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对话包凡:华兴的下一“战”
华为绝版手机价格疯涨
莫名给人点赞或添加关注
大道康庄”人民网全媒体调研行走
山东化工企业应急演练

华为绝版手机价格疯涨

2020-09-14 10:16 主页 来源:未知
华为绝版手机价格疯涨 


今天(9月14日),台积电正式停止为华为代工生产麒麟芯片,华为高端手机或将无芯可用;明天(9月15日),美国政府对华为的全面禁令正式生效;后天(9月16日),苹果公司将召开被推迟的2020秋季新品发布会……
 
经过此次芯片“卡脖子”,尽快打造可自控的芯片供应链已成为华为必需的选项。“美国对华为的打压或将加剧,长远来看,华为需要建立一条‘去美国化’的芯片供应链,否则脖子永远捏在别人手里。”华为研究专家、《华为国际化》作者周锡冰告诉《凤凰WEEKLY财经》,华为已在投入相关项目。他认为,综合国内外芯片企业情况,华为或将与欧洲企业合作完成“去美化”产业链,预计乐观情况1至2年内可完成搭建,突破重围。
 
 
除了芯片,华为还在加快自研系统鸿蒙在手机上的应用节奏。在9月10日召开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表示,华为将在12月向开发者提供手机鸿蒙2.0的测试版本,明年华为智能手机将全面升级支持鸿蒙2.0。
 
华为公布其手机将全面变革操作系统的消息,出现在一个微妙的时间点上。9月14日,即开发者大会4天后,华为手机的另一“杀器”麒麟芯片或将全面断供,计划于今年秋季上市的华为Mate40手机可能成为“麒麟绝唱”。
 
“大限”已至,搅乱了华为手机的市场,批发商价格应声上涨。余承东讲话当天,华为官方商城、线上渠道及授权专卖店价格稳定,但“华为价格暴涨”的文案出现在多个渠道商的朋友圈中,提醒买家“只会涨,不会跌,下单要尽早”。
 
李明在全国知名的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为个人和零售店代购手机,自8月中旬至9月初,华为手机大部分机型上涨了200元左右,甚至一天内价格接连上涨了两次,“上午是一个价,下午变成另一个价”。一位批发商在朋友圈中声明,“因行情变化大,手机询价只在10分钟内有效”。
 
 
华强北某批发市场的两份报价单显示,8月18日至9月9日,华为部分机型上涨200元左右。
供货渠道或也正在收紧。余承东在开发者大会上表示,华为过去一个季度国内市场份额占比超51%,但已出现缺货。一位专营华为的分销商提供的报价单显示,相较一周前,9月9日的报价单中除价格上涨外,缺货型号也大幅增加。
 
调整供货策略只能暂时维持供货,核心问题仍是华为能否应对即将到来的高端芯片断供危机。
 
“无论华为能否在9月15日后取得手机零部件,华为在手机市场的竞争力与市场份额均将受到负面影响。”通信行业分析师郭明錤在微信公众号“天风国际”发文指出,最好情况为华为市占份额降低,最坏情况为华为退出手机市场。
 
“芯片问题涉及到的技术非常复杂,华为在这方面困难一定有,毫无疑问”。9月10日,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在开发者大会上回应,“从芯片问题看,中国所有行业都应该清醒了吧?芯片问题给了企业反思,没有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这一判断,或也同样适用于被美国禁令“催生”的鸿蒙手机。芯片与操作系统均将大变,华为手机业务前路难关重重。
 
华为涨价:华强北电子市场报价一天内涨两次,销量遇冷
 
挤在华强北电子市场的一处档口前,背包客李明扒拉下当天的报价单,立刻意识到华为手机还在涨价。有客户托他购买一款华为手机,要货20件(20部手机),这已是近期不常见的大单。他猜测,客户看中华为手机进货价格连日上涨的势头,打算囤货,等待价格更高时再出售。
 
华强北电子市场至今仍是电子零售商们主要的进货源头之一,档口密密匝匝,还穿梭着无数像李明这样的背包客,价格牵动着这里每个人最敏感的神经。
 
听到华为手机的最新报价,又一位顾客取消了定好的买卖。李明没忍住,把退单的聊天记录发在了朋友圈,夹在付款和好评的截图堆里。他抱怨了一句,“天天涨价”。
 
 
一位手机零售店主在朋友圈中表示,华为手机进价上涨,“一天两三个价格”。
官方渠道价格稳定,批发市场和渠道商手里的华为手机最近价格涨得反常。李明注意到,自8月中旬,报价单上的华为手机开始小幅上涨,多是二三十元,等到8月底,进货价一路走高,大部分机型涨幅约200元,高端机Mate 30 RS保时捷售价超过13400元,相较此前上涨约3000元。李明被退单的这款手机在半个月内涨了255元,进货价3780元,加上他的酬劳和邮费,已与官网价格相差不多。
 
频繁变动的报价,“黄”了背包客们不少买卖。“昨天和顾客谈好价格、下了单,今天跑到市场拿货发现又涨价了,要多付钱,客户也不太愿意,不加钱自己就白干了。”一有消息提醒,王强就赶紧翻出手机,“有时候,一天能连涨两次价,这谁受得了。”原本他每天能售出10台左右华为手机,最近一周,生意冷清,运气好的时候也至多卖出2台。
 
依靠渠道商、批发市场进货的手机零售商,也感受到了华为手机的热度。一位手机零售店主做了十多年生意,很少遇上这种情形:已上市的手机,通常价格将持续下跌,华为手机反倒涨了。她进货时,部分机型价格上涨约500元,甚至一天连涨几次。其报价单显示,目前价格渐趋稳定,9月9日与8日的价格基本相当。
 
在她店里,华为手机售价通常较官网、专卖店便宜500元左右,是对顾客最大的吸引力,如今“不敢喊这话了”。热门机型Mate30 5G官网售价为4499元,她报价4350元,还需加上50元利润,只较官网优惠99元。她只能在短视频里更加卖力地吆喝。
 
缺货问题开始显现。9月,一位专营华为品牌的手机店主的报价单上,热门机型Mate30 5G、nova 7 5G等经常缺货,他解释称,最近不好拿货。据AI财经社报道,一名渠道商表示,华为以往都可按需拿货,要多少有多少,而近期的供货数量减少了30%至40%。某经销商认为,为应对芯片断供危机,华为在有意识地维持最低供应,把生命线拉长,保持品牌热度。
 
 
一位手机店主的报价单显示,华为部分热门机型为缺货状态。
华为官方线上渠道未出现大规模缺货现象。在华为官方商城,多数机型均有现货,天猫旗舰店中,Mate 30 5G及Mate30 Pro 5G存在部分缺货,其余搭载麒麟990芯片的机型现货相对充足。
 
华强北电子市场的背包客们也没感觉到进货变得困难。档口拿货仍旧顺利,让他们苦恼的是,涨价后的华为新机生意冷清,他们得去寻找新的机会,李明打算多去议价弹性更大的二手机市场碰碰运气,王强的朋友圈里苹果电子产品们开始刷屏。
 
囤货:有人囤1000万元华为手机坐等涨价,小米等品牌开始抢位
 
有人在华为手机这场突然的涨价中嗅到商机,重仓进场。批发商张军在视频中分享了一则信息:8月中旬,华为手机露出涨价苗头,有“大佬”囤了约1000万元的手机,预计两个星期,可赚300万元。有同行囤了近20万元的手机,告诉他消息,他没敢投入太多,购入了十几部。“人家有眼光,也有资金。”他遗憾,自己属于小散户,胆子小也没有足够资金,“赚个几千元已经很高兴了。”
 
不信的人居多。有人评论,如今没有某个品牌的手机不可替代,一家涨价太多,消费者自然选择另外一家,“囤货等涨价,只能等着砸手里”,另一位网友回复,“本来打算买华为,发现涨了200元,于是放弃了。”
 
“一部手机赚得不多,可是薄利多销啊。”张军告诉《凤凰WEEKLY财经》,“批发商一般出货给档口,基本不愁销路,关键是价格,能不能在合适的价位把囤货卖出去。”他也遇过囤货反倒赔钱的时候,挣这个钱讲究“资金能扛住,还要有眼光”。
 
另一位手机店主在8月底进货时,相熟的批发商劝他囤些华为手机,“最近只会涨、不会跌”,他动心了,购买了10部价格位于中端的华为手机,卖出后每部多挣了100多元。
 
但少有个体手机店主敢冒风险。华为手机开始涨价后,基本没有个体店主找王强从华强北电子市场囤货,“手机又不是股票、黄金,零售店主们大多是跟着炒气氛,并不会囤货,否则卖不出去还是亏钱。”他也并未遇到哪怕加价、一心只要华为手机的顾客,价格高了,顾客便会选择其他品牌。
 
小米、OPPO和vivo因而获利。一位手机店主表示,华为手机涨价后,购买小米等品牌的顾客变多,他解释说,华为与小米等同是国产品牌,部分机型价格相当,互为替代品。他在带货时,如果感觉到顾客对价格敏感,就会主动介绍其他品牌的手机,“越涨价越买,没有必要”。一位分销商表示,华为手机连续涨价,也引发小米手机升温,部分机型上涨几十至一百元。
 
通信行业分析师郭明錤在微信公众号“天风国际”发文指出,无论华为能否在9月15日后取得手机零部件,华为在手机市场的竞争力与市占份额均将受到负面影响,而Apple、OPPO、vivo与小米长期可望提升市占份额。投行机构浦银国际分析称,若极端情况下,华为完全无法出货智能手机,小米等中国品牌将拿下其70%的市场。
 
竞争对手们已开始行动。据36氪报道,OPPO近日向供应链追加订单,大幅度增加产量,全年生产量或将达到1.7亿台。市场研究机构IDC的数据显示,OPPO自2017年以来的出货量分别为1.12亿、1.13亿及1.14亿台。这次加单,或将是为抢占华为手机的市场空缺。
 
9.14芯片断供“大限”已至,或联合欧洲企业建立“去美化”产业链
 
“麒麟绝唱”成为外界对尚未面市的华为Mate40系列最大的期待。余承东在8月7日举行的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上表示,今年秋季上市的Mate40,搭载麒麟9000芯片,可能将是最后一代华为高端芯片,芯片代工企业台积电在9月14日后将不再向华为供货。
 
 
台积电之所以断供华为芯片,是缘于美国商务部5月15日发布的针对华为的制裁规定,该规定直接切断了华为自研芯片的制造渠道。规定要求,如果一款芯片由华为及其旗下海思设计,过程中使用了美国政府管控的软件或设备,即使整个生产过程发生在美国之外,相关企业在向华为交付芯片前,也需向美国商务部申请许可。该规定的缓冲期为120天,至9月15日实行。
 
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在7月16日的台积电法人说明会上表示,5月15日后没有再接受华为的新订单,现阶段也没有计划在9月14日之后向华为供货。
 
8月17日,美国商务部进一步扩大对华为芯片供应链的限制,华为作为买方、中间收货人、最终收货人或最终客户参与相关交易,除获得许可外,均被禁止。此外,所有使用美国基础技术和软件的公司都受到禁令限制,这意味着,即使华为放弃自研芯片,选择向第三方芯片设计企业购买通用品,若使用美国基础技术和软件,也需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美方的禁令既包括芯片的技术和设备,也包含手机操作系统等软件。
 
华为手机业务的巨大体量,是其推出鸿蒙系统的主要底气。余承东表示,2020年上半年华为手机全球发货量为1.05亿部,“最近一个季度,在全球和国内市场都实现了第一”,其中国内市场份额超过51%。研究机构IDC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华为智能手机出货2.4亿部,为全球第二。
 
 
市场研究机构IDC数据显示,2019年去年,华为手机出货量为全球第二,出货2.4亿台。
受美国商务部制裁影响,华为手机的操作系统面临多重风险。谷歌母公司Alphabet在2019年5月发布声明称,按美商务部要求,将停止与华为相关的业务和服务,仅允许华为使用公开、开源版本的安卓系统。华为、小米、OPPO和vivo等采用的系统均基于原安卓系统重新开发,这意味着华为手机可能面临服务落后、体验下降甚至安全问题。
 
“鸿蒙系统目前已能达到安卓系统70%至80%的水平。”余承东日前在媒体报道中表示。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副总裁杨海松在开发者大会上透露,鸿蒙团队的内部目标是,在一年之内,使华为搭载鸿蒙系统的自有设备装机量超过1亿台,搭载鸿蒙的第三方设备装机量也超过1亿台。
 
禁令一出,部分对华为手机未来市场的判断变得悲观。通信行业独立分析师黄海峰在媒体报道中表示,华为“最后一代”高端芯片麒麟9000的备货量在1000万片左右,或将支撑半年,备货用完后,华为高端手机业务很快将遇到巨大挑战。分析师郭明錤预测,最好情况是华为市占份额降低,最坏情况为华为退出手机市场。
 
为应对芯片“断供”危机,华为作出多项积极尝试。浦银国际在研报中指出,渠道调研显示,华为已下单芯片制造企业联发科购买芯片,芯片库存足够满足今年国内市场的新机发布和出货,整体市场短期风险有限。此前有消息称,华为向联发科下单芯片1.2亿片。8月28日,联发科官方回应,目前已经依照规定向美方提出申请,静待美方审核中。
 
美国芯片巨头高通公司也有所动作。据路透社8月8日报道,高通正游说政府,呼吁取消该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的限制,更早时,华为与高通在7月30日签署长期专利许可协议。中金公司在8月2日的研报中评论称,高通与华为达成的专利和解,为未来华为手机采购高通芯片打开了一条路。
 
“美国商务部的禁令并非是‘铁板一块’,彻底切断了华为采购芯片的途径,操作上仍留有弹性。”华为研究专家、《华为国际化》作者周锡冰分析称,通过高通、联发科向美商务部申请,华为有很大可能获允购买芯片,加上其此前的芯片库存,中低端手机基本不受影响,高端手机的销售规模或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但基本不会导致退出高端机业务。
 
但华为手机业务仍无法避免损伤。他表示,9月15日后,在美国对华为新一轮制裁下,华为或可向联发科、高通购买通用芯片,但相较华为自研的麒麟芯片,通用芯片无法满足其个性化要求,势必要牺牲部分性能,“卖给小米的是这个芯片,卖给华为的也是同一个”。此外,华为也将在采购芯片的议价中处于弱势,或将面临成本上升的风险。
 
尽快打造可自控的芯片供应链或已成为华为不得不做的选择。“美国对华为的打压或将加剧,长远来看,华为需要建立一条‘去美国化’的芯片供应链,否则脖子永远捏在别人手里。”据周锡冰了解,华为已在投入相关项目。他认为,综合国内外芯片企业情况,华为或将与欧洲企业合作完成“去美化”产业链,预计乐观情况1至2年内可完成搭建,突破重围。
 
华为手机面临难关,鸿蒙系统的考验也不只是手机业务规模缩小。华为消费者业务全球生态发展部总裁汪严旻在9月10日表示,目前谷歌、苹果的双寡头垄断机制对产业链各环节并不是非常好的事情,“是时候需要一个挑战者去建立一种新的生态”,华为的长期目标是希望能够“三分天下有其一,做到跟其他两个应用生态相当的水平”。
 
但建立手机操作系统是一项“生态工程”,需要众多App开发者的配合,如果主流App无法适配,消费者也不愿买单。在华为手机芯片受限、市占份额或将下降的前提下,应用厂商是否有足够的跟进意愿尚不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