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地查实桃色事件 经济问题仍在
中国对澳麦征收超80%反倾销税
如何看存款莫名消失的银行责任?
经济如何突围?赶紧关注吧
粘薇娅即涨,贴李佳琦即飙

中国对澳麦征收超80%反倾销税

2020-05-20 15:09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国对澳麦征收超80%反倾销税



5月19日,中国对澳大利亚进口大麦征收80.5%反倾销及反补贴税正式生效。
 
18个月前,应国内大麦产业申请,商务部对澳大利亚进口大麦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5月18日,调查机关公布最终裁定: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大麦存在倾销和补贴,国内大麦产业受到了实质损害,且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商务部决定,自2020年5月19日起,对伊鲁卡信托、卡尔根诺米尼斯有限公司、JW&JI麦克唐纳家族合伙、麦秆田公司、其他澳大利亚公司等多家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反倾销税率为73.6%,反补贴税率为6.9%,征收期限为5年。
 
大麦作为一种禾谷类作物,主要用于酿酒、饲料等生产。长期以来,大麦与酿酒息息相关,是制造啤酒的主要原料,也有用于白酒酿造。
 
作为全球最大的啤酒生产国,中国啤酒对进口啤麦的依存度较高。澳大利亚啤酒大麦经多年强攻,在国内占据强势地位。中国也是澳麦的“头号国际买家”,2018年仅澳洲啤麦进口量就高达417.8万吨,国内啤酒行业对其使用率近60%。
 
如今,随着澳大利亚进口大麦进入中国的关税大幅提高,高度依赖澳洲啤麦当进口原料的国内啤酒企业生产成本会增加吗?国产啤酒的新一轮涨价潮,会因此触发吗?
 
保护本土产业,对澳麦加征关税势在必行
 
一个星期前,中国叫停了4家澳大利亚牛肉生产商对华的牛肉出口资质。原因是发现它们存在违反检验检疫要求的情况。
 
如今,随着中国对澳洲出口中国加征反倾销和反补贴税,分析人士预估,这或将使澳大利亚农民和相关企业损失约10亿美元。
 
根据商务部公布的征收反倾销税的办法,本次反倾销税以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从价计征,计算公式为:反倾销税额=海关完税价格×反倾销税税率。进口环节增值税,以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加上关税和反倾销税作为计税价格从价计征。
 
 
▲俄、法、加、澳、乌大麦产量居于世界前五(资料来源:美国农业部,新时代证券研究所)
 
澳大利亚是世界第二大麦出口国,全国46%生产量用于出口,同时又是啤麦第一大出口国,在世界啤酒大麦交易中占40%,主要出口中国和日本。
 
中国是澳洲大麦出口的最大市场,每年相关出口值约15亿-20亿澳元(9.8亿-13亿美元),占总出口量一半以上。2018年,海关总署和中国酒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我国进口啤酒大麦681.1万吨,其中澳大利亚啤麦为417.8万吨,占比高达61.3%。我国啤酒酿造使用澳洲啤麦近60%。
 
 
▲我国对澳麦进口依赖在降低(资料来源:美国农业部,新时代证券研究所)
 
尽管我国对澳麦进口依赖在逐步降低,但澳麦在中国市场已呈现倾销甚至垄断态势,但澳洲竟然还采取支持态度,并给予鼓励补贴措施。中国国际商会在材料中提到,澳大利亚政府向其大麦产业提供的补贴项目达到32项,同时以低于正常价卖给中国。
 
一项统计数据显示,我国从澳大利亚进口大麦呈现“量增价跌”的明显趋势。2014年-2017年,澳洲大麦进口量由387.71万吨增至648.04万吨,增幅高达67.14%;但进口价格则由2014年的每吨288.72美元下降至2017年的每吨198.05美元,降幅超过31%。
 
 
▲进口大麦依然是国产啤酒麦芽的主要来源(资料来源:美国农业部,新时代证券研究所)
 
这对中国本土大麦产业造成了冲击。同一段时间,中国国内大麦种植面积减少了约14%,相关产业损失严重。由此可知,我国出于保护中国本土大麦产业发展的前提,对澳洲大麦加征超过80%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实在是势在必行。
 
今年初,澳大利亚大麦行业遭受山火、干旱、新冠疫情多重冲击,本已是雪上加霜。分析人士指出,叠加中国市场出口关税增加的影响,澳洲大麦产业或将进入短暂调整期。
 
澳麦加税,国产啤麦和加麦迎来突破期
 
我国啤麦产业发展,到了需要保护的地步。
 
近年来,随着经济增速放缓、国内啤酒消费趋向天花板,中国啤酒产量连年创新低。2019年,全国啤酒产量为3765.3万千升,微增1.1%,是因为第12个月单月啤酒产量突然大增17.1%。前11个月,全国啤酒整体产量仍是处在小幅下降。
 
与此同时,国产大麦产量近年也急剧下滑,种植发展低迷。这一困境,使得国产啤酒对进口大麦依存度急剧增加,自给率逐步萎缩。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大麦则强势进入中国,极大冲击本土麦芽行业。
 
数据显示,在洋麦大举进攻下,2007年-2014年,我国啤麦产量由279万吨狂跌到140万吨,洋麦则由109万吨飙升到了3000万吨,啤酒企业对进口大麦的依存度则由28.7%攀升到了60%以上,生产企业的成本大幅上升。
 
从整体分布看,我国啤酒原料产业分布不均衡,东部沿海地区比较密集,占据目前我国麦芽总产量50%的麦芽生产企业位于广东、浙江、江苏等沿海地区。西部地区比较稀少,呈现出“东多西少”的局面。
 
目前,我国的啤麦种植区域西北、东北几近凋零,内蒙古啤麦种植大面积减少,新疆大麦面积也出现了严重萎缩,从2007年的100多万亩锐减到了2014年的15万亩。国内只有江苏可以保证相对稳定的种植面积。
 
国内啤麦产业整体还处在传统啤麦种植方式,基本上是散户种植,成本高,技术相对落后,麦农的收益得不到保障。与中国啤酒行业的发展状况相比,其原材料行业的发展呈现相对较大的滞后性,不仅产能不足,产品质量也有待提高。
 
 
▲国内啤酒麦芽在成本中占比约12%(资料来源:美国农业部,新时代证券研究所)
 
有业内人士告诉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对澳麦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客观上有益于促进我国大麦产业发展。有望倒逼我国啤麦进行整体性的种植管理,使大麦品质更稳定。啤酒产业上游的发力,还将带动中下游发展,整个产业都将受益。
 
特别是在当前国产啤酒品牌集体向高端领域挺进的关键阶段,国产优质大麦代替进口大麦生产,将满足国内高端品牌啤酒的原料需求。
 
紧随澳大利亚、对华啤酒大麦出口第二大国加拿大也迎来了机会。2019年,加拿大出口到中国的啤酒大麦达到创纪录的140万吨,首次超过了加拿大国内市场上使用的数量。雄心勃勃的加拿大麦芽行业非常有希望从澳大利亚手中夺下第一的份额。
 
有替代品供选择,国产啤酒涨价或温和推进
 
目前,澳大利亚正在寻找澳洲大麦的替代市场,已考虑向沙特阿拉伯供应大麦。但除此之外可选择的并不多,并且销往沙特价格会大打折扣。
 
相反,中国啤酒可替代澳麦的原料选择却很多。民生食品饮料分析师于杰表示,“从全球供给来说,大麦的进口还是相对宽松,我们完全可以寻求俄麦、加麦、美麦替代。”
 
事实上,法国、乌克兰等很多国家也都能进口大麦。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大麦或将在接下来在中国市场出口大涨。5月13日,海关总署发布公告称,自公告发布之日起,允许符合相关要求的美国大麦进口,同时公布进口美国大麦植物检疫要求。
 
有人注意到,从2018年商务部启动对澳洲大麦反倾销调查后,澳洲大麦在中国啤酒进口原料中“一家独大”的地位正在被改写。
 
从2018年开始,中国大麦进口多元化加强。澳大利亚大麦进口量开始呈现下降趋势,当年进口量从2017年的73.1%下降近10个百分点,而同期其他主要进口国如加拿大、法国等均呈现不同程度的增长。
 
 
2020年大麦价格尚处于均值水平(资料来源:美国农业部,新时代证券研究所)
 
由此可见,商务部对澳麦打出精准“反倾销、反补贴”拳头并非冲动一击,而是在“落子”之前已经未雨绸缪,想好了更佳的替代选择。
 
5月19日晚间,云酒·中国酒业品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新营销专家方刚接受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采访时也表示,大麦采购成本在啤酒平均生产成本的平均占比约为10%左右,并且澳麦在中国啤酒里面的使用不是全部,可替代的有很多。
 
于杰认为,2019年大麦全球大丰收,全球的存货量应该比较理想。据他了解,自商务部从2018年开启对澳洲大麦反倾销调查以来,很多酒类厂商都有了精准的预判,已在此期间进行了较好的调整,并在这之前增加了大麦订单。
 
对此,方刚在谈到会不会影响国产啤酒开启新一轮涨价时也提到,“今年不会受影响,因为很多啤酒企业的原料订单已经完成。”
 
他们认为,即便影响啤酒涨价也是渐进式的、可接受的。于杰表示,现在大部分啤酒企业第二季度的原料应该没问题,就是三季度的原料成本会增加一点,但总成本涨不了很多。
 
这一观点与方刚同样“不谋而合”:长期看(5年)可能有所影响。但影响涨价的力度是温和的,幅度不会很大。
 
总结而言,出于我国对澳麦加征关税前的信息释放,此事对啤酒行业短期最大不利影响已消弭。基于替代澳麦的选择很多,也决定了长期对国产啤酒影响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