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一季度GDP全国20强城市出炉
券商一体化服务迎市场化考验
连续巨亏60亿,机构股东退局
4月这根阳线来之不易
投资人谈北京教育新政

券商一体化服务迎市场化考验

2020-05-01 16:20 主页 来源:未知
券商一体化服务迎市场化考验


近年来,华泰联合证券在投资银行业务领域的业务规模始终位居行业前列。作为国内的一流投行,自科创板开放申报之日起,华泰联合证券的身影就活跃其中。据Wind统计,截至目前,华泰联合证券保荐的科创板受理企业共23家,在行业内位列第二名。
拿下“科创板第一股”称号的华兴源创(688001),就是在华泰联合证券的保荐下登陆了科创板。目前,华兴源创提出的科创板首例并购重组申请正在接受上交所审核,而背后的主承销商同样是华泰联合证券。
作为华泰联合证券的掌门人,江禹在投资银行业务领域拥有二十年经验,在担任华泰联合证券董事长之前任职该公司总裁;江禹现兼任中国证券业协会投资银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委员会委员,并曾任中国证监会第六届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委员。
谈起科创板,江禹这位资本市场老兵感慨道,自己亲身经历了科创板落地的推进过程,非常激动。从九个月以来的运行状态看,科创板也是超出了市场预期。他说:“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中国资本市场深化改革、支持实体经济的重大战略举措,对我国资本市场的影响非常深远,意义非常重大。”
在江禹看来,科创板解决了很多科创企业上市的痛点,极具针对性,非常市场化。
券商作为资本市场“看门人”,也因科创板的推动发生了不小的改变。江禹解释,科创板业务不仅涉及投行传统业务,销售、研究、定价、托管等业务都面临更高的要求,这对券商来说,既考验专业能力,又考验综合能力。
谈到科创板的二级市场表现,江禹同样给出了高度肯定的意见,他认为,科创板股票交投比较活跃,股价涨跌是正常的市场现象,这也体现出科创板通过多重制度设计,把选择权和定价权交给了市场。
江禹预计,未来会有更多优质的科创企业登陆科创板,同时他也建言监管层进一步加快科创板再融资等制度的落地,同时吸引更多境外上市红筹企业回归科创板。
在采访的最后,江禹表示,愿科创板继续快速健康发展,能够为广大的科创企业提供更广阔的舞台,进一步促进形成更加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韧性的资本市场环境。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与华泰联合证券董事长江禹的对话实录:
澎湃新闻:科创板上市公司已达100家,你作为资本市场的一名老兵,见证了市场上这么多年的改革历程,对你来说科创板意味着什么?
江禹:科创板从正式开板到今天上市公司达到100家,经历了短短两百多天。在过去的这9个月里,亲身经历科创板的快速推进,确实非常激动。我认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中国资本市场深化改革、支持实体经济的重大战略部署的关键举措,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影响非常深远,意义非常重大。
首先,本着法治化和市场化的原则,科创板为科技创新企业搭建了一个更加市场化的、充满活力的资本平台。科创板的上市指标体系、市场化的发行定价机制,解决了很多科创企业上市的痛点。此外,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审核体系是高效和透明的,科创板的交易规则也非常市场化,我想这对企业非常有意义。
另一方面,科创板作为先行先试的改革试验田,对后续的注册制推广起到很大的作用。我们看到创业板注册制的方案已经开始征求意见,这跟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前期取得的良好效果是分不开的,科创板对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此外,科创板的设立也有利于我国资本市场吸引海外成熟市场资金,和国际市场接轨,进一步提升中国资本市场的吸引力,也能让中国的投资者分享科技企业创新成长的成果,使得资本市场进一步成为经济的晴雨表。
澎湃新闻:创业板以后也会推行注册制,那和科创板之间会如何差异化竞争?
江禹:创业板征求意见稿借鉴了科创板的优秀经验,同时也结合自身特点进行了差异化调整。科创板和创业板是共生、互相促进的关系。科创板是以科技创新企业为主,而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将允许更多模式及服务创新类型的企业上市,这都有利于企业尤其是各种成长型企业的直接融资,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
澎湃新闻:科创板运行至今,你觉得是不是符合预期?
江禹:我认为,科创板的运行情况不仅符合预期,而且可以说是超出预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们有100家企业上市,市场的交投也比较活跃。
我们看到科创板是多元化的市场,而且筹资效率很高。过去企业上市以盈利为主要指标,但是现在有更具差异化的制度,比如没有盈利的公司、红筹公司、同股不同权、境外企业的分拆上市等,这些类型的企业都已经在科创板实现了上市。所以只要是优质的、有成长性的、规范运作的企业,符合相应的板块定位,都可以来申报。除了IPO的机制,科创板在并购重组、再融资、存量股转让等方面也在陆续推出更市场化的规则。
另外,科创板定价机制是非常市场化的,充分反映了企业的基本面以及投融资双方对企业的理解。
从二级市场来看,交投也很活跃,整体走势良好。个股虽然有涨有跌,但涨跌本身就是正常的市场现象,实际上不管是在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科创板都更多地把选择权和定价权交给了市场。
澎湃新闻:你提到估值的问题,科创板使用市场化的询价方式以后,打破了原来23倍的发行市盈率限制,市场可能有一些疑问,觉得是不是估值太高了,你对这个怎么看?
江禹:科创板上市的企业不止有已经实现盈利的企业,还有尚未盈利的企业,市盈率并不是唯一的估值方法,不同行业的估值逻辑可能也有差异。实际上,对于成长性比较强的微利或者亏损企业,那么就不能只用单纯的市盈率来判断估值是高或低,而应该用多样化的估值方法来衡量。
但核心是把定价权交给市场,市场是一个良好的调节机制,买卖双方通过合理的交易规则进行一定的博弈,形成合理定价,我觉得这其实就是市场化定价的核心。资本市场是实现资源配置的重要平台,市场化定价是基础,还是要尊重市场选择。
市场化询价下价格本身和行业及企业基本面、宏观经济、发行窗口、供求关系、流动性等因素都有关系。海外市场上市公司的发行市盈率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也会根据行业和市场周期等情况发生波动。我认为,只要给市场充分的时间去调节,其实价格是能够反映企业自身合理价值的。
澎湃新闻:讲到供求关系,我想请问你怎么看待科创板的后续企业供给?国内的科创企业储备量能否支撑科创板的未来发展?
江禹:我们看到科创板起步很好,对科创企业的上市可行性、节奏周期,通过明确的规则形成了稳定的预期。这样一个规范、透明、高效的资本市场,是足够吸引优质的企业继续来登陆的。美国纳斯达克有2000多家上市公司,而我们的科创板现在还只有100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经济体来讲,优秀的科创公司还有很多,现在只是刚刚开始。
从项目储备来说,在国家重点支持的战略新兴产业领域,实际上有不少的企业这几年成长非常快,未来将会成为科创板的生力军。包括有些企业因为境外资本市场的波动,会有从境外市场转向境内市场的意愿,这个趋势还会持续。
所以从这两个角度来讲,我认为科创板的容量将不断扩大,还会有更多的科创企业登陆科创板。
澎湃新闻:那对券商来说,科创板带来了哪些机遇和挑战?
江禹:科创板对券商的市场化综合能力是一次演练。刚才我讲到,科创板试点注册制的两个核心点——法治化和市场化,这两点对券商的专业能力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机遇和挑战并存。
一方面,券商对企业的真实性、规范性承担保荐责任,这对券商的专业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科创板对券商的定价能力、研究能力、价值挖掘能力以及对机构投资者的销售能力等会有综合的考量。而且券商需要跟投,要有专业精准的定价能力,对于不同行业、不同成长阶段、不同的发行窗口的每个项目,发行工作都需要量身定做,这对券商的专业能力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另外,科创板实行注册制,以信息披露为核心,这对券商来说,在项目筛选、执行质量和效率、风险控制能力等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