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公务员招录陆续进行笔试
金融监管树立防范风险“风向标”
抢占全球工业设计发展制高点
智慧农业让农民搭上致富快车
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

金融监管树立防范风险“风向标”

2020-07-18 15:04 主页 来源:未知
金融监管树立防范风险“风向标”

近日,地方金融监管密集出手,进一步树立防范风险“风向标”。记者了解到,作为地方金融防风险的重要抓手,多地的金融监管立法进程正加速推进。《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日前正式实施,重庆提出“组织起草立法草案,争取年底前送审”,广东、北京、深圳、吉林等地的金融监管条例也均在酝酿中。
 
“自2017年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以来,新形势下的地方金融监管模式进入了改革调整的新阶段,突出表现为部分省市的金融工作办公室继改组为责任主体形式的金融监管局,这是新形势下应对地方金融发展状况的监管改革需要。在新的金融发展形势下,发挥地方金融监管在整个监管体系中的重要结构性作用,从监管层面做好地方金融风险防范工作,对地方金融监管的相关问题展开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南京财经大学江苏创新发展研究院首席研究员陆岷峰认为。
 
地方金融监管立法近来明显提速。7月1日,《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正式实施。该条例包括地方金融组织行为规范、监督管理措施以及风险防范与处置等内容,明确了地方金融监管机构的监管权限,也为地方金融组织的行为划定底线。《浙江省地方金融条例》也将于8月1日正式实施。
 
此外,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已启动地方金融监管立法调研,并于近日披露信息称,将“继续开展重庆市地方金融条例立法调研,拟赴四川、上海等外省市考察借鉴地方金融立法中的先进经验,组织起草立法草案,争取年底前送审。”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日前也正式披露正在起草《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
 
据《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山东、河北、四川、天津、浙江、上海等地已经正式出台了地方金融监管条例,而北京、深圳、吉林、江苏等地的地方金融监管立法均在加速推进中,如《北京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日前正式向公众征求意见。
 
有专家指出,结合经济发展环境所决定的地方金融监管的现实基础,地方金融监管不能简单沿袭中央垂直金融监管价值理念。
 
华中科技大学兼职教授、经济学家、著名财经金融评论家余丰慧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监管格局变化后,监管执行任务划归为中央金融和地方金融。目前来看,地方金融还没有完整的监管法律法规,许多条例是对比中央金融全国一盘棋的金融监管制度在执行,但是地方具有特殊性,地方有必要出台金融监管条例。
 
国家层面上的地方金融监管上位法也正在路上。此前召开的央行2020年金融法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指出,将加快推进《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等重点立法。
 
在业内人士看来,全国性的统一条例十分有必要。“现在各个地方出台自己的条例,有可能在某些具体条款上存在不一致。全国层面的地方金融监管条例将在对具体机构的重大监管要求上制定统一标准,这将避免出现地区之间规则不一致形成的监管套利。”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在强化立法、加速构建监管规则制度的同时,地方正不断强化和中央监管部门的协同配合,联合处置地方中小金融机构风险,针对重点风险领域进行“精准拆弹”。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层面自上而下线条式的金融监管系统致力于全国性金融机构和金融业务的监管,其监管方式具有标准化和统一性的特征,在监管触角上依赖于派出机构的网点布局,所以在面对复杂的地方金融业态时,其监管在灵活性和可达性方面表现出一定的局限。”陆岷峰认为,加强地方金融监管对整个监管体系的监管格局和监管效力而言,具有不可或缺的功能补充上的战略意义。
 
此外,地方金融等小微金融的正常发展是对传统持牌大型金融机构的补充,为地方经济活动主体和人民群众提供便利性的金融服务,地方金融在地方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的支撑作用,在整个金融体系中也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从地方金融发展来看,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地方金融种类、产品规模的多样化逐渐增加,中小金融机构风险敞口大,无论从法律和法规,还是从实际金融风险业务和发展规模角度来看都需要出台地方金融监管条例来加强监管。”余丰慧进一步指出,地方金融监管的重点是民间金融,特别是线上金融,包括互联网金融P2P以及衍生的其它形态,包括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等其他形态的中小金融机构,监管都不能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