逼近。
 
  早在2016年10月7日,福耀美国金秋庆典上,上台演讲的地方议员谢罗德·布朗直言:“俄亥俄有丰富的工会与公司管理层合作的历史,我支持工会进入福耀公司。”
 
  曹德旺的回应是:“工会在这里会影响我们的劳动效率。”他明确表示:工会进来,我关门不做了。
 
  曹德旺强硬态度的背后,是美国汽车工会劣迹斑斑的黑历史。通用汽车公司就死于工会之手,其在遭遇资金困难时曾要求工人降薪,但在工会的强烈反对下不了了之,最终沦落至破产。
 
  福耀与工会间的拉锯战就此展开。
 
  工会怂恿工人“拉帮结派”,在工厂内部宣传引入工会的好处,每天都有大量的美国工人冒着被辞退的危险举牌呼吁大家加入工会。另一边,福耀手段强硬,将工人中的工会派逐一辞退,并花重金请来专门的游说机构,使用各种手段,让工人们对工会说不。
 
  在最终的投票决战中,反对派以60%的得票率战胜工会派,大名鼎鼎的美国汽车工会在福耀吃了闭门羹。一切尘埃落定后,一位美国工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需要一个工会,但现在有家公司给我一份好工作,一份好薪水,每天让我来上班。我不需要有人横插一脚。”
 
  工会事件后,通过向中国工人学习生产经验,美国工人的熟练程度逐渐提升。另外,本田、大众、克莱斯勒等汽车厂商的订单持续涌入,工厂产能也实现爬坡,逐渐扭亏为盈,最终走上正轨。
 
  出海还是出逃?
 
  抱怨连连的美国工人们一定想不到,他们的大boss曹德旺仅为初中学历。在收购了福清市高山镇一家亏损严重的玻璃厂后,曹德旺赌上身家性命创办福耀,投身汽车玻璃行业。
 
  而福耀集团的发展历程,正是众多中国汽车零部件厂商发展历程的缩影。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改革开放方针指引下,中国通过引入资金和技术,改革行业管理与企业经营机制,汽车工业进入全面发展阶段,对汽车零部件的需求大大提高,成就了大批中国汽车零部件厂商。
 
  依靠着低廉的人力成本等优势,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进入快车道,2018年市场规模突破4万亿,已然成为世界汽车工业的零部件“生产基地”。疫情期间,现代、日产、雷诺等多家外国车企因为中国零部件厂商断供而停产。
 
  如果说做大是第一步,那么出海就是第二步。
 
  一方面,出海有利于中国零部件厂商整合国内外的技术与市场,利用海外建厂降低成本的同时,抢占市场资源,提升品牌形象;另一方面,出海也有利于中外文化交流,双方在磨合中寻求共生之道,让外国更加了解中国及中国汽车产业。
 
  近年来,不仅是福耀,越来越多的中国零部件厂商选择出海。据长江证券研究所数据,2018年,中国汽车零部件上市公司海外收入达2126.4亿元,同比增长19%;海外收入占总营业收入比重由9.4%上升至29%。
 
  中国企业出海往往会面临诸多难题,其中最显著的莫过于文化差异。福耀美国工厂的工会事件并不是孤例,几乎所有在美建厂的中国企业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除了工会,中国企业赴美开厂还需考虑劳工权益保护、安全生产、法律、环保等方面,曹德旺就曾发出警告:“资本和品牌还不够大的小企业,不具备条件,不要盲目投资。”
 
  但“福耀们”不得不出海,这背后是中国制造业的无奈: 中国逐渐显现去工业化趋势。
 
  曹德旺将俄亥俄州代顿市的萧条,归咎于美国制造业的空心化。虽然自2009年奥巴马政府力推“制造业回流”以来,美国正尝试恢复制造业强国地位,但持续几十年的制造业外迁,已经造成人才“断代”,以至于福耀美国工厂“招不到年轻人”,他们“更愿意栖身华尔街和硅谷”。
 
  曹德旺认为房地产、互联网金融以及部分服务业吸引了年轻人就业,导致制造业的人工成本上升,“中国制造业的优势变得不那么突出了”。
 
  同样沉重的还有税负。他坦言,中国的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在综合两国工人的“五险一金”项目后,在美建厂与在华建厂的成本基本相当。加之中国工业用地价格一亩高达几十万到上百万,居高不下的投资成本令企业畏难。
 
  于是,“福耀们”选择在出海建厂,也被一些人称为“出逃”。
 
  “产业经济未形成、产业工人缺位的情况下,服务业为谁服务?”曹德旺提出疑问,他相信只有制造业发达,才有服务业的兴旺, “制造业始终是提高国际竞争力的关键。”
 
  科技“拯救”制造业?
 
  “因为他们(美国工人)太慢了,我改成机器来打磨,下次把这四个人取消掉。”影片里,听着福耀美国工厂中国籍高管的汇报,曹德旺默默地点了点头。
 
  “难搞”的美国工人,正被冰冷的人工智能与自动化技术取代。
 
  2015年,国务院颁布《中国制造2025》战略。第一时间,曹德旺就下达了“让工业4.0落户福耀”的智能工厂战略,开启集团的转型升级之路。2016年,凭借着柔性制造的转型成果,福耀玻璃入选工信部智能制造首批试点示范单位名单,成为中国制造2025企业代表。
 
  “转型需要全面应用AI、大数据、工业物联网等数字技术,以提升产品、服务和质量,提升生产制造效率和产品智能化水平。”福耀玻璃副总裁兼CIO夏乐冰介绍到。
 
  福耀的智能制造水平,在美国工厂体现更甚。据悉,福耀美国工厂投产之初,就布置了400个工业机器人,这个数字比福耀在中国任何一家工厂都要多。借助IBM私有云平台,福耀将中国工厂的管理、工艺流程存储在云端,实现了美国工厂生产线的快速部署。 未来,自动化水平的升级或将释放福耀美国工厂更多的产能。
 
 
 
  投入大量研发资金的福耀,先后研发出夹丝加热玻璃、可调光隐私玻璃、太阳能玻璃等高科技玻璃产品。2019年9月3日,福耀苏州研究院正式成立,未来将“重仓”包括汽车天线、光电及薄膜、智能制造及工业机器人系统在内多个领域。“在现今科技高速发展的大环境下,传统制造业也越来越离不开先进的技术支持。”苏州研究院启动仪式现场,曹德旺如是说。
 
  2019年10月31日,福耀玻璃前三季度财报显示,营收为156.3亿元,同比增长3.4%,净利润却下降28%。
 
  尾声
 
  在科技驱动下,全球价值链正在重构,国际分工格局得到调整,中国制造业正在掌握另一种话语权:从低端重复制造的以量取胜,到高端智能制造的以质取胜。 血汗浇筑的中国工厂,正被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工人数量越来越少的美国工厂取代。
 
  但无比现代化的工厂,却留给曹德旺满心失落。
 
  《美国工厂》的最后,74岁的曹德旺眼神有些迷茫, 他知道,就像福耀美国工人回不去舒适的通用时代,自己再也回不去蝉叫蛙鸣的中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