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格口罩到底还有多少?
万科跨界养猪,惦记“二师兄”的
关于收入、房价、物价,央行最新
山东两地通报9起典型问题
国家卫健委:9日新增确诊病例1

万科跨界养猪,惦记“二师兄”的肉钱?

2020-05-11 11:12 主页 来源:未知
万科跨界养猪,惦记“二师兄”的肉钱?

近日“万科养猪”讯息甚嚣尘上,源头来自一则招聘令:万科(000002.SZ)招聘小程序“万招君”于5月7日发布猪场拓展经理、聚落化猪场总经理、预结算专业经理(养猪场)、开发报建专员(养猪场)、兽医(猪场)5个社招职位,学历均要求本科及以上,隶属于食品事业部。

信息进一步显示,食品事业部成立于今年3月,由万科前董秘谭华杰挂帅,主要布局生猪养殖、蔬菜种植、餐饮三大领域。鉴于所招职位均与养猪相关,也可认为养猪是万科食品事业发展的第一步。

随着食品事业部的设立,除集团总部外,万科此前5个BG(南方、上海、北方、中西部四大区域和物业服务)和7个BU(印力、物流、冰雪、海外、长租公寓、梅沙教育、企业服务)的业务架构被打破,BU数量增至8个。

万科组织架构 (资料来源:2019万科企业社会责任报告)

关于万科进军养猪行业的目的,为利、为地、为市值、为业主的说法不一而足。结合万科本身和外部环境来看,万科此番布局确有深意。

万科做加法

多元化还是专业化,是摆在不少企业面前的一道难题,万科正在加速重返多元化。

追根溯源,万科本就具有多元化基因。在其1991年上市之时,就囊括进出口、零售、房地产、投资、服装、饮料、影视、广告、印刷、电气工程等一系列业务。不过自1993年起,万科敲定房地产的主方向,逐步将其他业务放弃或转卖,走上专业化的道路。其中,万佳百货公司被忍痛割让给华润,成就了今天的华润万家。

第一代掌门人王石主导上述进程,凭借在地产行业的稳扎稳打,万科成为声名远播的领军房企。乃至王石离退时将多元化向专业化转向列为其为万科作出的四大贡献之一,还曾高调宣称“就算我死了,你们搞多元化,我还是会从骨灰盒里伸出手来干扰你。”

宝万之争后王石彻底退出万科管理层,不足3年万科急火火开拓新领域,这一做法着实有些“打脸“王石。现时来看,王石当初做法却是合乎情理,成功抓住了房地产的黄金发展期。如果说王石的专业化方向是在给万科做减法,那么万科正在不断做加法的途中。

情过境迁,地产行业早已进入白银时代,万科不得不向时代妥协。2014年万科提出战略转型,坚定不移地走多元化道路,正像当时郁亮一次内部谈话所说“鼓励大家勇于尝试新业务”。

在此引导下,以青年公寓“万科驿”为标志,万科于2015年杀入长租公寓;而在2016年万科斥资38.89亿元购得印力62.07%权益,进而整合自身商业地产业务……经过一番努力,万科前述7大BU得以成型。

其实,万科的养猪进程早有迹可循。早在2015年,万科以8%的持股比例设立绿倍生态科技有限公司,后者官网展示的成功案例即为养猪项目;更显著的行动出现在2018年,该年4月万科同上市公司农产品(000061.SZ)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约定在新零售及城市食品安全产业、农产品流通综合产业园区开发、现代化农产品种植养殖基地建设等领域开展合作。

初看之下,万科此前的多元化,或多或少围绕地产主业展开。这次跨界养猪,跨度明显偏大,不过情况还值得商榷。

二师兄真香

不少人将万科养猪一事归因于看重其中的利,诚然,得益于非洲猪瘟以及疫情影响,2019年至今 “超级猪周期”仍健在。

一个广泛传播的桥段是:在去年年底举办的2019(第十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王石询问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当年养猪赚了多少钱,刘表示“翻了多好倍,请你吃顿饭猪肉大餐肯定没问题。”这次谈话一度被视为万科涉足养猪的一次摸底。

回归正题,这轮猪牛市有多劲爆?或从猪肉价格和创富能力可见一斑。

价格层面,2019年上半年及以前全国猪肉平均价格没有超过15元/斤,却自去年7月起飞速攀升,最高达到36.13元/斤,而2020年一季度维持去年下半年的火热行情,猪肉价格最高达到38.3元/斤。

肉价上涨之际,养猪大户业绩也是一飞冲天。2019年新希望养猪实现收入74.87亿元,同比增长42.62%,实现毛利润28.85亿元、高达38.53%的毛利率;同年龙头养猪企业牧原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02.21亿元,同比增长51.04%,归属于上市股东净利润暴增1075.37%至61.14亿元。

创富层面,时至2020年5月8日收盘,牧原股份(002714.SZ)市值达到2718亿元,逼近万科的2968亿元,同时已经超过在港股上市的碧桂园(2187.31亿港元)和恒大(1952.05亿港元)。比较戏谑的是,万科2019年的营业收入是牧原股份的近18倍,足见资本市场对民生类企业的追捧。

股价上行效应也在相关公司股东的财富排名上得以体现。福布斯2020年4月7日发布的第34期全球亿万富豪榜显示,牧原股份秦英林家族以185亿美元财富位列榜单第43位;同时还以155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今年《胡润全球百强企业家》第40位。在排名上,养猪大王身价已然超过网易丁磊、京东刘强东、小米雷军等一众互联网大咖。

福布斯中国亿万富豪榜TOP10 (资料来源:Forbes)

民以食为天,现在猪肉消费占据大众肉类消费比例的60%以上,而且中国还是全球猪肉产、销均为第一大国。据悉中国每年出栏的猪约有7亿头,与猪肉直接相关的产业有1.4万亿元。

正是看重其中红利,各方大佬早已入局。从网易、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到碧桂园、恒大等房企龙头,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二师兄”。万科介入养猪后,地产TOP3碧、万、恒三家悉数入局,接下来就看谁能在这一赛道跑得更远更久了。

醉翁之意何在?

逐利说看似有根有据,但是细想,该想法难以站住脚跟。

其一,超级猪周期已经进入下半程。由于我国生猪产业以散养为主,规模化程度并不高,其中达到500头以上出栏量的规模养猪场占比仅40%;叠加容易受到瘟疫的影响,存在“价高进入,价低退出”的现象,因而猪肉价格经常波动。

通常,一个猪周期大概为4年,而一般生猪的生产周期是6个月,除却已经过去近1年的高涨期,接下来大概率进入平淡期,现时踩着高点入局,并非万科这样一家善于精打细算企业的适宜选择。

其二,养猪规模于万科而言仅是毛毛雨。根据万科对猪场总经理一职的工作内容描述,其将参与制定25万出栏生猪聚落规划,意味着25万头或是万科首期养猪的规模。

这一体量,放在养猪行业并不算大,毕竟温氏股份、牧原股份年出栏生猪都超过千万级,即使房企系的新希望也超过300万头;该等小规模对万科利润增益自然有限,若以新希望头均盈利700元计算,25万头生猪全部顺利出栏也只能带来1.75亿元的净利。而在2019年万科录得净利润389亿元,这点收益只能算个零头。

其三,还是万科关于食品事业部的BU定位。BU的重要性明显弱于BG,而万科长租公寓、冰雪等BU至今尚未有突出表现,间接反映万科并不没有将食品打造成主业的想法,只能起着辅助性作用。

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万科房地产及相关业务的营业收入占比95.9%,物业业务收入为127.0亿元,占比3.5%,其他各类业务收入并没有罗列。放弃主业的舍本逐末想法,不具有可行性。

万科各业务收支结构 (资料来源:2019年财报)

2018年万科将集团战略由“城市配套服务商”升级为“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具体细化为美好生活场景师、实体经济生力军、创新探索试验田、和谐生态建设者四个角色。服务两字,才是万科对农产品的定位。

经营住宅地产数十年,万科服务着百万千万量级的客户。如何挖掘这些用户的后续价值、更好的服务这些客户,是万科需要思考的问题。有客户、有物流,看似不相关的养猪实际也是应有之义。

或许正如万科所表露的,2020年年初新冠疫情给万科客户购置食品带来的不便,公司认识到,以服务万科现有客户为起点,在“从农场到餐桌”的整个产业链条上,与各行业优秀伙伴共同努力,为大众提供安全健康的日常餐食”,是“美好生活场景”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