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订单能缓解比亚迪的焦虑吗?
旅游业没等来黄金周:导游待业
单日成交10套千万级老破小
物业小事就是民生大事
潘石屹还能顺利跑路吗?

旅游业没等来黄金周:导游待业

2020-05-06 11:16 主页 来源:未知
旅游业没等来黄金周:导游待业


当前,旅游行业可以说还在沼泽中。团队旅游部分只恢复了部分省内游,跨省游的恢复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目前疫情在全球蔓延的情况还比较严重,整个出境游还是停滞状态,也将是整个旅游行业受影响最大、受影响时间最长的部分。
 
 

 
 
旅游行业是带动消费的催化剂,每年节假日各地人山人海的景象,也代表着经济的繁荣。
 
2020年,受新冠疫情“黑天鹅”影响,很多人的出游计划受到了影响,旅游行业也遭受重创。在这个特别的“五一黄金周”假期中,旅游行业业务恢复了几成?焦虑的旅游行业人,是否因今年第一个黄金周的到来而有所缓解?
 
国家文旅部5月5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5月1日至5日,全国共计接待国内游客1.15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75.6亿元。从数据看,报复性消费并未来到,甚至还未恢复往年同期水平。
 
如今,很多景区的旅游人数,被控制在景区承载量的30%上限。短期看不到全面复苏的情况下,旅游行业人也在积极行动。
 
做了3年“抗疫”准备的海南地接商、兼职微信卖药材的旅游平台客服、准备转战其他地区的东戴河民宿老板、五一黄金周只接待了3天游客的导游、准备提升差异化体验的情侣酒店创始人、期待武汉重回烟火气息的旅游博主,每个旅游人都有不同的故事。
 
业务缩水90%,客服微信兼职卖药材
 
贺兵,云南当地top级旅游公司员工
 
我是一家旅游公司的客服,我们入驻到去哪儿、携程这样的平台,为游客提供各种形式的旅游服务。你可以把我们公司理解为淘宝的商家,去哪儿这样的平台就相当于淘宝。
 
疫情之下,旅游肯定是受影响最严重的。我从1月末就开始在家“办公”,一直持续到4月底。说是“办公”,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处理未能完成,或者还没有开始的订单。
 
这个工作其实挺麻烦的,因为不同平台的政策不一样,每个产品的类型不一样,该怎么退,退多少,都是细节活儿。确切地说,我们也是4月初才开始陆续处理的,因为此前财务和票务不上班,我们也没法儿推动。
 
公司为了保障我们的收入,还让我们在微信上卖一些云南特产,比如草药、玉器等等。公司高层和当地大的厂商一直有联系,所以能够拿到比较低的价格,比如在北京一斤三七可能要300块,甚至400块,我们这里只卖100块,拿到的价格更低。而且,这个收入大部分都归我们,公司只收取少部分提成。跟以前做旅游路线的完全不一样。做旅游路线,一单70%的利润被公司拿走。现在完全反过来,可能公司也是怕如果客服都走了,报复性旅游来临后没有客服,或者没有足够多的客服来工作,更糟糕。
 
今年4月初,云南旅游景点陆续开放。但是那时接待限制较多,比如外省不能进,只能省内人游玩。但云南景区的主要游客群体是外省人,所以我们当时并没有复工。
 
等到政策允许,也就是4月27日,我们才正式复工,接待省外游客。但也只是勉强复工。
 
为什么说是勉强呢?现在云南的景点已经全部开放了,但为了安全起见,很多景点,比如玉龙雪山都会限流,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客流量。另外,公司目前也并没有开放包团游,接待的大部分是散客,游客过来咨询也很少问公司有没有足够的防疫措施,这个时候出来旅游,大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底儿的,也清楚疫情的情况,游客们问得最多的还是价格。
 
整个五一期间,我们的工作也是比较清闲的,不用加班,早点下班都没有关系。因为,前来咨询的客户很少,每天每个客服也就能收到3-4个人来咨询,而正常情况下,平均每天都大约30-40个,这还不算旺季,旺季的时候,比如春节,我们经常工作到晚上十一点多。
 
虽然旅游行业现在不景气,但我也没有想过离开这个行业,也有朋友让我转行。我觉得现公司蛮好的,业务熟悉,领导很不错。虽然现在工资少,但是也没那么缺钱。我就是旅游专业的,还是想多做做看。
 
五一没等到黄金周,预测疫情影响持续3年
 
杨宏,海南泰德金海洋公司总经理
 
每年海南五一黄金周的旅游业有多火,不用我说你也了解。今年几乎只剩10%的业务,也就是海南周边游一点业务量。但是你也知道,整个海南只有870万人口,省内旅游人数远不足填满业务。
 
我做这行业有20多年了,我们集团算是海南大型地接商,在很多线上平台如携程、飞猪和美团我们都有接单业务。我们业务最主要在做的是跟团游,定制游,机酒自由行,占我们整个业务量差不多80%。这块国家文旅部还没有明确放开的消息,所以今年也近乎没有。
 
每年我们卖得最火的产品,就是机酒自由行业务(我们集团和三亚大多数高端酒店,特色玩法都有高度合作协议)。比如往年很好卖的爆款产品,性价比超高,2899元就可以住4天五星级酒店,机场接送机,还可以选择游艇、直升机和潜水其中的任意一项。以前,五一黄金周每天都能卖100-200份。这个产品每天就能贡献六七十万营收,现在几乎为零。
 
 
实际上,我以前认为,业务能在五一时候恢复。尤其此前,海南是最早宣布可以不带口罩的省份,但没想到国际输入疫情的案例,又让刚松开的管制严厉起来,不过我们也理解支持。
 
但毕竟海南是旅游大省,所以省里出台了很多扶持政策。比如,琼州海峡的轮渡,现在是免费的,有一些广州的家庭自己开车,然后搭乘轮渡来海南玩。还有自己乘飞机过来其实允许的,但是深圳和哈尔滨部分地区游客,还是会有被隔离的风险。
 
我觉得形容一下今年五一黄金周,就是一个字“难”。我比喜欢历史,西班牙大流感从1917年持续到1919年,所以我们在做3年“抗战”准备。往疫情可能反复去做最坏的打算,向随时可以复工做好准备。目前我们的工作重心主要在处理疫情期间的售后问题,游客的费用已经无条件退回,但我们给合作伙伴的预付金,实际很多都没有追拿回来。某个知名航空公司就欠我们70万的资金,但我也知道他们目前很艰难,所以也没有去催,预计后期用业务做抵冲吧,一个产业链上的,理解就好!
 
我们当下的任务,一个是设计周边游的产品,作为短期的应急产品方案;另一方面,就是培训员工,我让员工必须参加飞猪的一个免费和付费行业资格考试,付费考试的资金也是公司出。
 
我也知道很多员工日子不好过,所以我让大家没事也来公司,上班就有工资发。我相信我们这个优秀团体能渡过难关。
 
119间民宿,五一只租出去17间
 
张管家,葫芦岛佳兆业民宿宿管
 
我们是看好东戴河这一块旅游市场才过来投资的。东戴河是我第一个创业的地方,我之前是做互联网的,从去哪儿网辞职之后,就来到东戴河,五年一直在这个地方。然后我就用早前积攒的一些资金来做民宿,没想到今年是这种情况,原本今年暑期一结束,就去开发第2个店,结果现在疫情这么一闹,可能今年就要搁置这个计划。
 
我的民宿在葫芦岛东戴河,位于辽宁的最西面,河北的最东面,河北和辽宁的交界位置。民宿在佳兆业小区中。现在因为疫情,防控还没放开,所以物业不让我们完全开放去接待客人,而且每一个客人来这里,都要做严格的防控。
 
目前我们在线上的民宿预订信息都会标注客人来入住是要接受扫码,测量体温等措施。但是有客人一看这些操作觉得很麻烦,就会选择离我们这里只有5分钟车程的河北其他城市的酒店入住。
 
东戴河现在主要的游客就是北京、天津的,北京的游客就占了9成。从营业额的角度上讲,如果今年北京孩子们的暑期取消,我们基本就废了。
 
就单指这个五一假期来说,我看了一下同比去年的数据,一共119间房,预订成功100间房,100间房是11万元的营业额。今年五一假期,原来预估15万左右的营收,但由于疫情,实际上今年五一假期一共就预订了17间房,不及去年的20%,按照一间房平均一天300块钱的预订价格来算的话,也才5000多块钱。
 
我的同事就是我的下属,我一直在给他们开着正常的工资。员工数最多的时候达到了28个人,但现在只有三四个了,没有能力去支付更多的人力成本了。
 
我们也考虑过副业或者是重新择业,有部分在酒店行业做的时间短的同行,转型就很容易,但是如果做的时间超过5年以上的,就很难再转型了,因为所有的专业知识全是围绕在酒店这个中心上,所以就算转行或者做副业,也只能围绕着自己酒店的行业去做。
 
我有一些同行去卖房子,有一些转去卖保险了,部分前同事回到之前的互联网公司了,但是目前我也没有太多的去考虑转型,或者搞一些其他的副业,因为毕竟疫情迟早会过去的,我还是对酒店行业抱有希望。
 
目前,我也在考虑开发其他省市的旅游市场。正在关注几个地方,第一个是温州洞头,第二个是南京。我有一个同行,他是在丽江做客栈的,然后得知南京对发展新农村、建设新农村有投资政策,于是去南京经营了一年,生意非常的好,我也有这样的打算。
 
 
如果没有疫情的情况下,今年肯定是一个旅游好年景。从清明假期到目前的五一假期,都算是比较长的假期了,疫情来了之后,行业都在下滑。前几天我在抖音上发了一个段子,前三年在做酒店挣的所有的钱,今年已经赔进去了1/3。
 
最近业内的朋友还在聊,对疫情过去之后,网上很多人热议的“报复性消费”压根不饱希望。现在每个区域疫情受的影响都不一样,这个挺关键的,有的区域4月中旬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开放旅游项目了,五一假期马上就要过去了,但我所在的东戴河地区,疫情防控还没有放松。
 
导游95%在家待业,跟团游数目惨淡
 
贾小青,河南地区导游,从业11年
 
我做导游这行已经11年了,目前是跟着旅行社,属于兼职专带的导游。主要负责河南一线地接,比如少林寺、龙门石窟、开封府之类人文景点游览。
 
河南地接旺季是4月份,因为正好遇上洛阳牡丹花开的季节,游客报团出游的比较多。但是由于河南与武汉邻近,疫情一直还有些许影响。在牡丹花期的时候,很多地区还没有解禁。
 
不止春节、清明受到很大的影响,五一长假依然还是受很大影响的,大多景区人流量也只是去年的一半不到。
 
游客订单量没有爆满,团队出游的非常少。反倒是五一之前省内各景点自驾游门票买的不少。五一期间景区的个别景点直接宣布不接待旅游团队,景区内大部分游客也都是散客。
 
因为国家还没有放开省际旅游,外省的旅游团无法过来,一线地接导游根本没有团队可带。省内可以组织旅游,但是组团需要导游的少之又少。大部分去省内的游客,也都是自驾游。
 
疫情对我们导游的影响真的非常大,我身边95%以上导游都待业在家,甚至一线导游有三分之一也已经转行其他行业。转行最多的是领队,没有转行的也在一边打零工一边持续观察中,并且据我所知,上海30%的旅行社都已经散伙。
 
按照惯例,往年我们从4月1日到5月7日几乎不会休息,但今年五一期间我只带了3天团,目前有团的同事,单量也都是差不多,数目非常少。去年从3月到五一,我都已经有30000多的收入了,而今年从过完年到现在才进账5000多。为了生活,我也一直在找合适的副业机会,增加一些收入。
 
 
贾小青之前带团游
原本我是只接待旅游团队,去年开始增加政务接待的工作,会接待一些商务活动的团队。今年受疫情影响,至今都不一定能够有带团的机会。4月初的时候,我本来也打算转行的,刚好疫情减缓,商务接待开始有团游了,我就陆陆续续带了半个多月,五一的业务也都是商务接待跟团。
 
我感觉,今年旅游行业已经没有爆满的希望,如果要真正恢复到正常状态,最起码要到“十一”了。
 
上半年损失逾60%,线上成为主要渠道
 
刘志勇,南京牛首山文化旅游区营销中心主任
 
今年整个旅游市场呈现下滑趋势,团客的损失比散客的损失更重,是公认的事实。
 
五一期间,景区客流环比的确有所回暖,但是同比下滑还是比较严重。一是为了保障游客的安全,景区最大接待量控制在日常的30%。再者由于我们景区的面积比较大,景点比较多,客流爆棚的这种情况其实并未出现,远未达到我们以往旺季水平。
 
之前我们日接待量核定标准是4万人次,疫情期间最大接待量为30%,即1.2万人次。因为客流量有限制,所以超过额定量的游客,暂停入园,这样一来,游客的舒适度比较高。还有一些核心的景点,尚未对外开放。导致退票量和客诉量都有所增加,所以客服部门同事在五一期间的的工作量相对繁重。
 
我们景区是管理比较严格的景区之一,目前为止,景区游客全部是散客,暂时不接待团队。这一点主要是考虑到,我们景区的团队游客很多是来自外省,组团来的游客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以及住宿等环节,感染的风险相对比较大。
 
目前景区员工还没有全面复工,大概在70%左右,并且景区的部分工作人员还在社区担任志愿者,加强基层防疫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