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并购沃尔沃:罗斯柴尔德的“
鼓励生育,“后浪”才能后劲十足
这位策略师称美股还会有一波下跌
这趟末班车烫手,学区房真的要凉
地产很造富,五家房企薪酬过百亿

鼓励生育,“后浪”才能后劲十足

2020-05-15 11:29 主页 来源:未知
鼓励生育,“后浪”才能后劲十足



随着“后浪”的话题热极一时,长期呼吁鼓励生育的知名企业家、携程联合创始人梁建章追问:如果人口生育率继续下降、后浪没了,怎么办?
 
在梁建章看来,日本经济之所以会进入长期衰落,根本原因还是生育率乃至人口结构出现了严重问题,进而影响到整个国家的创新创业能力。中国对于创新的需求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旺盛,创新效率的提高使得创新加速,而且宏观和应用类创新仍然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的投入,人口数量减少将影响中国创新力提升——无论是人口素质提升、还是人工智能,都无法替代人口规模的优势。
 
因此,对于中国而言,“仅仅放开生育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推出大力鼓励生育的政策,才能扭转低生育率的颓势。”
 
以下为正文:
 
鼓励生育,“后浪”才能后劲十足
 
原子智库:前段时间您曾发出“后浪没了怎么办”的担忧。您认为对于现阶段的中国,是否还需要人口政策?如果需要,需要什么样的政策?
 
梁建章:我一直坚持的观点就是:立即全面放开、并大力鼓励生育。在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提升经济的最紧迫任务,就是及时推出鼓励生育的政策。
 
最亟需的是推出鼓励生育的政策:在提出一系列补贴政策的同时,向二孩和多孩家庭倾斜。例如,在推行减免税收的政策时,优先给有二孩和多孩的家庭减免税收和社保。大城市在造房子时,为二孩和多孩家庭提供更多的住房优惠,并且建设更多的幼儿园和托儿所。这些鼓励生育的投入,不仅可以提振经济,还可大幅降低育儿成本,阻止生育率的迅速下降。唯如此,所谓的“后浪”才能后劲十足。
 
原子智库:如果我国进一步放开生育政策,目前的教育、医疗等社会服务是否可能无法负担?
 
梁建章:从另一个角度看,人口下降并不会导致资源紧缺和就业的好转。如果人口下降导致经济发展不好,反而可能会加剧这些问题。如果中国人口降至三四亿,那么北京、上海可能还是依然拥挤,但人口几百万的城市将从现在几十个减少到几个,让可供人们的选择大城市数量大幅减少;而现在百万人口的城市,可能衰减到一二十万人。这些城市的机场和高铁站可能因为旅客不足面临关闭,大量基础设施老化甚至废弃,城市中的十几家医院可能减少到两三家,居住小区可能从上百个减少到一二十个。
 
相反,人口越多,市场越大,能够形成规模经济。比如,中国的一二线城市完全还有空间来实现扩容。现在,上海、北京的中心城区面积只占了整体面积的20%,在郊县还留有大量的空置农田。在国际性大都市里面,这种情况极其罕见。城市建设的瓶颈,其实是基础设施的瓶颈,只要这些大城市对轨道交通、医院、学校有足够的投入,完全可以容纳5000万左右的人口,满足这些人口的社会服务需求。
 
原子智库:日本房地产泡沫之后,结婚率下降,出现了少子老龄化现象,中国会重蹈日本的覆辙吗?
 
梁建章:有人说日本少子化问题多么严重,但事实上,由于中国人的生育意愿比日本低得多,中国将来的少子化问题也比日本严重得多。长达30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中国大陆城市家庭已经把生育一个孩子当成默认选择;而在日本,大多数已婚家庭都会生育两个甚至更多孩子。
 
中国的生育率已经低于日本。按照目前的生育率,中国未来的人口结构、人口数量,都将面临挑战。老年人比例快速增加,中年人比例趋于缓慢下降状态,年轻人的比例明显下降。而且,此趋势是不可逆的。
 
日本在这方面已然是前车之鉴。日本经济之所以会进入长期的衰落,根本原因还是生育率乃至人口结构出现严重问题,进而影响到整个国家的创新创业能力。
 
对于中国而言,仅仅放开生育是远远不够的,中国必须推出大力鼓励生育的政策,才能扭转低生育率的颓势。
 
人口数量减少将影响中国创新力提升
 
原子智库:当前我国人口增长迟缓,但另一方面大量劳动力面临就业压力,您认为两者间存在矛盾么?
 
梁建章:现如今中国遇到的很多挑战,例如环境、资源、交通、就业等,不是因为人口太多而引起的;人口下降,并不会导致环境、资源、拥堵、就业的好转——如果人口下降导致经济发展不好,反而可能会加剧这些问题。
 
同时,中国对于创新的需求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旺盛,创新效率的提高使得创新加速,而且宏观和应用类创新仍然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的投入,人口数量减少将影响中国创新力提升。
 
原子智库:有观点认为:遏制老龄化趋势、防范人口危机的解决方法,不应是单纯鼓励生育,而是需要社会、国家对生育人群更多的政策性支持,让其在住房、医疗、养老、生育上有更多的保障。您同意这个看法么?除两孩以上家庭购房半价外,您还有哪些建议?
 
梁建章:鼓励生育并不只是全面放开生育限制,还应该实行各种大力鼓励生育的措施和支持政策。除了购房补贴外,我也提出过给多孩家庭减免税负、现金补贴、免费提供托儿所和幼儿园教育等鼓励生育的措施。具体包括:
 
建议给多孩家庭支付大约每个孩子每年平均1万元左右的社会抚养费。另外,对于二孩和多孩家庭,还可以减免部分个人所得税和社保缴费。
 
建议把0-3岁的入托率提高到50%左右——要做到这点,政府有必要直接或者牵头兴建大约十万个幼托设施,把0-3岁的幼儿教育列入义务教育。
 
建议取消各地非户籍人口的入学限制,只要是中国公民,就可以在任何城市获得义务教育,让外来人口真正留在城市生活,并让他们的孩子方便地就近入托、入园、入学。这不仅是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提升生育率的重要措施。
 
我们并不鼓励非婚生育,但那些有能力和意愿去独立抚养小孩的女性,也应该公平地享受生育的权利和福利。因此,建议在法律和法规上去除任何对非婚生育的歧视,充分保障非婚孩子的合法权益。
 
原子智库:您一直鼓励多生育,但在目前的人口问题中,人口素质、结构、分布等问题,是不是比人口数量更重要?
 
梁建章:要全面地看待人口问题,我长期坚持的观点是:人口的数量和质量将成为影响未来中国创新力和中国GDP的关键因素。
 
我曾提出过“创新力公式”:人口数量、人口质量以及内部、外部交流量,成为创新力的决定性因素。其中,内外部交流量也与人口数量、质量密切相关。
 
目前,中国人口总数不再大幅增加,人口已经开始老龄化,并且每年出生人口数量都在下降,但是在人口质量方面会不断提升。这是因为,大学生的数量在不断增长,未来20年中国的创新力以及面向年轻群体的消费力还会快速增长。
 
但人口数量是基础条件,在其他因素相同时,文明的力量与人口数量成正比。随着人口数量下降,人口质量不是上升而是下降。人口多并不表示会强大,但人口急剧萎缩,则一定预示着衰亡。
 
人工智能无法取代人类主动提出问题
 
原子智库:也许人口下降会使中国经济失去规模优势,但当前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主要依靠科技创新,并不再依赖于人口红利。
 
梁建章:在我提出的“创新力公式”中,人口数量、人口质量以及内部、外部交流量成为创新力的决定性因素。内外部交流量也与人口数量、质量密切相关。人类就像大脑,人就像神经元,神经元越多,神经元之间的连接越多,大脑就会越发达。所以,中国的创新力将非常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的人口规模。
 
人口具有规模效应,即人口越多,市场越大、创新力越强,主要体现在制造业、服务业和创新产业上;其次是聚集效应,人口分布越集中,人际交流就越密切、相互学习越方便。再次是年龄结构效应。人口日趋老龄化将导致劳动力短缺、经济活力下降,从而抑制创新——创新性的技术必然是三四十岁人出现的,如果年轻人减少,肯定对社会、科技创新是个损害。
 
原子智库:人口数量、结构与社会技术发展,是怎样的关系?未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发展,是否会影响或改变对人口问题的传统认知体系?
 
梁建章:创新实际上需要越来越多的知识,需要越来越跨界,但是好在我们有更好的工具,就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不能完全取代宏观的、跨界的人类知识的作用,但它在微观的、在搜索、测试方面,可以大幅度提高人类创新的效率。
 
虽然人工智能正在改变生活,但创新的工作仍然需要人类来完成。因为人工智能无法触及创新的本质——主动提出问题。因此,其无法取代人类进行创新。
 
原子智库:与人口问题密切相关的是人口老龄化,您认为中国养老产业有多大?政府、社会、家庭,谁应该来给中国人养老?
 
梁建章:如果不改变当前的生育政策,不推出鼓励生育的具体支持措施,许多地方可能面临低生育率,导致社会老龄化,养老负担沉重,让育龄家庭不堪重负,反过来会抑制生育意愿,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带来的养老危机。
 
原子智库:您如何看待极速工业化以后,阶层跃迁变难的现象?
 
梁建章: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才能促进阶层流动的顺畅,减少阶层跃迁的阻碍。这包括:需要放开户籍限制,让更多的外地人在大城市安居乐业,生儿育女。这样不仅能促进中国的创新和经济发展,还有利于缩小收入差距。我也建议,尽快全面放开生育,同时义务教育向下延伸,可以考虑提供免费的托儿所和幼儿园,并鼓励和扶助有条件的企业和单位试办托儿机构,以便切实减轻养育孩子家庭的负担,让普通家庭愿意生孩子、生得起孩子、养得起孩子。这样每个家庭和整个国家,才有美好的未来。
 
原子智库:疫情之后,全球化会如何发展?是否会影响到一些中国新兴公司的发展前景?关于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投资趋势,您怎么看?
 
梁建章:疫情会导致一些消费者行为的改变,为了降低人员聚集,大部分单位都推出了远程办公、居家办公的临时方案。未来,远程办公是否能常态化?我们习惯了在线购物、开视频会议,可能出差的总体量就会减少,因为确实发现没有必要去商店或者是没必要去出差开会。疫情会带给行业哪些改变,是需要企业管理者深刻思考的问题。
 
同时,疫情也会促进新兴公司的进一步创新。许多企业都开始加大在短视频、直播等内容领域的布局,不断“出圈”。中国的企业需要在逆境中保持积极的心态,不断创新,捕捉消费需求尤其重要。
 
这一年也是一个调整期,能够把自己的内功练好,原来该做的事,现在还是要加快做,增强你的竞争力。另外,要买时间,千万要止血,对于现在的尤其进入未来并不是那么看好的领域,一定要尽快停止,留住现金,做好长远的打算。对于有些行业,还是有机会的,可以做准备和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