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9日新增确诊病例1
在平阴亭,曾有一次旷古绝今的盛
一个千亿方!中石油捷报频传
还要打破瑞幸上市纪录?
慢性病患者常用药大幅降价

在平阴亭,曾有一次旷古绝今的盛会

2020-05-10 11:37 主页 来源:未知
在平阴亭,曾有一次旷古绝今的盛会

说起历下亭,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要说起平阴亭,却闻之者甚寡,知之者甚少。

当年杜甫、李白、李邕等唐代诗家大腕在历下亭相聚的盛况,千百年来为人们津津乐道。杜甫一句“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让济南凭添了几多自豪和骄傲。而杜甫、李白、李邕,还有另外一位大诗人高适,他们在平阴亭旷古绝今的盛会,却少有人提起。

图片

欲知其祥情,请让笔者慢慢道来。

 

人们常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一点,对于唐代的诗人们来说,那几近是必修的功课。当时的读书人,都有一种特权或自觉:以科举之名壮世界之游。

杜甫在中年以后,曾写过一首叫《壮游》的长诗,追忆自己年轻时四处游历的经历。

唐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23岁的杜甫和31岁的高适曾一起参加科举考试,可惜双双落第,抱憾而归。二人同病相怜,惺惺相惜,到心心相印、志趣相投,而结为挚友。

图片

天宝三年(公元744年),两人成为结为“驴友”。他们出长安、至洛阳。在河南,他们与老朋友李白相遇。他乡遇故知,三人都兴奋不已。“气酣登吹台,怀古视平芜”,他们在开封师旷吹乐台上,饮酒拂琴;在草木丛生的原野上,怀古思今,玩得不亦乐乎。

 

他们受单父(山东单县)县尉(公安局长)陶沔、单父主簿(文秘)李凝(李白族弟)的邀请,来单父游玩。

图片

春秋时期,孔子的弟子宓子贱曾做单父宰,任期三年间,任人唯贤,万事为民先,单父因而大治,奸邪不作,盗贼不起,人民安乐。闲暇之余,宓子贱时常登上城边一高埠弹琴,抒发情怀。子贱卸任后,巫马施继任县宰,愈加勤勉,很有政绩。为纪念两位县宰治单父的不凡业绩,后人便在宓子贱弹琴处筑起一座高台,称为“琴台”,又称“单父台”。“昔者与高李,晚登单父台”。三人吟诗唱和,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仅高适一人,就写了八首吟“琴台”的诗。

 

图片

转眼到了第二年,也就是天宝四载(公元745年)八月,他们一路东行,游历齐鲁大地。他们从单县来到东平时,正赶上下大雨。面对“大水纵横流,西成(秋收)不可求”的惨状,高适思绪难平,感慨万端,挥笔写下了《东平路中遇大水》一诗。

 

天灾自古有,昏垫弥今秋。

霖霪溢川原,澒洞涵田畴。

指途适汶阳,挂席经芦洲。

永望齐鲁郊,白云何悠悠。

傍沿钜野泽,大水纵横流。

虫蛇拥独树,麋鹿奔行舟。

稼穑随波澜,西成不可求。

室居相枕藉,蛙黾声啾啾。

仍怜穴蚁漂,益羡云禽游。

农夫无倚著,野老生殷忧。

圣主当深仁,庙堂运良筹。

仓廪终尔给,田租应罢收。

我心胡郁陶,征旅亦悲愁。

纵怀济时策,谁肯论吾谋。

图片

此诗所记灾情,触目惊心;全诗上下,语酸心悲。他为百姓叫苦,也为自己叫屈。然而,时运不济,只能留下“纵怀济时策,谁肯论吾谋”的慨然长叹。

 

离开东平,继续北上,很快就到了平阴。

图片

此时,担任北海(今山东青州)太守李邕正在济南游玩。李邕是一代名士,书法高手,他为人仗义,是文人中的侠士,在政坛、文坛享有很高的声誉。虽说年龄长高适26岁,长李白23岁,长杜甫34岁,但一听说李白、杜甫、高适来了,就兴奋得不得了。一向礼贤下士的李邕屈尊纡贵,冒着炎炎夏日阳光,匆匆赶赴平阴,来迎接这群令人“可畏”的后生。

 

 

图片

大家在著名的平阴亭雅集。在坐的除了李邕、李白、杜甫、高适四人之外,还有隐居平阴石门的李白朋友张叔明,李白的另一位道家朋友肥城布山人张志纯,杜甫在平阴避难的舍弟杜介立、杜甫在临邑做主簿的弟弟杜颖等人。为感激李邕大人的盛情接待,高适写了《奉酬北海李太守丈人夏日平阴亭》一诗。诗云:

天子股肱守,丈人山岳灵。

出身侍丹墀,举翮凌青冥。

当昔皇运否,人神俱未宁。

谏官莫敢议,酷吏方专刑。

谷永独言事,匡衡多引经。

两朝纳深衷,万乘无不听。

盛烈播南史,雄词豁东溟。

谁谓整隼旟,翻然忆柴扃。

寄书汶阳客,回首平阴亭。

开封见千里,结念存百龄。

隐轸江山丽,氛氲兰茝馨。

自怜遇时休,漂泊随流萍。

春野变木德,夏天临火星。

一生徒羡鱼,四十犹聚萤。

从此日闲放,焉能怀拾青。

图片

高适在诗中盛赞李邕像谷永一样能言敢谏,像匡衡一样博学多识,称誉他的丰功伟绩永垂史册,他精美雄浑的诗文光耀东方。同时,也表达自己壮志未酬的苦闷。

 

离开平阴,他们意犹未尽,他们又赶往济南,雅集于济南大明湖历下亭。这一年,恰逢在济南为官的李之芳建造新亭竣工。他们在碧波环抱的历下亭摆洒设宴,纵饮畅谈。

图片

名士雅集,诗人幸会,自然不能无诗,于是杜甫即兴写下了著名的《陪李北海宴历下亭》的诗:

 

东藩驻皂盖,北渚凌清河。

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

云山已发兴,玉佩仍当歌。

修竹不受暑,交流空涌波。

蕴真惬所欲,落日将如何?

贵贱俱物役,从公难重过!

离开济南,他们继登泰山、访峄山、下青州,一路且行且诗,玩了个畅快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