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联手,拿下了广州横塱村旧改
口罩订单能缓解比亚迪的焦虑吗?
旅游业没等来黄金周:导游待业
单日成交10套千万级老破小
物业小事就是民生大事

口罩订单能缓解比亚迪的焦虑吗?

2020-05-06 13:37 主页 来源:未知
口罩订单能缓解比亚迪的焦虑吗?


新能源汽车补贴延长两年,退坡的速度并未减缓,比亚迪可以有两年的喘息之机,但王传福真正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汽车变成源源不断的现金,而不是趴在账上的纸面财富。
 
文 张洋
 
编辑 邢昀
 
4月中旬,股神巴菲特在社交平台上晒出一张照片,他戴着比亚迪生产的口罩,配文“我的目标是长命百岁……比亚迪口罩助我一臂之力”。
 
新能源汽车之王、巴菲特唯一重仓的中国公司,疫情之下又变成全球最大的口罩生产商,王传福总能找准机会,带领比亚迪切入适当的行业,不断从一个风口跨到另一个风口。
 
一次次跨界成功,让王传福迷上这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感觉,他入局的行业从电池到电子,从光伏再到口罩,投资的领域越来越多,做大了营业收入,但实际带来的现金却不见增长。
 
 
深圳某药店在售的比亚迪公司生产的一次性医用口罩
开拓的新业务不能停,投入还得继续,财报承压明显,比亚迪资金流日益紧张,不得不靠发债来补贴运营和还债。年报发布前夕,还出现员工拉横幅讨工资的闹剧。
 
01
 
资金吃紧,员工承压
 
王传福在公司提到同舟共济、共度难关的词语越来越频繁,全球电动车之王比亚迪也没有余粮了,要求员工跟公司一起勒紧裤腰带过紧日子。
 
2019年底,比亚迪十九事业部的王志就收到领导口头通知,说12月经营情况不好,工厂计时普工的绩效为0,只发基本工资和加班费。
 
 
王传福
比亚迪的工资结构中,绩效约占总工资的30%,王志告诉市界,“正常情况下,一个月工资有6000多,扣除乱七八糟的,到手有4000多,没有绩效的话,就算加满班,也只能拿2500多”。
 
十九事业部主要负责商用车研发和生产,主要产品是电动大巴。受补贴退坡影响,以及整个车市行情不好,比亚迪商用车销量遭遇大幅下滑,2019年卖了1万辆,同比下滑51%。以比亚迪商用车2018年3.65万辆的产能计算,其产能利用率不到30%。
 
比亚迪董事会秘书办公室告诉市界,商用车的产品主要是长款电动大巴,一般是投放到一二线城市,目前这些市场需求趋于平稳,集中在替换需求,导致销量下降。“不过,我们正在开拓海外市场,利润相对较高,也跟深圳合作开发了泥头车,销量有几千台”。
 
进入2020年,新冠疫情突然爆发,许多员工因疫情控制无法返工,比亚迪绩效为0涉及的人数扩大,即使返工上班的员工也没有办法得到绩效,导致一些员工一个月到手的工资只有1500元左右。
 
绩效为0的政策主要涉及乘用车和商用车的员工,以及公司的安保人员。3月中旬,复工的员工不满绩效降为0,便组织起来到比亚迪办公楼门口讨工资,打起“我们要生活,我们要吃饭”的横幅。
 
商用车事业部的行政人员徐静告诉市界,“拉横幅的人主要是试车员和保安,他们已经被公司开除,但是给了N+1补偿”,行政人员的工资暂时没有受到影响。
 
王志说,商用车工厂现在工作不饱和,加班的机会很少,有的岗位已经开始执行“上四休三”,底薪降20%,绩效为0。“感觉看不到希望,这就是在逼人走”,王志抱怨说。
 
就王志所说的情况,比亚迪董事会秘书办公室回应市界说,“公司从3月份已经正常上班,并未听说这种情况”。
 
 
绩效风波未平,比亚迪又传出暂交公积金的消息。
 
4月21日,一张带有比亚迪公司抬头的《关于受疫情影响深圳住房公积金相关事项审议结果的公示》文件图片在网上流传。文件显示,受疫情影响,比亚迪公司决定于2020年4月至2020年6月对深圳住房公积金进行停缴,2020年7月起恢复按政策缴存比例。
 
徐静对市界证实了上述消息,她说:“三月份的公积金已经比原来调低了比例,缴存比例是3%,不过我们绩效还是跟原来一样,可能是有口罩订单进来。”
 
比亚迪随即回应称,比亚迪是依据住建部等部门的相关政策申请2020年4月至6月住房公积金停缴,2020年7月起恢复按政策缴存比例。
 
种种迹象都显示比亚迪正在尽力缩减开支,以保持资金链稳定。即使刚刚获得70亿元人民币的口罩订单,以及发完20亿元的疫情债,王传福依旧选择“铁腕”降绩效,来保生存。
 
02
 
发债维系投资
 
一边降薪裁员,另一边王传福却不断在拉长比亚迪的战线。
 
以电池起家,跨行电子加工再到新能源汽车,近年来又投入巨额资金到光伏和云轨业务。2020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王传福又宣布新一代刀片电池,体积能量密度比传统铁锂电池提升50%,并将应用在重庆工厂下线的全新轿车比亚迪“汉”上。
 
产品线越来越长,而王传福看中的行业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打造出来的,需要长期大量的投入,才可以看到效果。他曾寄予厚望的光伏和云轨至今仍未看到盈利的可能,原本遍地开花的云轨项目,目前多数已经停工。
 
在汽车行业向上的时候,汽车可以为王传福的行业探索提供资金后盾,然而2018年以来汽车行业不景气,2019年又遭遇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比亚迪随之进入困难期。
 
比亚迪2019年年报显示,营业收入127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16.1亿元,分别同比下降1.78%、41.93%。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增速自2016年达到巅峰后,已经连续三年大幅下滑。
 
汽车、手机部件及组装两个创造利润的业务“造血”能力不足,其中汽车下滑尤为明显,2019年比亚迪全年销量为45万辆,同比下滑9.8% ,只完成2019年销量目标的71%。
 
自身“造血”不足,比亚迪便走上发债之路,带息负债规模不断扩大,2015年是376亿元,到2019年已经增加到710亿元,其中以短期负债为主,2020年到期的短期带息负债已经达到490亿元。
 
 
截至2019年末,比亚迪账上的货币资金只有126亿元,相比490亿元短期带息负债,资金缺口达到364亿元,自2015年以来,比亚迪资金缺口持续在扩大。
 
 
比亚迪被迫走上以债养债的道路。
 
最新发行的20亿元疫情债,大概有90%是用来偿还债务利息、补充流动资金。依靠债务来维持运营的结果是利息支出不断攀高,从2015年的17亿元涨到2019年的35亿元,财务费用水涨船高,进而侵蚀利润,导致本不丰厚的利润变得更加微薄。
 
2016年比亚迪销售毛利率和净利率达到高峰后,已经连续三年下跌,2019年分别为16.29%和1.66%。
 
 
通过发债来维系投资的隐患,在汽车行业不景气时,逐渐开始显现出来。
 
03
 
新能源回款难
 
比亚迪赶上国家大力补贴新能源汽车的好时代,2016年来一直稳坐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头把交椅,2019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下滑7.39% ,为22.95万辆。
 
特斯拉则在2019年逆市上升,销量达到36.75万,取代比亚迪成为新一代新能源汽车销量之王。
 
 
新能源汽车一直是比亚迪营业收入的重要来源,2019年收入为401亿元,同比下滑23%,不过仍旧占据公司总营收的31%,在三大主营业务里,贡献能力最强,亦是比亚迪重要的利润来源,不过这些收入并非真金白银,只是账面价值而已。
 
比亚迪的新能源汽车,尤其是电动大巴,主要是向大巴公司、出租车公司等B端客户进行销售,账期比传统燃油车向经销商销售要长。新能源汽车更重要的收入,是来自于政府的补贴款,回款周期多时长达两三年。
 
从补贴兴盛的2015年开始,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持续增长,销售收入亦迅速增长,最高的一年达到524亿元,但其中大部分转为应收账款,并未产生现金。
 
 
比亚迪从2018年开始披露这一数据,当年是400亿元,2019年为290亿元,均占新能源汽车收入的70%以上,即新能源汽车销售收入中只有30%的资金回收,7成收入未产生现金,只是纸上财富。
 
补贴款迟迟不到,比亚迪只能选择走发债补充运营资金以及还债的老路,导致债务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却又偏偏碰上新能源汽车销量下滑的危机。
 
疫情之下,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还在继续下滑,2020年第一季度销量为2.2万辆,同比下滑70%,比亚迪最重要的业务板块,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而在车市寒冬里,还不断有造车新势力进入,分食新能源汽车的蛋糕。
 
比亚迪2020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2亿元,同比下滑85%,即使有口罩订单襄助,依旧挽回不了疫情对比亚迪汽车的灾难性影响。
 
让王传福可以稍作喘息的是,4月23日,财政部等四部委公布,将原定2020年底到期的补贴政策延长到2022年底,原则上2020 - 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基础上退坡10%、20%、30%。
 
新能源汽车补贴延长两年,退坡的速度并未减缓,比亚迪可以有两年的喘息之机,但王传福真正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汽车变成源源不断的现金,而不是趴在账上的纸面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