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性侵养女案”新进展!
山东夫妻俩寻子18年,嫌犯是堂兄
53条举措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
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来了
那个熟悉的青岛又回来了!

山东夫妻俩寻子18年,嫌犯是堂兄弟

2020-09-08 12:55 主页 来源:未知
山东夫妻俩寻子18年,嫌犯是堂兄弟


        2002年,家住山东即墨的王立(化名)的儿子兴兴突然失踪了,当时兴兴只有10岁。为了寻找孩子,王立耗尽家财,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孩子却杳无音讯,夫妻俩一直坚信孩子总有一天能回家。近日,警方告知王立,其堂兄弟王某系杀害自己孩子的嫌疑人。
 
  其实,多年来王立一直怀疑王某将兴兴拐卖,并默默收集证据,却没有想到兴兴已经被其杀害,埋尸地距离他居住的小院不到一百米。
 
  
 
 
  10岁儿子村内失踪 
 
  王立家在古城村的中部,从他家向后,隔着一条河,都是崭新的三层小楼,相比之下,王立家的小院显得有些破旧。王立刚从外面回来,神情疲惫,眉头紧锁。吴霞坐在床上,双眼通红。
 
  2002年4月6日,当天17时左右,王立见儿子兴兴仍没有回家吃晚饭,便出门寻找,“孩子出门之前说去找他同学玩”。兴兴所说的同学,就是王立堂弟王某的儿子,两个孩子在学校关系就很好,两家又相隔几十米,兴兴几乎每天放学都会去王某家玩。
 
  王立发现兴兴不见了以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到王某家里找人。他赶到王某家门口时,王某家大门紧闭,后来,王某从屋里出来开门,说曾见到兴兴在村子东边的八里庄养猪场玩。一家人又去养猪场找了个遍,但没有发现孩子的任何踪迹。
 
  “我们又联系了孩子的老师,这位老师找出了班级家长的花名册,向班里的家长逐一询问有没有见过兴兴。”但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王立赶紧报警,上百名村民也闻讯在附近帮助寻找,但兴兴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无影无踪。
 
  王立和家人用了三天的时间,将寻人启事贴满了大街小巷,后来就扩大寻找范围、又去了济南、潍坊、德州……
 
  就这样,王立背着一袋子干粮,揣着两件衣裳,沿着路一直走,一直找。”他几乎找遍山东的每一个城市,无果后,他又踏上了前往全国各地奔波的道路。
 
  
 
  “只要有线索就去找,有一点信息也不会放过,开始的时候骑、专门买了一辆摩托车,骑坏了就坐汽车、坐火车去找。”兴兴失踪后的前八年里,王立夫妻俩放弃了工作,全力寻找儿子,跟亲戚朋友借来的钱都花光以后,只能边打零工,边寻找。
 
  
 
  王立在寻找的过程中有数次被骗,钱和手机还被人偷了,还会有人专门打电话来骗钱。王立每次出门都是满怀希望去寻找,但每次又都是失望而归。
 
  
 
  即便如此,他从未停下寻觅的脚步,兴兴的户口也没有注销,盼望着有朝一日兴兴能够回家。
 
  嫌疑人曾多次帮助寻找
 
  
 
  至今,王立家里唯一的柜子放满了“寻人启事”。
 
  
 
  “有我儿子的,还有其他孩子的。”在寻找儿子的路上,王立认识了很多跟他一样遭遇的家庭,“都太难了,我找兴兴的时候,就拿着他们的照片,帮着一起找。”
 
  
 
  兴兴的“寻人启事”已经泛黄褶皱,“蓝村古城走失一男孩:兴兴,今年10岁,上穿黄色毛衣,下穿奶油色条绒裤子,脚穿运动鞋,于4月6日下午(星期六)走失,有见到者请速与古城联系!”上面印有兴兴身着校服和戴红领巾的一寸照片。
 
  
 
 
  “我就一直怀疑就是他(王某)把兴兴给拐卖了。”王立说,回想自己与王某当年的对话,总觉得对方说话有漏洞、对不上茬。他断定,孩子肯定是在王某家里出事儿了。
 
  
 
  孩子失踪的当天,王某告诉王立,兴兴并没有去过孩子家,但后来吴霞曾问过王某的儿子是否见过兴兴,“他儿子就告诉我,当时兴兴就在他家玩,后来他爸爸说身上难受,让他去找他姐姐,回来的时候,兴兴就不在了。”吴霞说,兴兴失踪后,王某还一起帮忙寻找了好几天。
 
  
 
  王某向王立家借了一百元钱,称自己要去潍坊寻找兴兴,后来,王某曾告诉王立一家,有人曾在村子周边的一处池塘看到过有孩子溺水,王立根据王某所说的地址,前去寻找,也没有找到。“一直找不到,我家里还带着菜,拿着酒去过他家里好几次,就希望他能透漏一些线索。”
 
  
 
  吴霞表示,只要向王某询问兴兴的线索,王某就会一直捂着脸哭。
 
 
  埋尸地点离家不到一百米
 
  
 
  吴霞称,自2015年开始,就开始对王某进行实名上告,为了找到失踪的孩子,王立跟辖区内前后五任派出所所长都打过交道,在2018年,王某曾被警方带走调查,但因为证据不足,没有立案。
 
  
 
  今年8月底,王某再次被警方带走。“我收集了一些证据,警方也进行了调查。”王立表示,此次王某本人供述,9月3日,警方在王某家院子,用电钻钻开了水泥地面,取出了兴兴当年的自行车。
 
  
 
  “他交代就在他家(作案),把他的孩子支出去,把我的孩子害了。”同时,根据王某供述,警方已经挖开村内的一处被掩埋的池塘寻找尸体。而这口池塘的地址距离王立家不到一百米。
 
  
 
 
  “平时我们两家也没有什么矛盾,他还到我家来借钱。”王立怀疑,凶手就是嫉妒自己家日子过得好,兴兴也比他家的孩子优秀。王某平时只会赌钱喝酒不务正业,所以怀恨在心下了狠手。
 
  
 
  “他家当时过的不好,他在外面赌博打架,我家里比较过日子,都在外面打工,也能攒住钱,我儿子也比较懂事,本分听话。”吴霞说。
 
  
 
  很多古城村的村民对王立一家的遭遇,都感到震惊和惋惜。“这家人都很实在本分,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
 
  
 
 
  一位当初帮着寻找兴兴的村民说,“凶手和他是堂叔兄弟,当时我还跟他一起去村子东边找过孩子,现在想想真是太可怕了。”
 
  
 
  多位村民还告诉记者,嫌疑人今年57岁,性格比较暴躁,以前经常在村子“闹事”,“喜欢打架,还在村子里放过火,年龄大了也不那么闹腾了。”
 
  
 
  9月7日,16时30分左右,在王某供述的池塘边,警戒线已经撤下,摆放了一圈禁行标志,现场有被挖出来的泥浆,“挖掘机已经挖了5天了。”有村民表示,村民告诉记者,挖掘的地点原本是一个池塘,村民都在附近倾倒垃圾,淤泥和垃圾越积越多,最后直接将此处填埋,并在原址上修了村路。
 
  在现场,还有数名不知身份的男子守在池塘边,阻止记者采访拍照。记者致电蓝村街道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称,基本可以确定嫌疑人身份,案件仍在全力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