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国祥:大健康产业的探索者
脚下有泥心中有民 要产业扶贫
山东4市通报12起典型问题
全力打好新旧动能转换主场战
个别城市楼市出现过热苗头

脚下有泥心中有民 要产业扶贫

2020-06-10 07:42 主页 来源:未知
脚下有泥心中有民 要产业扶贫


     “黄部,我的鸭子今天有只‘感冒’了,找了村里的兽医看,开了药”“黄部,下次购买蜜雪梨苗,我要多买一些”……夜幕降临,晚饭后的“串门”时间,兴宁市水口镇彭洞村村干部小康的家里总会聚集着大量村民。

    村民口中的“黄部”,是住在小康家的中石化广州分公司驻彭洞村扶贫工作队第一书记、队长黄六生,他们特别喜欢与这个外来的扶贫干部拉家常。

    与梅县区畲江镇交界的彭洞村,是水口镇面积较大、人数较多,贫困人口最多的村庄。自2016年驻村以来,黄六生几乎吃住在村中,熟悉每一户贫困户甚至农户的家庭情况,为他们制定了红脸鸭养殖的产业帮扶计划,引进了蜜雪梨果树的种植。村中贫困户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15年的3580元,到2019年的14474元,涨了4倍。

    “多亏了黄部,多亏了中石化广州分公司,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全款买上房车,过上小康生活。”昔日贫困户彭运标提到黄六生,语气充满感激。

    工程师“变身”扶贫干部

    从水口镇政府出发,沿途经过弯曲难行的山路,来到大山深处。因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便,彭洞村成为了水口镇最为贫困的村庄之一。年轻人大量外出打工,村中留守的多为老人和小孩。村中扶贫户83户224人,于去年底全部脱贫。

    初见黄六生,他一头银发、高大的身材让人印象深刻,鼻头上架着的眼镜让这个穿着朴素的中年人多了一些书卷气,脚下的凉鞋上沾满了泥土,一看就知道它与主人上过山林,下过田地。

    出生于1964年的黄六生,今年56岁,曾担任中石化广州分公司的公用工程部部长,做了30多年的水电工程工作。

    2016年,新一轮的扶贫工作开始之前,公司领导找到黄六生,问他是否愿意到梅州开展扶贫工作。黄六生没有过多考虑便答应下来,“我本身就是在农村里长大,对农村有感情。”

    刚到彭洞村时,通信信号不好,时常打不通电话。缺乏娱乐活动,让他改变了在城市时的晚睡习惯,时常晚上八九点就入睡,早上五点起床跑步,这4年多来他跑遍了村庄的大小角落,笑称:“村里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熟悉彭洞村,每条路有多少房子,分别住着哪些村民,村里哪里有水塘、有几亩田地我都十分清楚。”

    虽然村里条件艰苦,但黄六生并没有不适应,相反很快融入了乡村的生活。祖籍福建上杭的他小时候家里十分贫穷,“我在上高中之前,从来没有穿过除拖鞋以外的鞋子,每天吃不饱,如果能吃上红薯就觉得十分幸福。”所以他对“贫穷”两个字有更深的理解和感触,也因此能与村民们融洽相处。

    “他没有外来干部的‘架子’,村民都喜欢与他交谈,就更容易推动扶贫工作开展。”彭洞村党支部书记曾伟红说,自黄六生驻村以来,从村庄面貌到村民面貌都发生了大转变。

    吹响“彭洞鸭村”名号

    初到彭洞村,黄六生犯了愁,村子里大量丢荒的田地,没有传统的种植产业,该发展什么产业?黄六生在走访农户家时了解到,村中有两户农户在养殖红脸鸭,每户养有上千只,收益良好,是否可在村中发展红脸鸭养殖产业?

    黄六生想起了家乡的养殖大户,也是他的朋友。于是他便动身回到了位于上杭的老家,请教朋友,朋友告诉他,一般“新田”(之前没有养殖任何禽类的田地)养殖的禽类不易生病,养殖3年后要停止两三个月对田地进行集中杀毒,这样下来禽类就不易感染大规模的传染性疾病。

    同时,黄六生得知彭洞村中有一兽医,精通禽类养殖,便聘请他解决村民养殖过程碰到的技术问题。

    第一年推行红脸鸭养殖时,贫困户仍持半信半疑的态度,真正购买鸭苗的人少。“我2016年只买了几十只鸭苗,想着说试试看。”贫困户彭运标因病致贫,养殖红脸鸭后尝到了甜头,逐年递增养殖量。“我去年养了2000多只鸭子和几十头猪,加上妻子在畲江工业园的工资,去年我们一家的收入有30多万元。”

    2017年起,恰好碰上鸭子价格飞涨,让村中的养殖户们富裕了起来。“在彭洞村,2019年因养殖鸭子年收入过30万元的还有许多人。”黄六生说,如今村中共有红脸鸭养殖户45户,2019年养殖约30万只,其中贫困户有25户,每年约养殖2.5万只。因大量养殖鸭子,彭洞村也被外人称呼为“彭洞鸭村”。

    养殖红脸鸭较快获得收益,但受市场波动影响较大,如何让贫困户得到长期收益?黄六生请教了身边发展农业的朋友,他们向他推荐了上杭县正在全面推行的蜜雪梨种植。

    为此他专门带领村干部和贫困户到上杭县参观学习蜜雪梨种植,并土壤采样拿到农业局化验,了解是否适合种植蜜雪梨,结果是彭洞村的土壤松软十分适合果树种植。他便多次请福建农林大学教授到彭洞村指导蜜雪梨树苗种植。

    目前彭洞村种植蜜雪梨树苗1万株,其中贫困户43户种植4000株。“第一批是2017年种下的,去年已开始少量挂果,味道非常好,水分多而甜度高,农户们都很有信心。”黄六生说,他们专门在彭洞村山坡上开辟了蜜雪梨基地,目前种植1000多株。“我们想扩大种植面积,这样花开时,大片白色的梨花海可以作为景点对外开放,挂果时可以开放采摘等旅游项目。”

    通过四年就业、产业、无劳力政策帮扶等措施,彭洞村贫困户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15年3580元增长到,14474元,增长率为404%。

    延长链条推动长效扶贫

    如今,走在彭洞村,村道上的太阳能灯让夜晚亮堂堂,村子里的小公园有许多村民健身游玩,村中通网络了,村容村貌大变样。池塘里、天地中、山坡脚下四处可见红脸鸭“笨拙”走动的身影,村民们因口袋渐丰而脸上常挂笑容。

    “通过这些年相关部门、扶贫干部、村干部和贫困户自身的努力,彭洞村脱贫攻坚工作有了可见的成效,我也品尝到了收获的喜悦。”2019年,扶贫第一书记期满可轮换,但黄六生申请留下来。“2020年就是脱贫攻坚收官之年,不想在这关键时刻离开岗位。”

    今年初,突发新冠肺炎疫情,彭洞村有村民和返乡人员约1500人,由于市场紧缺口罩等防护物资,村民十分担心和焦虑,急需口罩支援。黄六生紧急向中石化广州分公司求助,该公司在防护物质也十分缺乏的情况下,运送了1500多个口罩到彭洞村。

    “这就是黄部,他对待岗位尽职尽责,永远为贫困户、为村民着想,而且工作走在前,我们真的很感谢他。”曾伟红说。

    今年4月,黄六生的妻子被检查出三阴性乳腺癌,做完手术后情绪很差,他让27岁的女儿辞去了年薪25万的工作,专心在家照顾妈妈。“妻子对我抱怨,但没办法,至少要做好这最后一年的工作。”他说,等今年的任务完成了,他就申请调回去,陪在家人身边。

    扶贫是一项长期任务,为了不让村中贫困户返贫,打造长期有效的扶贫产业,黄六生想到了延长村中红脸鸭养殖的产业链条。“我们专门成立了彭洞村红脸鸭专业合作社,除了给村民培育鸭子苗,也计划打造出‘生鲜鸭’的品牌,目前已经选好了建厂地址,购买了相关设备。”

    村子里的娱乐活动少,黄六生会利用工作之余学习英语和书法,就在驻村这4年间,他已经学成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口语。“活到老学到老,这跟我当初愿意驻村扶贫的想法是一致的,就是要不断填充自己,拓宽视野,丰富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