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跌超八成 8车企少赚140亿
互撕背后:有众筹平台钻法律空子
电子烟卷土重来,但风口已过
瑞幸咖啡冲击波!这一险种火了
莆田系李金圆资本“续命”

互撕背后:有众筹平台钻法律空子

2020-05-04 15:20 主页 来源:未知
互撕背后:有众筹平台钻法律空子

近期,轻松筹和水滴筹两位员工在医院因“扫楼”大打出手的新闻一度引起关注,该事件背后的互联网众筹行业的运作及盈利模式随之引发广泛关注。
网上众筹是不是公益?合不合法?朋友圈里的求助链接都是真的么?平台靠什么赚钱?
市界就此咨询了多位相关人士,发现基层员工为了抢生意而打架事件只是表象,背后是互联网众筹平台的诸多乱象:为了盈利卖保险、为了导流不惜一切代价拉新、审核不严以及钻法律空子等。
为什么打架?


4月15日,一段发生冲突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视频中被打的男子是轻松筹石家庄市的城市经理,打人的则是水滴筹的工作人员。4月16日,两家公司都就此事作出了回应,自然都是指责对方。
那么到底为什么打架?简而言之,为了业务。
据新京报报道,两家公司基层工作人员的薪资构成都是底薪加提成模式。“如果达到规定单量,员工每一单有100元至200元不等提成,这提成跟筹款金额多少没有关系,只和单数有关系。”
曾经用过轻松筹筹款的李先生告诉市界,当时家人住院时,几乎每天都有轻松筹或者水滴筹的业务员来推荐,不仅不收手续费,他们还会一步一步教你怎么做。“填写材料都是有模板的,会告诉你怎么写效果更好。”
靠什么赚钱?
市界分别下载了两家平台的APP并以筹款为名进行了咨询,两家工作人都表示发起筹款是免费的,不收取任何手续费。但是水滴筹的客服人员告诉市界,筹到的款项提现时会有第三方来收取0.6%的手续费。在市界继续追问第三方是谁、是什么机构时,对方并未解答。
既然是0手续费,那么轻松筹和水滴筹为什么还要设置这种薪酬标准鼓励员工发展业务呢?他们靠什么赚钱呢?——答案是卖保险,筹款只是引流的一种方式。
轻松筹和水滴筹的业务模式基本相同,打开官网及简介会发现,两家公司的业务板块大体都包括筹款、互助和保险。主要运营模式是通过筹款获取用户,最终引导至保险,然后跟各个保险公司合作收佣。

水滴筹旗下的保险商城显示,2019年,水滴保险商城年度新单年化保费突破60亿元,2020年季度新单年化已经突破30亿元。轻松筹公布的数据也显示,旗下轻松保在2020年1月-2月的保费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近10倍。
这种商业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市场和资本的认可,天眼查信息显示,轻松筹在2017年已经完成了2800万美元的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IDG资本、腾讯等。水滴筹也在2019年6月完成了C轮融资,总金额达10亿人民币,投资方包括博裕资本、高榕资本、腾讯等。
一位投行人士对市界表示,从商业模式上来说,由筹款到保险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引流方式,因为人们在大病需要筹款时很容易接受保险,会比其他的保险产品分销平台取得的效果更好。“这就是他们能与众多保险公司合作的原因,也是能得到众多资本青睐的原因。国内市场上是需要有这种公司的。”
有什么问题?
众筹平台首先面对的问题是自身的性质,是公益机构还是商业机构?
虽然在这次事件中两方的工作人员都表示平台不是公益机构只是互联网工具,但是确实一开始是靠着“公益筹款”的旗号赢得用户的。
北京联合大学保险学讲师杨泽云向市界介绍:保险与互助确实有一点关系——近代保险起源于欧洲海上保险,而海上保险起源于渔民互助。今天的互联网众筹更像是传统民间互助的互联网化,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一些人获得了其他人的帮助。但是“这种互助应该是公益的,打着公益的旗号,却是为了背后盈利的商业,为了卖保险。也许这种模式最终能持续,因为确实有不少人需要大众的帮助,但是公众的信任会不断受到冲击。”
其次,从商业上来说,即使是为卖保险引流,目前众筹平台也面临着拉新问题。拉新难度增大来源于两方面,一方面是真正给用户提供的价值没有期待中大,简言之,能筹到的钱不如想象中多。
上述李先生告诉市界,当时自己在轻松筹上发起求助之后,其实靠的还是自己的朋友圈子。“它最大的价值就是有个链接方便转发,没有什么超出自己社交圈之外的善款来源。何况提现还有一部分手续费,有些身边同事直接就转给我了,免得多花那部分钱。“
另一方面,多次被曝光的发起人材料造假事件以及越来越多的求助链接都让愿意捐钱的人越来越少。“一开始看到就会捐,后来发现很多目标金额跟实际所需要的金额并不一样,也会有夸大或者材料不足的问题,慢慢就看到也不捐了。”多个曾在众筹平台捐过款的好心人士告诉市界。
更严重的问题是其合规性。市界就此咨询了北京市中创律师事务所的王正国律师,王律师表示,按照现行《公益事业捐赠法》的规定,从主体上说,目前的众筹平台并不属于公益组织,但是从行为来看,又跟《慈善法》里面的公开募捐很相近。“所以这其实是一个法律方面的空白,这些公司是在利用这个空白从事活动。事实上,这种商业行为明显应该适用《慈善法》和《公益事业捐赠法》。”
王律师同时表示,这种情况下捐款人的权益其实很难保障,因为既没有适用的法律也没有监管机构。而且一旦造成损失或出现问题,平台不会承担任何连带责任,“因为从法律上来说,他们可以通过免责声明表示自己是不盈利的第三方,以此来免除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