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捣乱”了? 中国赛季受伤最
预计中国下一波降息降准“在路上
敬佩中国的速度与担当
中国援建项目《埃塞赞歌》浮雕墙
拉基蒂奇拒绝中国报价

预计中国下一波降息降准“在路上”

2020-03-21 10:17 主页 来源:未知
预计中国下一波降息降准“在路上”

  全球央行降息 中国暂“不跟”
  3月1年期LPR仍为4.05%,5年期以上仍为4.75%;专家预计下一波降息降准“在路上”

 

全球央行降息 专家预计中国下一波降息降准“在路上”

  在全球央行降息的大环境下,中国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有了最新报价。据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3月20日公布,1年期LPR为4.05%,5年期以上LPR为4.75%,均较上次报价保持不变。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肆虐,由于担忧疫情冲击经济,自3月初以来,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英国、埃及等20多个国家央行宣布降息。国内LPR报价不变让不少业内人士感到略超预期。受访人士认为,我国复工复产情况明显好转,经济自身恢复加快,当前LPR再次调降的紧迫性似乎不大。此外,150万亿存量贷款从3月开始挂钩LPR,如果连续降低贷款利率,或也会让银行吃不消。多位受访人士认为,后续存在降息、全面降准乃至存款利率调整的可能,预计我国货币政策释放会更精准且实施力度更为温和。

  3月LPR为何“原地踏步”?

  此前,1年期、5年期以上LPR曾在2月“双降”。其中,1年期LPR下降10个基点至4.05%,5年期以上LPR下降5个基点至4.75%。

  “略超预期”是不少受访人士对3月LPR报价不变的评价,原因是本周5500亿元定向降准刚刚落地。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通过年初和3月16日定向降准落地叠加,再加上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额度,降低了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0.25个百分点,都对降低银行成本有作用,但没有反映到LPR报价上。LPR挂钩的MLF(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在银行体系资金来源中的占比较低,所以目前从银行整个负债结构看,MLF、降准等对银行负债成本下降都相对有限。

  不过在今年1月降准落地后,LPR利率也未调整,且去年8月报价机制改革以来,LPR还没有过连续两个月下降的记录。

  申万宏源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孟祥娟认为,LPR未下调略低于市场预期,但考虑年初至今已经下调过10个基点,同时叠加定向降准,流动性宽松,短期预计货币政策暂时以加大向实体传导为主。从昨天债券和权益市场的表现看,并未受到太多影响。

  2月LPR调降,是在逆回购、MLF等政策工具利率连降的背景下,且当时国内疫情态势正处在最严峻时刻。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陶金对记者表示,现阶段我国疫情控制较好,复工复产情况明显好转,经济自身恢复速度也在加快,LPR的调降紧迫性似乎并不大。但经济长期下行压力下,LPR暂时不变将增加未来降息的概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还提到,现阶段LPR进一步下行对市场的影响有限,反而会加大商业银行的资金成本压力,因为央行于今年3月1日起正式切换存量浮动利率贷款定价基准,即将原合同约定的利率定价方式转换为以LPR为定价基准加点形成,目前市场存量贷款规模约150万亿,LPR转换需要时间,频繁下调LPR会使得政策的边际效用减弱,等商业银行利率换锚工作有更多进展时再引导LPR下行,对实体经济的政策效果会更明显。

  降低存款利率传导低成本资金亦有可能

  央行近日明确提出了对未来贷款利率明显下降的要求,引导银行体系适当向实体经济让利,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在这一背景下,业内对是否该降低存款基准利率也讨论十分热烈。

  孟祥娟表示,考虑到金融机构的负债端刚性较强,为引导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行,降存款利率仍有可能。陶金认为,从长期看,LPR持续降低的基础是代表更大规模负债成本的存款基准利率调降,同时未来存款方面的市场化改革也将持续推进,存款利率的调降也应在市场化改革框架下通过市场手段开展。

  温彬分析称,在银行负债中,企业和居民部门存款占60%以上,如果想降低实体融资成本,那么要银行负债成本降低,降低存款基准利率是首选,通过银行负债成本下降,可以通过LPR新机制继续引导LPR下行。

  盘和林也认为,通过下调存款利率来给银行减负的可能性很大,目前商业银行的利差被持续收缩,此次LPR报价未进一步下调,也说明商业银行在净息差收窄压力的情况下不愿意再降低报价利率,未来央行定会出台相关政策降低商业银行资金成本压力。适当下调存款基准利率有助于缓解商业银行净息差收窄压力,为银行降低贷款利率提供空间,进而促进LPR报价明显下行。

  ■ 影响

  对购房者心理影响较大

  自3月开始换锚的150万亿存量贷款中,也包括不少人每月支出“大头”的房贷。以按100万房贷、等额本息偿还30年计算,5年期以上LPR下降5个基点,月供额会减少31元。

  盘和林认为,商业银行目前利率转锚工作是平行转锚,比如之前贷款利率是6%,5年期以上LPR是4.75%,那么转锚后就变成(4.75+1.25%),等于利率没变。而转换工作从3月1日开始,等转锚工作有更多进展后,再降LPR对实体经济的效果比较好,所以目前LPR再降对市场影响有限,特别是对存量来说。

  新增贷款自2019年10月开始已经挂钩LPR。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对记者表示,降息不仅对购房者实际购房成本有影响,对他们心理影响较大。降息降准会被购房者认为是买房的冲锋号,不降息就没有了这个影响。特别是在最近海外比赛降息的时候,国内选择“按兵不动”,在市场逐渐复苏的情况下,降息落空会影响房地产的购房者信心。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虽然LPR利率本身没有调整,但是预计全国各地商业银行近期的实际房贷利率会有下调的可能。此前部分商业银行降低首付比例受到了外界的关注,首付政策的调整面临一定的阻力。所以就目前商业银行的重心来看,降低贷款利率或是近期调整的方向。此类调整,既惠及购房者的按揭贷款,也惠及开发商的开发贷款,总体上有助于降低购房者和房企的相应成本。

  ■ 分析

  降息全面降准预计“在路上”

  在全球降息潮下,业内人士普遍表示,我国后续的货币政策空间更大,降息和全面降准预计“在路上”。

  陶金表示,近几年以来,中国货币政策受全球降息潮的影响一直较小,央行一直保持着较强的政策定力和及时的决断力。随着降息潮进一步袭来,中国很可能成为全球唯一坚持抵抗负利率的主要国家,中国货币政策与其他国家一定程度上脱钩也更加明显,但同时意味着不论是从利率水平还是准备金率等方面来看,我国货币政策空间很大。

  从国内影响是否降息的因素看,通胀一直是一大掣肘因素,2月CPI仍在5%以上。温彬表示,通胀如果扣除翘尾因素,以及食品涨价结构性因素,通胀水平还是相对保持在较低水平。所以随着下阶段食品价格涨幅回落,通胀水平有望进一步下降,我国货币政策空间还是存在,可以再进一步降准、降息,可以引导市场利率稳中有降,更重要的是引导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在政策实施节奏和力度方面,盘和林认为,相较于美国一次性大水漫灌,释放多种货币政策,我国的货币政策释放更加精准且实施力度更为温和,后期货币政策空间较大。央行今后仍将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情况下,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未来可采用的货币政策包括定向或全面降准、OMO降息、MLF及TMLF操作等,考虑到央行在不断优化“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率框架,预计二季度还会有一次定向或全面降准措施,以增强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此外,待商业银行贷款利率换锚工作取得较大进展后,下半年央行可能会加大引导LPR下行的力度,切实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