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山东|济南、泰安等地昨晚降
响马和蹚将到底指的是什么?
目前横店迎剧组复拍热潮
“四减四增”抓污染治理“牛鼻子
强调农村耕地“八不准”“一不得

响马和蹚将到底指的是什么?

2020-08-01 14:42 主页 来源:未知
响马和蹚将到底指的是什么?



张养浩曾作《山坡羊·潼关怀古》:“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足以见得历朝历代的中国饱受战争和自然灾害之苦,在古代,不论国家是否兴盛繁荣,真正受益的都是很小一部分人,对于底层百姓而言,他们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即便是处于海晏河清的盛世,百姓的日子也未必就好在哪里去更不用提遇到战乱和灾荒了,一旦到了这样的时候,很多走投无路的百姓就会扔掉手里的锄头和扁担,改而为了有口饭吃进山聚众为盗。
 
 
 
自先秦时期到民国时期,强盗从来都是不缺的,只不过繁荣盛世就少点,战乱年代和灾荒之年就多点。也因此,强盗的话题从来不断,清末民间流传着这样的俗语:“山东出响马,河南出将……”。这里面提到的响马也好,蹚将也罢,除去叫法不同,实际上都是指的强盗、土匪。
 
百姓常年受灾受难,催生出山东响马一族:
 
山东响马的名声很响,类似于《隋唐演义》的影视剧和演义小说中都提到过响马,相信很多人都曾看过,在《说唐》中提到就数次提到响马,其中比较著名的一幕就是响马程咬金劫王杠一事,正是因为这件事,催生出后来的群雄聚众瓦岗寨。
 
还有一幕是独属于秦琼的,秦琼被困潞州,不得不卖马,结果与二贤庄庄主单雄信相遇,单雄信赠与很多金银给秦琼,结果秦琼在回家的途中被认作是响马,从来有了皂角林误伤人命一事,也有就有了后来秦琼被押解燕山罗艺处之事。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山东一带的强盗就被叫做响马呢,且名声很响呢?要知道山东是孔孟之乡,也不是马政所属的养马之地,按理和响马扯不上关系,其实不然。
 
 
 
就明朝时期来说,皇帝们认为骑兵数量的多寡决定了国家兵力的强盛,于是将养马作为义务发起官马民养的活动。但是养马、种马、监马层层漏洞,百姓不论是在哪一个环节都有所亏损,达不到标准的马匹养马者需要缴纳巨额的罚款,民间怨声载道的同时,有很多人干脆拒不交马也拒绝缴纳罚款。
 
有压迫的同时也有人发起反抗,马政导致百姓无法正常生活,一批人精通养马之道和骑射之术,带着自家马匹躲入山东一带,成为百姓口中的响马。他们靠着打家劫舍赚取银两维持生计。
 
类似的事情在全国各地都有发生,但是山东响马最为出名。首先是得益于山东对响马而言存在地理优势,山东省内多丘陵连绵不断,且山丘地势不高,而鲁西地区又以平原居多。这样的地形很利于响马隐藏、躲避和逃走。
 
遇到抓捕的军官能够利用低矮的丘陵四处躲避,丘陵虽然起伏但是地势不高不陡,起码能够迅速逃跑,虽然人数不多但是能够快速化整为零削减对方的数量优势。
 
 
 
山东响马群队成规模,之所以聚集出这么大的队伍也是因为当地的气候和农业影响。当时的山东属于传统农业区,当地经常遭遇洪水和旱灾等自然灾害,一旦遇到这样的灾害,温饱就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山东地区人口也相对密集,所以很多县市都是受灾受难的主要对象,导致当地百姓无法正常生活。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就会选择成为响马的一员。关于山东的响马多的记载,史籍中比比皆是,比如《清实录山东史料选》中就有记载:
 
“其余如沂州属之匪、武定属之枭匪及土匪、骑马贼,随地皆有。”
 
乱世英雄不问出生,河南蹚将从匪到将:
 
山东因着这样的原因成为响马的温床,而在别的地区同样也有强盗土匪,只是各地有各地的特色,因此名字不一样,比如河南的就是蹚将。蹚将是出现于明朝末期的一种土匪文化,明朝末期天灾不断,历史上记录明朝度过了一段小冰河期,当时的河南一带受此影响很大,常年颗粒无收,百姓饿死的事情时有发生。
 
 
 
为了改造环境获得更好的水利资源,百姓们开始修建水利工程,培养出很多木匠、石匠等工人,被称为蹚匠,还有专门的班子,有杆头专门负责找活分发工钱,这种班子一直延续到清朝末期。
 
到了民国时期,活少人多,很多将班子支撑不下去,开始参与一些比较轻的匪活,帮助土匪一起劫道掠财,所以当时有“明将暗匪股”的说法。当然也有一些人因为朝廷官员的不作为,对百姓的悲惨生活看不下去,遂劫富济贫,这些人的形象大多包裹着一条巾帕,装扮如同旧时的武将,所以百姓久而久之称呼为蹚将。
 
当然,关于还有一些别的说法,这些说法来源不一,很难辨别究竟哪一种才是真的,但是蹚将在河南成为强盗、土匪的代名词确实真真的。
 
将在历史上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尤其是清末时期,蹚将中的不少人都是为反清而战的将杆子,但是人数不多势力不大,也只能干些绑架人贩、要钱要粮的事来维持生计,后来条件充沛队伍壮大,改为劫富济贫、平均地权为目标。
 
 
 
蹚将发起的队伍在二十世纪初是很普遍的,很多武装部队都是由蹚将发展而来,民国初年的白朗就是将出生,他的队伍一度影响很大攻城略地,辗转五省攻打五十多座城池,最终倒在段祺瑞手下。
 
这些将对社会政治和经济都带来打击,虽然有些蹚将对社会造成了损失,但是也有很多人对历史产生了积极的作用,很多在后期成长为为民而战的战士,为我们的解放事业做出了不小的贡献,这还是值得赞扬的。
 
实际上,不论是山东的响马还是河南的蹚将,他们中的很多人并非天性恶劣,而是迫于生存和生活压力,不得不走上了打家劫舍、聚众为盗的道路。如果给他们一条生路,他们还是很愿意继续做回以种地为生的普通人,或者做点小买卖的生意人,总之,真正天生的强盗是很少的。
 
改革开放之后,这一类的土匪早已销声匿迹,融入百姓群体之后,毕竟生活得到改善再也不用通过劫道抢劫的方式维持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