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在美国的第三条路浮现
英伟达鲸吞ARM,中国为何该担心
京东白条不只是金融机构的朋友
王府井狗不理不再是“狗不理”
金控监管新规之下:配套细则在路

英伟达鲸吞ARM,中国为何该担心

2020-09-15 14:15 主页 来源:未知
英伟达鲸吞ARM,中国为何该担心

软银的败笔,英伟达的必争之物

”对于软银来说,这是一笔失败的投资。”9月14日,一位接近Arm的资深人士对AI财经社说。

今日一早,芯片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收购案即将诞生。英伟达发布声明表示,将斥资400亿美元收购Arm,包括215亿美元的股票、120亿美元现金,其中包括签约时即刻支付的20亿美元。而如果Arm未来业绩达到特定目标,软银还可能获得额外的50亿美元现金或股票。此外,Arm员工还将获得15亿美元的英伟达股票。交易完成后,软银预计将保留Arm不到10%的股份。

图/视觉中国

虽然四年前,软银以320亿美元入手Arm,如今又以400亿美元出售,看似赚了25%。但这位人士分析:“考虑到交易成本,包括律师费、贷款利息等,四年只赚25%是亏本的生意。”他进而打比方称,如果软银当初拿320亿美元,一半买英伟达股票,一半买苹果股票,四年下来也比买Arm赚的要多。”

软银这次是不得不卖。因为之前投资失败,软银急需资金回血。此外,Arm这四年的增长速度,令孙正义感到失望。

英伟达为何需要Arm?一位接近英伟达的行业资深人士告诉AI财经社:“为了补齐CPU。”在未来的计算世界里,CPU是基座,GPU是加速,Infiniband是高速互联。想要在未来计算占据主流位置,必须是上述技术的“三项全能。”

目前,英特尔和AMD都兼具CPU、GPU和高速互联,唯有英伟达缺了CPU。前述人士表示,美国当下的两台超算,采用的是IBM Power+英伟达GPU。但下一代美国E级超算,英伟达一台都没拿到。拿到订单的是“三项全能”的Intel和AMD,其中Intel拿到一台,AMD拿到两台。

E级超算是指每秒可进行百亿次数学运算的超级计算机,被认为是超算“下一顶皇冠”。2019年3月,美国开始建设第一台E级超算,英特尔击败英伟达成为处理器供应商。

“CPU是英伟达的心头之恨。”接近英伟达的资深人士说,因此,英伟达对Arm志在必得。

如果英伟达能够买下Arm,就意味着“从移动、边缘再到数据中心,英伟达将成为真正的全栈计算厂了。”

实际上,英伟达也一直在补齐这三项全能。今年4月,在获得中国政府批准后,英伟达宣布完成对以色列芯片制造商迈络思(Mellanox Technologies)高达70亿美元收购。Mellanox占据了70%高性能计算的InfiniBand市场,是该领域绝对的老大。

图/视觉中国

一位前英伟达人士对AI财经社透露,当时谈判桌上不止英伟达,还有英特尔等公司,黄仁勋是最有诚意和魄力的那个,没有用股权而是直接打了70亿美元现金过去。那段时间英伟达市值狂跌,之前盲目造了很多芯片,导致几个季度都清不了库存,70亿美元几乎是当时公司账上所有的现金。这一大胆决定当时在公司内部引发了比较大的争议。

幸好黄仁勋最后赌对了。最新的季度财报,英伟达的数据中心业务首次超过传统游戏业务,其中Mellanox贡献了约14%的总收入和超过30%的数据中心收入。全球超算 TOP500 中,前10名中有8家用的都是英伟达的GPU。如果再能拥有Arm,英伟达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了。

“将英伟达的AI技术能力和Arm CPU的广阔生态系统结合起来,我们可以将计算从云、智能手机、PC、自动驾驶和机器人技术推进到边缘物联网,并将AI计算扩展到全球每一个角落。“英伟达创始人兼CEO黄仁勋说。

2016年,英伟达市值曾与Arm相当,但是四年后,这家GPU巨头市值已经不断飙升,今年7月,英伟达市值刚超过英特尔,2个月后已经是英特尔的1.5倍,目前市值已经达到到3002亿美元。手头有钱,正是买买买的好时候。

这桩交易发生在恰好的时间点上

这样一个有史以来的大交易,可以说是发生在恰好的时间点上。一个急于买,一个又急于脱手。

2016年,因为看好物联网行业概念,软银以320亿美元收购Arm,并计划让这家公司在2023年重新上市。“我把Arm视为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交易。”孙正义当时说。当时市场上的论调是,全球将进入物物相连的时代。

Arm是全球最大的IP技术授权厂商,提供芯片搭建过程中所需的“核心组件”。由于Arm架构的低功耗优势,其在移动设备上占据绝对垄断地位。我们每天用的手机中,大脑都来自Arm。华为的麒麟芯片、高通的骁龙芯片,都基于Arm设计。按照软银之前的数据,Arm在智能手机上的份额大于99%、车载信息设备大于95%、可穿戴设备大于90%。

图/视觉中国

然而过去四年,Arm并不如孙正义想象中那么赚钱。软银集团财报披露,Arm在2017年-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18.31亿美元、18.36亿美元和18.98亿美元,增长微乎其微。

Arm收入包括前期授权费(license)和版税(royalty),其中版税是按照使用Arm的芯片的出货量,按比例抽成。

有行业人士给AI财经社算了一笔账,去年全球卖出了6.4亿个使用Arm 的CPU,平均一个CPU向Arm交16美分版税。如果不考虑上市和出售,软银当年掏的320亿美元,估计要60-100年才能收回来。

而且,随着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增长放缓,Arm主营业务的增长出现下降。而Arm在新兴汽车及物联网市场上研发投入过高,还导致其利润率下降。

图/2015~2019 年 Arm 研发支出金额变化(单位:百万美元)

软银也许嫌弃Arm的商业模式来钱太慢,曾提出要求,让Arm将未来的版税费用翻四倍,否则就提高授权费用。但Arm的客户对此强烈反对。

Arm慢于预期的速度,磨光了软银及其股东的耐心。由于前期Uber和Wework的投资滑铁卢,软银在今年首次出现了亏损。为了给股东一个交代,孙正义正在靠疯狂甩卖资产回血。

此外,Arm中国今年也发生变故,让孙正义在Arm的这桩买卖雪上加霜。2018年Arm中国成立时,本来已经制定了2021年底在中国上市的目标。

根据当时曝光的融资路演PPT,2022年孙正义投资退出时,即便是保守100倍PE估值,投资收益率也高达867%。但没想到,几年后Arm中国却发生了意外,其CEO吴雄昂想要自立门户,在今年上半年上演了Arm中国换帅门、公章门事件。

AI财经社从知情人士处得知,吴雄昂可能将于9月底正式离开Arm中国。这段风波也将告一段落。

而此次英伟达乐意花大价钱收购Arm,还有一个关键的因素,是Arm芯片在数据中心市场的崛起,配合了英伟达的愿景。

此前多年,英特尔x86架构驰骋全球90%以上服务器市场和云计算市场,虽然高通、Facebook等巨头开发基于Arm的服务器芯片,但最后不是团队解散,就是没有取得大突破,导致Arm仍然在手机市场打转。但如今,华为在2019年发布了基于Arm的服务器芯片鲲鹏920,国产芯片公司飞腾也推出了基于Arm的服务器芯片,全球云计算老大亚马逊也发布了基于Arm架构的Graviton2服务器芯片......一直强攻服务器、云计算市场而不得的Arm,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

英伟达此时收购,也是乘上了风口,顺势而为。

黄仁勋在今早提到,英伟达可能自己推出基于Arm的服务器芯片。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收购并不包含原来Arm旗下的物联网业务。今年7月,Arm进行重组,旗下两大物联网服务业务(IoT平台和Treasure Data)转移到软银集团的其他公司。

业内分析,Arm在最近几年才进入物联网等领域,步入正轨还需要时间。一位行业人士指出,这并不属于Arm的硬核业务,也与英伟达的产品线南辕北辙,所以并没入黄仁勋的法眼。而且,剥离出去,可以避免和当初320亿美元的直接收购价做对标。

制约中国的另一张牌

不过,让外界担心的是,Arm本是一个中立的芯片企业,一旦被英伟达收入囊中,怎么能保持其中立性?特别是变成一家美国公司后,原本是英国国籍的Arm,是否会成为美国制约中国的下一张牌?

对于前者,Arm的联合创始人赫尔曼·豪瑟(Hermann Hauser)曾公开反对将Arm出售给英伟达,称这对Arm而言是一场“灾难”。“如果它成为英伟达的一部分,很多授权公司都是英伟达的竞争对手,显然他们会寻找Arm的替代产品。”他更希望看到Arm在伦敦或者纽交所上市。

图/视觉中国(英伟达CEO黄仁勋)

“英伟达正在为这项收购花费大量资金,没有理由做任何会损失客户的事情。”黄仁勋本人一再保证,他喜欢Arm的商业模式,并希望扩大其广泛的客户群体。在公告中,英伟达也承诺Arm将继续运营其开放许可模式,同时保持全球客户中立性,称这是其成功的基础。

但接近Arm的资深人士认为,如何对Arm的其他客户,比如高通、三星保持中立性是一个挑战。现在只是许诺,是不是可以做到,还需要时间。

此外,华为在中美贸易战中被全面封杀的遭遇,让这种纸面上的中立性显得不堪一击,再漂亮的商业承诺也都存在变数。

“Arm现在无法保持绝对的中立,被美资收购一定只会让中立性更低,对中国企业确实不算个好消息。“一位前英伟达人士分析。

“如果成交了,对中国总的而言弊多于利。”一位国内IP行业人士也对AI财经社表示。

不过,这场交易能否顺利走到终点,还需要经过中国、美国、欧盟和英国的批准,预计监管审批可能需要 18 个月的时间。

英国工党之前明确提出反对,认为Arm收购案可能导致英国最具创新力之一的科技企业被海外资本掠夺,工作岗位流失。“科技领域的一个发展趋势就是寡头控制,政府必须对此更加警惕。”英国工党领袖爱德华·米利班德(Ed Miliband)表示。

为表诚意,英伟达承诺会保留Arm的品牌名称,并扩张其英国总部,允许Arm继续在英国进行知识产权注册服务。不知这些条件能否赢得英国政府的芳心。

此外,在中国这个全球最重要的Arm芯片市场,Arm的客户们更有理由担心。

在Arm之前,2018年高通曾计划以44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结果被中国否决。高通最后只能支付恩智浦20亿美元的分手费。

“当初英伟达收购Mellanox时,也是花了一年多才获得中国的许可。“前述人士表示,“我猜英伟达就是在赌局势会不会更紧张,可以一年内搞定英国、美国和欧盟另外三方的许可,等最后局势稳定了再去走中国流程。”

针对中国的情况,黄仁勋表示,对于得到中国监管机构批准有信心,也有办法解决中国合资企业的管理问题,情况“在控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