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巨亏60亿,机构股东退局
4月这根阳线来之不易
投资人谈北京教育新政
蒙牛增长猫腻:君乐宝卖身135亿
积极有为的财政政策如何更积极?

连续巨亏60亿,机构股东退局

2020-05-01 14:15 主页 来源:未知
连续巨亏60亿,机构股东退局

五一假期的前一天,国内知名旅行机构途牛“被破产”了。
4月25日,一张名为“风险提示”的截图在一些微信群流传,称“著名美股旅游企业途牛将进入破产清算,南京市政府全力挽救但因其业务板块问题严重未能拯救,临近五一大家旅游注意资金安全。”
但这张截图随之便被铺天盖地的“罗志祥时间管理课程”、“庆渝年风波”“严惩蒋凡”等一个又一个大瓜淹没,并未引发舆论恐慌。4月30日,途牛破产清算的言论突然再次发酵。
舆论纷纷扰扰一个小时后,途牛官方对此事开始辟谣。途牛称,查询到了谣言的编写者刘某。刘某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愿意积极弥补自己的过失,向途牛道歉。


(途牛披露的道歉信)
尽管途牛官方出面辟谣,但近来才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2019年全年财报的途牛境况并不好。连续6年大额亏损,加之疫情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途牛订单退款垫付资金超亿元。同时,伴随着所有高管降薪60%且频频换帅,裁员传言等……当前的途牛,风雨飘摇已成不争的事实。
五一小长假已至,途牛的春天,不知何时到来。
股价跌破1美元,途牛面临退市风险
按照惯常,每年2月底3月初,途牛便会公布自己上一财年第四季度财报与年度财报,2019年的年报拖到2020年4月才予以公布,这是一份惨淡的财报。
这份迟来的财报显示,途牛2019年净营收2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8%,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6.992亿元,较上年同期1.879亿元的净亏损扩大272.11%。受疫情影响,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净收入将同比下降65%至75%。
这是途牛自2014年5月上市以来的第六个亏损年,也是从2018年Q4以来,途牛连续公布的第五份亏损财报,累计亏损近60亿元。
对此,途牛称,1月开始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业务产生了重大影响,“目前市场环境不稳定,无法合理估计疫情对途牛业务造成的影响程度,但预计会对2020年的业务运营、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和现金流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也就是这份一拖再拖的财报,也让资本市场对其失去信心。3月16日,其股价重挫15.04%,收盘0.96美元,跌破1美元关口。在途牛公布财报当天,其股价又跌去7.14%,跌破1美元,收盘0.91美元。
业绩持续亏损也让途牛彻底掉出OTA第一梯队。
与曾经势均力敌的携程相比,携程2019年的营收已达357亿元,同比增长15%,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0亿元,同比增长536.4%;同程艺龙2019年营收73.93亿元,同比增长21.4%;归属公司权益持有人净利润6.88亿元,同比增长29.8%。
携程一骑绝尘占据头部,很长一段时间内,途牛都与同程艺龙“并席而坐”,但当前已不能同日而语。目前途牛的市值为1.08亿美元,不及同城艺龙36亿美元的一个零头。
市值暴跌,途牛还面临退市风险。目前,途牛的股价依然在1美元之下徘徊,如若这种状态持续90天,途牛将被纳斯达克宣布停止股票交易。
25岁创业,8年上市,败于烧钱换市场?
在多个场合,这家生于2006年的在线旅行公司,提及自己的闪光点,总不免提及,途牛从诞生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只用了8年。高光时刻,其市值也曾达217亿元(30.76亿美元)。
途牛创办于2006年,正当中国旅游市场快速增长的时期,彼时的增长规模已达到1万亿,在线旅游只有携程和在海外成立的艺龙。这是25岁的于敦德创办途牛的背景,他喜欢旅游,但在身边人看来,他是一个令人崇拜的技术狂人——读大学时,新潮的互联网.Net技术刚刚普及,他却已经玩的如鱼得水。
资本市场上,途牛也曾颇受追捧。2009~2016年间,途牛几乎以每年一轮的速度快速融资,资方中不乏DCM、红杉资本、淡马锡等大财团。直到上市后,依然引来了海航、首都航空等共计15亿美元的大额战略投资。


(途牛融资历程)
在途牛的发展历程中,2011年-2013年,是途牛高速成长的三年。其上市招股书显示,2011年至2013年的毛利率分别是3.1%、3.5%、6.2%,营收分别是7.7亿元、11.2亿元、19.6亿元。
2014年5月10日,途牛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是继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之后,成为第四家在美上市OTA(在线旅游)平台,与这几家公司并并身OTA“第一梯队”。
上市之初,线下区域服务中心为5家,上市之后,途牛开始加速线下门店的布局。2016年1月,区域服务中心已增至170,扩店速度惊人。
重金之下,途牛迅速扩展自己的市场份额。其财报显示,2014年-2015年,途牛营收分别为35亿元和76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81.3%和116.3%,但运营成本高企导致途牛2014年和2015年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4.635亿元、14.594亿元。
连续亏损下,途牛依然坚持“烧钱”占据市场,除却先后签下林志颖和周杰伦,启动“双代言人模式之外”。与周杰伦共同推出的歌曲《说走就走》昭示着拉开OTA竞速大战的帷幕。
此外,与市面上热度最高的综艺节目合作也是途牛的重要战略之一。2016年开始,途牛先后与《非诚勿扰》《最强大脑》《中国好声音》《花儿与少年》《花样姐姐》等知名栏目合作,甚而以1.485亿元天价签下《奔跑吧,兄弟》第四季特约赞助。数据显示,途牛2016全年市场营销费用占总运营费用的61%,同期携程的数据是36%。
高昂的宣传费用带来的亦是难以填补的亏损。2016年-2018年,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分别达到24.27亿元、7.73亿元、1.88亿元。
淡马锡退出,途牛危机四伏
疫情之下的旅游行业,无疑已成受挫最为严重的重灾区。企查查早先提供给投中网的数据显示,截止4月5日将近有11000家旅游企业倒闭。
哪怕OTA行业的领头羊携程也难幸免于难。携程CFO王肖璠曾对媒体表示,在2020年第一季度携程的净营收可能会出现同比下降45%-50%,运营亏损或达到17.5亿元-18.5亿元,而同程艺龙预计在2020年第一季度净营收将会同比减少42%-47%,但经过调整净利润仍然有可能实现盈利。
疫情对于尚余家底的头部OTA来说算是一场严峻大考,但落到途牛身上,便成了生死考验。
常年的亏损,股东已经开始对途牛失去耐心。
2019年,途牛的早期支持者淡马锡开始逐步减持手中途牛的股票。2020年4月2日,淡马锡再次减持至4.99%,从此淡马锡不再是途牛的实益拥有人。
新的麻烦接踵而来。在途牛发布最新财报之后,曾经说“2019年,我们将继续努力,巩固市场地位,提高市场竞争力,为我们的客户和股东创造更大价值”的途牛首席财务官辛怡,将在2020年5月31日正式离职。这是继途牛首席技术官陈世宏变更职位以来,2020年里途牛第二位高管选择卸任。
途牛高层的人士变动已经持续数年,尽管他们不断试图填补职位空缺,但首席技术官(CTO)和首席财务官(CFO)的职位都已空缺。人事的频繁变动对途牛的业务震动不言而喻。
主业的下滑更是途牛发展中的重要一拳。在途牛的发家史里,打包旅游业务一直是重中之重,甚至占到其全部营收的80%,在最新财报里,这一主业在第四季度甚至亦出现了同比下滑现象。
疫情爆发前,途牛将业绩拐点押在今年的五一黄金周。在途牛2019年末发布的预测中,2020年五一黄金周出游人次将达到4.5亿左右。当前的境况,似乎并不乐观。
于敦德表示,“我们相信,当旅游业开始复苏时,途牛将有条件更好地抓住市场机会。” 但在途牛的财报所呈现的种种,目前的资产对于他们的扛风险性并不高。
终于,赶在五一黄金周来临之前,对于遭遇重创的旅游业,国家出手了。
4月29日下午,北京市开始调整疫情风险等级为低风险,并对低风险地区进京出差返京人员,不再要求居家隔离,国内机票半小时内销量迅速上涨15倍。疫情的环节与政策的提振,能给当前风雨飘摇的OTA行业及途牛带来提振吗?这个五一小长假,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