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贝餐饮“715工作制”引争议
一个行业的蜕变与一座城市的升华
“三河一山”绿道串联山与水
农夫山泉创始人当了半小时中国首
湖北还需打造更多服贸“拳头产品

一个行业的蜕变与一座城市的升华

2020-09-09 11:31 主页 来源:未知
一个行业的蜕变与一座城市的升华



古代男子二十岁行“冠礼”,以示成年,多指即将承担人生重大责任。
 
不经意间,中国(淄博)国际陶瓷博览会(下称淄博陶博会)已举办20届。“成年”的淄博陶博会散发出更多成熟的迷人气息。
 
 
 
20年间,淄博陶瓷产业历经艰难蜕变,最终脱胎换骨,它是淄博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凤凰涅槃的典型代表。
 
拉长历史的镜像,我们就会发现,在国内城市的发展进程中,那些率先改革并主动转型的城市,往往都走在了时代前列,犹如深圳,再比如上海。
 
20年间的淄博陶博会,更像是一场见证,它忠实记录了这座以发展韧性著称的城市的主动转型,描绘出老工业城市动能转换加速后的广阔天地。
 
当然,我们无法否认转型过程的艰辛,同样也无法忽视调整带来的阵痛,但我们更加深信,淄博陶博会积极向上的20年,影响无人敢低估。陶瓷产业的蜕变已经与这座城市的升华紧紧相关,它促使着淄博在高质量发展的大道上跑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稳。
 
20岁的陶博会,正青春,就如眼下活力四射的这座城市。
 
20年,见证一个产业的蜕变
 
9月6日,初秋的淄博天高云淡,第20届中国(淄博)国际陶瓷博览会隆重拉开帷幕。
 
 
 
一开场便是惊艳场景。开幕式上,由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珠宝设计系教授与华光国瓷陶瓷大师,历时两年合作打造的陶瓷元素首饰隆重发布,引来广泛瞩目。
 
这是国内日用陶瓷领军企业华光国瓷在文化创意领域的新尝试。这家在行业内率先推出抗菌瓷、华青瓷的情怀企业正在尝试将国瓷与国粹的融合推向新的高度。
 
 
 
一直坚持科技创新的华光国瓷,产品被用于上合青岛峰会、APEC会议、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亚洲文明对话、北京世园会等重大活动,并多次作为国礼赠送外国政要、友人。可以说,华光国瓷的每一次产品绽放都是淄博陶瓷努力迈向行业巅峰的缩影。
 
不光是华光国瓷,硅元、泰山瓷业等一众淄博陶瓷企业同样致力于日用陶瓷的新突破,在本届陶博会上推出的产品也引来广泛瞩目。
 
光环闪耀的还有淄博琉璃。2018年6月,淄博市博山区被评为国家文化出口基地,为博山陶琉艺术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其中涌现了西冶工坊、人立琉璃等知名企业。
 
令人关注的是,博山“鸡油黄”、“鸡肝石”等琉璃艺术品入驻北京故宫博物院,琉璃摆件荣登“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合青岛峰会等一系列国际重要舞台。
 
 
 
从“养在深闺无人识”到名扬天下,淄博陶琉华丽转身的背后是整个产业对转型的孜孜以求。一位熟悉淄博陶瓷产业发展历程的资深行业人士对凤凰网山东表示,20年间,淄博陶瓷产业迎来新生。从最初的贴牌、代工的价值链底端逐步迈向拥有自主品牌、引领行业复兴的新高度。陶琉产业,俨然成为淄博最亮的一张对外名片。
 
这名人士坦言,每一年的陶博会都有新的不同,淄博陶瓷行业总能给外界带来惊喜,不论是产品的迭代还是创意的更新,陶博会见证了整个产业的蜕变。
 
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的典型代表
 
历尽天华成此景,人间万事出艰辛。
 
事实上,淄博陶瓷产业多年来一直在爬坡过坎,产业多次深度调整。以建筑陶瓷为例,始自2016年的精准转调,给淄博建陶产业带来了史无前例的考验。面对政策和市场双变的复杂格局,淄博建陶产业试图通过技术创新、品牌建设等途径重建淄博产区影响力。
 
需要提及的是,淄博建陶产业长期面临两个双重因素的制约,一是产能的压缩,二是品牌的培育。
 
是要GDP还是要环保生态?是保持效益低下的粗放式发展模式还是要培育品牌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在这些问题上,淄博没有丝毫的犹豫和纠结。在去产能的同时,淄博更加注重行业的绿色化、品牌化和高端化发展。
 
这一点,企业与政府同频共振。金狮王科技陶瓷通过新技术、新材料、新设备的应用,完成了普通瓷砖到功能瓷砖、艺术瓷砖、定制瓷砖的一步步跨越。
 
拥有建陶企业第一个院士工作站的统一陶瓷,依靠源源不断的科技创新,始终走在建陶行业的最前端,它的防静电陶瓷砖得到国内外军工、航空航天等高科技企业的高度认可。
 
显而易见的是,淄博建陶企业眼下更关注前沿技术的研发、工艺流程的提升以及环保设备的更新,这与之前只求规模不注重产品附加值的做法形成了鲜明对比。
 
淄博建陶这一传统行业的蜕变,带来的不仅仅是产品的升级和环境的改善。深层次而言,它代表了淄博传统产业结构的纵深调整,在改造升级的同时,传统产业通过科技创新焕发新的生机。
 
 
 
令人尊敬的自我转型与涅槃升华
 
淄博,有着无法抹去的工业荣光。不过,种种迹象表明,淄博正在淡化老工业城市的标签和色彩。一提起老工业城市,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冒着浓浓白烟的大烟囱。
 
其实,这不是真实的淄博。通过科技创新,淄博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的同时,新兴战略产业强势崛起,当前的淄博已和“高新轻绿”链接在了一起。
 
早几年,曾在淄博工作,多次对淄博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进行深度报道,并对话多家企业负责人。
 
很多业界人士形成了这样的共识:相比较于国内其他城市,淄博的转型是主动的,虽然面临转型阵痛,但淄博的这种自我转型符合时代要求,它给淄博带来了二次创业的新动力。
 
以东岳集团为例,氯碱离子膜、燃料电池膜均是企业掌握核心技术才走到世界前沿的有力说明。需要指出的是,氯碱离子膜打破了国外垄断,而燃料电池膜使东岳走到了氢能电池膜全球的制高点。
 
正是基于这样的高度,企业对科技创新有着更深的理解。“把传统产业变成价值链的中高端,实现利润的大幅度增长,关键还是靠技术创新。”东岳集团董事长张建宏曾这样说。
 
连续举办20年的淄博陶博会,正向外界释放着这样一种信号:淄博以更加开放、自信、充满活力的全新姿态,与世界展开更多对话。
 
 
 
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表示,要真正办出一次“脱胎换骨”的专业化、国际化、现代化、时尚化展会,为转型发展搭建优质平台,为建设务实开放、品质活力、生态和谐的现代化组群式大城市增光添彩,为全市上下再掀干事创业新热潮鼓劲赋能。
 
一个产业在蜕变,一座城市在升华。敢于改革的魄力以及勇于创新的精神,已经深入淄博的骨髓深处。因为如此,这座城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敢于担当和拼搏实干。也正因为如此,人们更加看好这座城市的发展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