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谈北京教育新政
蒙牛增长猫腻:君乐宝卖身135亿
积极有为的财政政策如何更积极?
“拼直播”能拯救实体零售业吗?
伊利的这颗业绩雷有多大?

蒙牛增长猫腻:君乐宝卖身135亿

2020-04-30 15:00 主页 来源:未知
蒙牛增长猫腻:君乐宝卖身135亿


4月28日,蒙牛公布了一份并不完美的年报。
 
年报显示,2019年蒙牛营收790.30亿元,同比增长14.6%;净利润41.05亿元,同比增长34.9%。在乳制品市场增长放缓的背景下,这样的增速十分不易。
 
但实际上,在这份增长的年报中,有着一些猫腻:这份年报中,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2019年被其出售完成的君乐宝都是主要功臣之一,比如后者贡献了135亿元营业收入,实际营收不到700亿元。
 
当然,摆在蒙牛面前更严重的问题是,君乐宝这一优质资产出售完成后,2020年以及更长一段时间内,它都将迎来增长难题。
 
01
 
实际营收不足700亿元
 
“二零一九年,蒙牛保持了强劲发展势头,业绩表现亮丽,收入及利润继续双创新高,增长超预期……为本集团成立20周年的里程碑献上完美答卷。”在4月28日公布的2019年年报中,蒙牛总裁卢敏表示。
 
他似乎有骄傲的理由。近来,伊利、蒙牛、光明等各大乳企均发布了2019年年报,其中,蒙牛保持了较高增长,营收790.30亿元,同比增长14.6%,净利润41.05亿元,同比增长34.9%。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财报中,蒙牛没有详解其营收增长的原因,但有一个“不利”因素被隐藏,那就是2019年其营收的最大功臣之一是已经被出售的君乐宝。
 
去年6月30日,蒙牛董事会宣布,内蒙蒙牛与买方订立股份转让协议,出售君乐宝51%股权,总代价为40.11亿元,并以现金支付;去年11月20日,蒙牛公告显示,君乐宝的出售已完成。
 
这笔交易让蒙牛收获颇丰。财报显示,2019年,蒙牛“其他收入及收益”一项大涨,由2018年的7.36亿元增长到41.01亿元,同比增长456.99%。其中的主要变化来自“出售子公司收益”,数据显示,君乐宝的出售为蒙牛带来税前出售收益33.32亿元。
 
 
2019年蒙牛税前利润为56.05亿元,假如去掉出售君乐宝所得的税前收益,那么蒙牛实际净利润为22.73亿元。
 
君乐宝除了出售为蒙牛带来业绩上的助益外,也是蒙牛主营业务收入的主要贡献者之一。君乐宝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君乐宝销售收入同比增长25%,以君乐宝2018年130亿元的营收计算,其2019年营收达到162.5亿元。
 
按照蒙牛2019年11月20日完成君乐宝的股权交割来计算,那么前10个月,君乐宝为蒙牛创造的收入约为135亿元。这笔收入,加上出售为其所带来的40.11亿元现金收入,那么蒙牛(不包括君乐宝)的营收将变成615.19亿元,不足700亿元。
 
 
对蒙牛来说,去掉君乐宝之后的实际业绩将成为2020年业绩的真实基本盘,而它显然离“完美”尚远。4月29日,蒙牛乳业开盘即下跌,截至当日收盘,跌幅达3.66%。
 
02
 
增长何以为继
 
实际上,掩藏在蒙牛增长中的猫腻不只是君乐宝,还有近年来其为了增长所进行的多项收购,以及随之所带来的巨额商誉。
 
近年来,收购与扩张,是蒙牛的主要增长手段之一。从2010年至今,蒙牛一路并购了君乐宝乳业、广东乳企雅士利、多美滋中国、现代牧业、中国圣牧等企业,2019年其向国际市场扩张,收购贝拉米,2020年其宣布战略入股奶酪品牌妙可兰多,其收购扩张之路仍未停止。
 
一方面,收购带来了蒙牛业绩上的快速增长。以收购又被出售的君乐宝为例,数据显示,2015年-2019年,君乐宝为蒙牛提供的业绩占蒙牛总营收的6.56%、7.59%、8.6%、9.6%和13.8%,一路走高的营收占比,体现了君乐宝对蒙牛的业绩重要性。
 
另一方面,这样的增长路线也增加了蒙牛业绩的不稳定性。由于收购公司过多,标的之间的整合以及被收购品牌的发展均给蒙牛带来了负面影响,雅士利、现代牧业、中国圣牧等收购曾对蒙牛业绩形成拖累。
 
比如现代牧业2018年产生了8.58亿元的信贷亏损拨备,成为当年蒙牛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2019年,蒙牛确认了计提了23.64亿元的商誉减值,其中与雅士利有关的22.99亿元。
 
也就是说,虽然从财报上看蒙牛的净利润增速很高,但从内部来看,蒙牛主营业务对净利润的贡献较少,盈利能力的持续性受到质疑。
 
以2019年为例,财报中,蒙牛的主营业务被分为液态奶、冰淇淋、奶粉、其他分部四大板块,分版块来看,利润与增长不匹配,亏损扩大,几乎成为它们的常态。
 
其中,液态奶业务营收同比增长14.3%,净利润增长9.1%;冰淇淋业务营收下降5.9%,亏损扩大至2.46亿元;奶粉业务奶粉业务虽然营收大涨30.8%,但在商誉减值后,由盈利转为亏损18.76亿元;“其他业务”营收下滑14.9%,亏损扩大至1.54亿元,
 
外向扩张为主,内向生长动力不足,这是蒙牛更深层次的“猫腻”。
 
当下,乳制品市场的竞争更为激烈,在市场进一步向伊利、蒙牛两大巨头聚集的同时,受益于多样化、个性化需求的出现,众多小而美的乳企品牌获得了发展空间,从而在乳业市场上占据了一席之地。尤其是今年,疫情黑天鹅的出现,有望进一步加速优胜劣汰,提高行业集中度。
 
对蒙牛来说,今年至为关键,是冲击千亿目标的最后一年,也是君乐宝出售后考验它能否维持继续增长的关键之年。而增长不是一蹴而就的,尤其是它当下仍然在继续走收购扩张路线,而在新市场、新品类上提前布局不足。
 
有分析人士向一点财经表示,蒙牛近年来没有进入新的大类行业,虽然在试图以妙卡兰多进入奶酪市场,但从市场规模、企业前景等方面来看,充满着不确定性。
 
“蒙牛一贯的收购扩张路线并不足以应对更趋激烈的竞争,即小而美和海外品牌的向上挤压,以及与伊利差距的拉大。”上述分析人士表示,毕竟收购虽然能在短期内进行规模扩张,但需要较长的整合时间。
 
 
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蒙牛与伊利间的营收差距进一步拉大,分别为79亿元、100亿元、112亿元,假如去除掉已出售的君乐宝,2019年蒙牛与伊利之间的营收差距甚至有200亿元。
 
随着君乐宝这一优质资产的剥离,蒙牛的低温酸奶业务板块和奶粉业务板块都将受到重创,直接影响其千亿目标的实现,以及其未来一段时间内的持续增长。
 
03
 
结语
 
2019年年报,蒙牛在写下这份自诩“完美”的答卷的同时,也必须直面更为严峻的增长难题。目前来看,它还是选择以外部收购来维持整体增长,而在内向增长上略有不足。
 
当然,对它的选择,市场早已给出了答案。此前业绩公布后,多家投行下调了蒙牛评级,其中大和将蒙牛目标价下调2.45%,将今、明两年的收入预测削减了3%-5%;里昂证券将蒙牛2020及2021年的销售预测下调8%及5%,核心营业利润预测分别下调33%及9%。
 
有时候,完美的背面是极限和增长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