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外贸订单:城市受重创
借钱给贾跃亭的潮汕资本教父没钱
活在失业阴影下的导游
农夫山泉上市前突击分红95.98亿
境外机构投资者新规落地!

借钱给贾跃亭的潮汕资本教父没钱了

2020-05-09 09:05 主页 来源:未知
借钱给贾跃亭的潮汕资本教父没钱了

“感动ING!谢谢长江CEO六班全体同学对LeEco及超级汽车生态梦想的充分信任和大力支持。感谢海澜集团董事长周建平、恒兴集团董事长柯希平、宜华集团董事长刘绍喜……特别感谢建平班长昨天带队60多位企业家前来交流,对生态模式的一致认可。乐视的拐点,未来的风景。”
 
起因是长江商学院的同学出资40亿元投资乐视汽车生态和LeEco Global,贾跃亭的感言。
 
后来,贾跃亭的同学们见证了“从宴宾客到楼塌了”的难忘风景。
 
其他同学过的都还不错,但潮汕资本教父、宜华集团实控人刘绍喜却迎来了人生至暗时刻。
 
潮汕有句流行的话:“澄海三莫死(方言,指不能死),学敏、必孝,刘绍喜。”意思是在澄海这个小地方,有三个人翻云覆雨,长盛不衰,是死不了的。其中一位就是刘绍喜。
 
以此足见刘绍喜在潮汕的远扬名声。
 
但完美的故事似有破碎的迹象,4月26日刘绍喜旗下上市公司宜华生活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9年财报也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无法表示意见”后果有多严重,看看网友绘制的下面这个表格就知道了。
 
 
2019年年报还显示,宜华生活61.91亿债务压顶。于是,股吧中哀嚎四起,要起诉的,技术性分析“ 不慌,能稳住”的,一片喧闹。
 
这与康得新、康美暴雷前别无二致。
 
当监管调查与亏损同时出现,再伴随着货币资金余额突然减少88.06%,一切似乎都在往最坏的结局走。
 
01
 
大存大贷,宜华生活虚增货币资金?
 
4月26日晚间,宜华生活发布公告称,4月24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消息一出股价开始连续一字跌停。
 
宜华生活2019年营收52.44亿元,同比下滑29.15%;归母净利润-1.85亿元,同比下滑147.92%。2019年年报被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目前公司股票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冠上“*ST”的帽子(现为*ST宜生)。
 
交易所也于年报发布当晚向宜华生活火速发出问询函,再度就公司年报中的多项业绩疑点持续发问。
 
目前外界对于宜华生活的质疑主要针对其账面货币资金的真实性。
 
一般而言,上市公司账面若长期有数十亿元资金,多以结构性存款的形式存在银行,或滚动购买超短期理财产品,既不影响流动性,也会产生较高的收益,整体收益率在2%以上。
 
2015年——2019年,宜华生活账面货币资金虽然高达30亿元至40亿元左右(除了2019年末突然减少至4亿元),对应期间的利息收入却只有0.18亿元至0.32亿元不等。
 
据此计算出的加权平均收益率,在0.39%至1.16%之间波动,比存在余额宝里的年化收益率还要低,2017年的收益率仅0.39%,和央行0.35%的活期存款基准利率相差无几,对比公司6%左右的借款成本,简直就是在给银行送钱。
 
 
另外,在账面有大量货币资金的同时,宜华生活的带息债务却不断增加,且短期债务的比重不断提高。
 
随之而来的,是公司利息支出不断增加,从2015年的2.56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4.32亿元,占所属年度净利润的百分比也从41.23%提高到2018年的105.47%,2019年更是达到亏损金额的2倍有余,严重吞噬公司利润。
 
挣的利润还不够还利息,这对于一个以实业为主的上市公司来说,简直不可接受。
 
截至2019年末,宜华生活61.91亿元带息债务全部将于一年内到期,此时其账面货币资金从9月末的26.64亿元骤降至4.05亿元,2020年3月末下降至2.81亿元。
 
 
按照当前的数据计算,宜华生活的资金缺口至少高达57.86亿元,宜华生活的母公司宜华集团已被中诚信国际下调了信用评级。
 
存在一种可能的情况是,宜华生活4月24日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后,4月29日晚披露的年报才显示了真实的货币资金存量。
 
由于利息收入通常附以银行回单,造假的可能性较小,因此如果以账面利息收入和2%的收益率倒推,那么如下图蓝色虚线就是推测出的账面货币资金状况,与历年年报数据相比,明显的差距从2014年开始。
 
 
如果结合2015年宜华生活借款总额突然增加这一情况,我们做一个大胆的推测,即2014年-2015年可能就是宜华生活资金出现问题的时间点。
 
为什么这个时候宜华生活突然就缺钱了?钱都去哪了?
 
02
 
钱都去哪儿了?
 
宜华生活只是潮汕资本教父刘绍喜商业版图的一隅,更为错综复杂的宜华集团是其主要的资产。
 
宜华集团号称“集团总资产700多亿元,员工5万多人,战略投资90多家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拥有200多家国内企业和境外办事机构,控股宜华生活、宜华健康两家上市公司。”
 
集团层面完全由刘绍喜父子把持。刘绍喜持股80%,刘绍喜的大儿子刘壮青、弟弟刘绍生分别持股10%。
 
 
宜华健康的前身则是宜华地产(2015年更名为“宜华健康”),2007年在刘绍喜资本运作之下借壳*ST光电上市。
 
2015年起,两家上市公司频繁并购实现业务转型,宜华生活以18亿收购了新加坡华达利,广泛布局互联网+泛家居业务,宜华健康则置出地产业务,通过并购众安康、亲和源以及20多家医院成为大型医疗集团。
 
为了实现转型,宜华健康负债累累。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宜华健康带息债务30.6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6%,而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仅为0.94亿元。
 
在收购医院和养老院的同时,宜华健康还积累了高达20.08亿元的商誉。
 
根据4月30日刚刚发布的年报数据,2019年宜华健康亏损15.54亿元,其中商誉减值高达14.56亿元,这意味着宜华健康旗下医院和养老机构实际经营情况堪忧。
 
查看宜华健康的债务和资金趋势,发现其资金短缺情况比较严重,长期处于货币资金无法覆盖短期带息债务的紧张局面。
 
 
从地产行业转向医疗健康领域,意味着从重资产行业转向轻资产行业,融资能力不可同日而语。从2018年年报来看,宜华健康和宜华生活的大量资产都已作为抵押或质押物用以融资,可见资金压力之大。
 
截至目前,实控人刘绍喜所持有的宜华健康和宜华生活两家上市公司股权,已被全数质押,而宜华集团持有的两家上市公司股权,也已分别质押了67.47%和66.22%。
 
作为两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面对宜华健康紧张的资金流,产生拆东墙补西墙的想法也是可能的。
 
但现在东西两墙都开了大窟窿。
 
5月6日,宜华集团旗下债券“17宜华企业MTN001”应支付的6500万元利息逾期未付,已然构成实质违约。宜华生活当前存续的公募债券“15 宜华 01”和“15 宜华 02”合计规模18亿元,也将于今年7月到期。
 
03
 
从木匠到资本教父
 
刘绍喜的发迹史颇为励志,不乏令人惊愕的资本运作。其做木材家具起家,常被股民们戏称为“木匠”。
 
刘绍喜1963年12月生于汕头市澄海区莲下镇槐泽村,是家中老大。
 
槐泽村还出了一个女富豪——立讯精密的董事长王来春。
 
读高一时,刘绍喜跟着老舅学木匠,习得一份手艺,亦奠定了其日后的轨迹。上世纪80年代初,莲下镇槐东工业站招木工,高中没念完的刘绍喜报了名,成了站里家具车间的一名木工。数年之间从车间小组长、车间主任、一路到副站长。
 
 
1987年3月,从站里辞职出来的刘绍喜,创办了宜华集团的前身——莲下槐东家具厂。这是一个简陋的家庭式木作工棚,二手的电锯,东拼西凑的斧头、锉,以及刘绍喜广为流传的“800元创业资金”便是全部。
 
靠着“工业站老领导家的儿子结婚,刘绍喜拉了一板车家具上门孝敬老领导”,结果手艺被乡里乡亲称赞,口口相传之中,生意做大。
 
1992年宜华装饰成立,1995年宜华集团成立,资本逐步扩张。网上充斥着关于刘绍喜发家的奇迹,但是有一事鲜少报道。
 
刘绍喜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宜华木业(现为宜华生活)的前身是广东泛海木业有限公司,原是国有企业羊城集团下属的澳门羊城公司与刘绍喜个人所有的宜华集团于1996年共同发起成立的合资企业。
 
1999年,宜华集团与澳门羊城签订《权益转让合同书》,受让澳门羊城所持合资公司股份中的30%股份。
 
此次转让日后被卷入到震惊社会的贪腐窝案中,但却并没有影响到刘绍喜。
 
宜华木业后来成为潮汕第一家年产值过百亿的民营企业,当地的骄傲。2004年8月,宜华木业(现改为宜华生活)登陆上交所,市值一度突破340亿元。
 
刘绍喜在资本市场向来长袖善舞,尤其是在澄海地区能量颇大。宜华木业率先成为潮汕第一家民营上市公司后,许多企业要上市苦于无资源和门路,都得找刘氏兄弟指点迷津。
 
汕头市澄海区的企业骅威股份(现改为*ST鼎龙)上市时,就有刘绍喜家族的资本闪现。骅威股份上市前,刘绍喜的大儿子刘壮青和妹妹刘绍香共同出资组建“汕头市华青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青投资)。
 
17天之后,华青投资迅速入股未上市的骅威股份。2007年7月19日,华青投资增资2200万元占骅威股份25%的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骅威股份如愿上市后的次月,华青投资就将所持1650万股分两次质押给中融国际信托。2011年底,华青投资所持骅威股份全部解禁之时,市值已逾2.8亿元,投资收益高达十倍。
 
同样的戏码还出现在皮宝制药(现改为太安堂)身上。
 
2007年7月2日,刘壮超与刘绍香注册成立了汕头市华宇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宇投资)。三天之后,华宇投资增资2750万元入股皮宝制药,后又出资250万元,持股数1500万股,位列第二大股东。皮宝制药2010年上市后,华宇投资的股份市值高达4.5亿元,增值近15倍。
 
宜华集团号称“战略投资120多家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拥有200多家国内企业和境外办事机构”。资本教父确非浪得虚名。
 
刘绍喜将宜华集团打造成了一个标准的家族式企业。
 
刘绍喜的二儿子刘壮超29岁时出任宜华生活的董事长,大儿子刘壮青现在是宜华健康的总经理。宜华健康的董事长则是其妹夫陈奕民,其妹妹刘绍香为宜华集团总裁。刘绍喜本人不在庞大的宜华系中担任任何职务,在背后运筹帷幄。
 
尽管有许多职业经理人才参与宜华集团的管理,但刘氏家族的主要成员是企业管治的核心力量。
 
当两家上市公司接连出现问题,巨额资金去向不明,债务兑付压力迫在眉睫,资产的缩水还在继续,潮汕资本教父能否逃过这一劫,有没有当时贾会计一样的长江同学相助,都未可知。
 
可知的是,今年3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证券法,显著提高了财务造假的成本,顶格处罚的上限再也不是60万元。开年以来证监会接连立案调查了16家上市公司,重拳打击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欺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