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昏侯古墓,出土文物改变专家认
开放潮流下的农金谋变之路
赴山东等地持续开展明查暗访
赴山东等地持续开展明查暗访
山东前8个月各项贷款增长迅速

开放潮流下的农金谋变之路

2020-10-07 10:31 主页 来源:未知
开放潮流下的农金谋变之路



以下为全文:
 
从2018年银行业金融机构迎来开放银行元年,到2020年相关监管政策与法规的频频出台,短短两年时间,开放银行在国内市场主导的模式下热潮迭起。开放银行的新价值主张为银行业的变革拉开帷幕,数据的开放共享有望重塑银行业发展新格局。
 
然而,千万不要以为“高大上”的开放银行是城市金 融或个别银行的“热闹”,广袤的农金大地上,乘着开放银行的浪潮,看似平静的农村金融正在金融科技的助力下暗流涌动。
 
无感“入侵”,农金开放银行“暗战”正酣“
 
金融服务无处不在,就是不在银行网点。”这句话正在开放银行无感无界的金融服务发展中成为现实。最近蚂蚁集团拟A+H同步上市,估值2000亿美元的消息刷爆金融圈,其依托开放银行模式在农村的布局引起农金人的广泛关注。
 
农村金融市场被业界称为中国金融覆盖的“半荒 地”。阿里早在2014年就慧眼锁定了农村金融这块巨大的“蛋糕”。从2014年阿里“县长大会”“千县万村”计划 到蚂蚁金服成立伊始就确定的平台、农村和国际化三大战略,再到战略投资中和农信,疫情期间的“无接触贷款助微计划”,农村业务自始至终都是蚂蚁集团的重要战略选项。2020年6月,号称开放银行破局者、致力为全球开放银行提供中国样本的网商银行(蚂蚁集团是其最大股东)发布代号为“1234”的四大新目标,将目光瞄准供应链和农村金融两大“蓝海”。其中,“1”指五年内用供应链金融方式服务1000万小微企业,“2”指和2000个涉农县区达成战略合作,实现贷款村村通。网商银行行长金晓龙今年6月底曾公开表示,农村金融仍有大量市场未被开拓,70%的农 户金融需求未被满足。目前,网商银行与600多个县域政府达成战略合作,智慧县域上线时间超过10个月的县域,其 放款人数、放款金额等相比上线前均有100%以上的增长。
 
除了“蚂蚁”前来“撼大树”,京东金融、农业银行、邮储银行、微众银行等也陆续布局农村开放银行。京东2015年就已拿下小贷、保理、基金销售、支付结算等多张金融牌照,京东农村金融在2016年成立一周年之际就 宣布已经在1500个县、30万个行政村开展各类农村金融业 务。近几年,有了京东数科的助力,京东农村金融的开放银行生态步入新轨道。而以农村金融为重要战场的农业银行、邮储银行也通过开放银行平台,在疫情后农村金融客户“零接触”金融意识觉醒的时代,有效填补线下网点不足的劣势,抢夺农金开放银行新战场。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在互联网金融机构、大型商业银行、民营银行的主动入局下,农信之外的金融机构借力开放银行似乎已找到一条暗线,静水深流下的宁静正在被打破,一场并非直接短兵相接但又影响深远的 “暗战”已经开始。开放银行为互联网金融机构以及在网点上存有劣势的传统银行打开农村金融市场提供了新契机。
 
开放银行何以成为“助攻”农金的新火种
 
为何农信之外的金融机构可以借助开放银行点燃农村金融的新火种?要弄清楚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白开放银行开放什么,向谁开放,为何开放。
 
关于开放银行的定义,目前学界业界尚未形成统一的 界定,但都强调依托API、SDK或H5等技术将金融服务能 力开放给合作伙伴,实现银行与场景的无缝衔接,建设跨 界融合、共享共赢的生态圈,让客户享有更易触达、更加 便捷、无感无界的金融体验。
 
通过开放银行的内涵概括和举例,就目前开放银行在 国内的发展阶段和现实情况,我们可以简单而清晰地勾勒 出开放银行的基本逻辑和内容。
 
开放什么?现阶段,我国的开放银行并未涉及基础核 心数据的开放,主要开放的是支付、贷款、理财等金融产 品和服务及经过加工封装的数据等。
 
向谁开放?主要开放给银行的合作商,例如电商平 台、产业链融资平台等互联网场景平台以及政府、企事业 单位、垂直行业企业、金融科技公司等第三方合作伙伴。
 
为何开放?促进银行走向开放的最大驱动因素是流量 获客以及银行业的数字化转型趋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不开放就意味着“坐以待毙”。
 
清楚了开放银行的核心“三问”,我们再来分析农村 金融开放银行为何可能产生“导火索”效应。
 
政策“忽如一夜春风来”。与国外监管推动相比,国 内以市场为主导的开放银行正如火如荼,市场热潮推动政 策与监管做出快速反应。2020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商业银行应用程序接口安全管理规范》《个人金融信息 保护技术规范》;7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草案)》公开征求意见,《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 法》正式出炉,监管下的数据治理和“百行征信”等市场化征信探索也已启程。由此看来,开放银行最核心的问 题--数据开放并非只是“纸上谈兵”,市场和政策已初步绽放喜人的春光。
 
疫情催化开放银行加速前进。疫情期间,监管部门鼓励银行为客户提供“非接触式”在家金融服务,线上金 融需求大幅攀升。尤其是疫情对于农村客户金融需求和认知的变革,为开放银行的发展提供了极为有利的生长土壤。2020年上半年,安徽省银行业金融机构线上贷款余额 1849.58亿元,同比增长123.51%。据某省联社数据显示,2020年6月末,全省农商银行各项存款增幅9.1%,但线下吸 储增幅下降16%;互金客户线上交易增幅41%,线下交易量 却同比下降近40%。疫情期间,湖北三峡农商银行2万多客户通过线上平台申请“三峡云e贷”,8000人成功获得4亿元授信。
 
农信机构网点优势将被数字化技术削弱。网商银行五 年服务2900万小微经营者,其中80%的小微经营者此前从未 获得银行经营性贷款,成为全球服务小微最多的银行。网 商银行农村金融部总经理彭博也曾表示,网商银行每笔线 上农村金融贷款的运营成本仅为2元钱左右。“开放银行对于开拓金融市场客户、降低运营成本的作用不可低估,习 惯于线下作战、依靠网点优势取胜的农信机构将面临巨大 挑战。”江西省联社信息科技部章伟在采访中表示。而随 着农业农村数字化以及农村新基建的发展,农村各类电商 平台、融资平台、产业链平台纷纷搭建,农业保险、土地 流转、种植情况等数据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缺乏抵押物 的问题,这也为开放银行在农村金融领域的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亲缘、地缘的熟人优势和当地品牌优势将可能被“无感化”埋没在场景背后。开放银行所开放的金融服务并非直接面对C端客户,而是通过开放给F端、G端或B端间接触达C端。间接触达可能带来一个问题,即银行品牌的无感化。“随着银行服务的无感化,银行品牌必然会走向无感化。然而,品牌影响力如果被稀释,淡化了近70年老百姓对农信机构的认可与信赖,如果再没有可以与其他金融机构相抗衡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我们又要如何去赢得客户呢?”安徽亳州药都农商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魏大鹏表示。开放银行从本质上来说是场景金融和平台经济深入发展的一种表现形式,也是金融科技和现代金融发展的必经阶段。魏大鹏认为,如果没有抓住开放银行所带来的金融数字化转型机会,农信机构将有可能丧失大片线上阵地,未来的损失或不可估量。
 
垦荒者姿态,一路荆棘一路拥抱“春光”
 
记者采访了浙江省联社、江西省联社、上海农商银行、重庆农商银行等近10家省级联社(农商银行)的相关负责人后发现,目前,农信机构的开放银行主要停留在支付、产品、服务的初始开放阶段,大多通过银行与场景的端口对接实现开放共享。
 
不炒概念,埋头苦干。虽然“开放银行”概念在国内已 足够火热,但农信系统几乎没有哪家机构进行炒作和宣传。记者采访调研发现,近年来,大多数农信机构一直在“默默”对接场景中构建起当地开放银行的一方生态。基于自身发展情况,目前农信机构开放银行采取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引进来”。基于“大平台+小法人”的特点,依托省 联社搭建手机银行、金融综合服务平台等,开放API接口给电商、政务等第三方合作伙伴,为个人客户提供“金融+生活”“金融+教育”“金融+政务”等各类服务,为企业客户 提供产、供、销等全链条的支付、信贷等金融服务。例如,浙江农信的“丰收互联”、安徽农信的“社区e银行”、四川农信的“蜀信e+”、江西农信的百福智慧银政服务平台等。二是“走出去”。采取合作参与的模式,寻求与自身服务相匹配的场景,与当地的电商平台、农资平台、供应链融资平台、教育平台等合作,在互联网场景平台中嵌入金融产品和服务。例如,江西南昌农商银行将金融服务嵌入当地教育部门的“智慧云”平台,湖北三峡农商银行将“三峡云e贷”嵌入当地“市民e家”App中。此外,农信机构深知自身金融科技能力不足,积极借助金融科技公司的力量,与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合作,通过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成立金融科技实验室,为融入开放银行生态夯实技术堡垒,通过科技能力的开放驱动业务、数据的开放。
 
最焦虑的“痛点”:风险开放。北京银保监局副局长 蒋平认为,开放银行这一新模式新业态加速了金融混业化、产品复杂化、运行“黑盒化”和接口业务市场化,呈现出风险敞口倍增、风险管控链条增长的问题,可能引发数据泄露风险、业务连续性风险以及合规风险、声誉风险等。对于农村金融机构来说,自身抗风险能力本来就弱,开放银行所带来的风险可能更加复杂。“当前,国内开放银行没有统一的开放标准和规范,相关法规制度和监管要求还在不断完善之中。先行者能够先吃到第一口蛋糕,但也容易把自己暴露在未知的风险边缘。”浙江临海农商银行科技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开放与保护之间本来就存在矛盾,强调风控的农信机构与强调客户体验的非金融服务商在构建开放银行生态的过程中,必须寻找体验与安全之间的平衡点。
 
最关键的变革:开放意识和组织架构变革。记者采访发 现,农信机构布局开放银行的意识并不强,中西部很多农信机构并不了解开放银行的概念,也并没有提前布局的意识。在组织架构上,当前农信机构的业务、风险、后台等部门相互独立,易形成银行内的“信息孤岛”。而开放银行要打破传统银行经营方式,要求银行IT、产品、运维、风控等不 同职能人员成为一条产品线上的同一团队,这需要农信机构改变原有信息不对称、沟通成本高的集中式组织架构,向更加扁平化的管理模式发展,形成敏捷、开放、互通的组织架构。
 
最核心的技术:数据开放难题有待破局。毋庸置疑,数 据开放是开放银行的核心。但对于农信机构来说,贸然开放数据可能引发的风险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业内不少专家认为,由于贷款条件等的限制,仅通过产品和服务的开放在场景中引流,客户流量在短期内便会触及“天花板”,没有对存量客户的数据挖掘,业务增量最终还是一个难题。“‘联邦学习’等技术的深度运用,解决了“信息孤岛”和数据隐私两大难题,使银行可以对外开放输出一系列决策数据流,在保护数据隐私的前提下实现对数据的最大化共享与利用。”新网银行行长江海在采访中提到的谷歌“联邦学习”模型以及该行的实践证明,破局数据开放这一核心难题的技术与实践正在路上。
 
面对当前并不完善的国内开放银行大环境和各参与方自 身的局限性,农信机构的开放银行刚刚迈出探索步伐,未来之路也将铺满荆棘。但我们也应看到,迎着市场与政策的东风,在新的安全风控技术之下,充分整合与利用金融科技公司等第三方的力量,农信机构在开放银行启航的春天里,依然可以把握机遇、趁势而上……
 
正如垦荒者一样,只要奋力斩断荆棘,前路或将一马平 川、大有可为。
 
备足余粮,直面开放潮流中的趋势与挑战
 
农信机构在开放银行潮流中仅是一艘艘小船,必然要在科技 、人 才 、产品、 服务等方 面弥补短板。同时,也需要敏捷反应 、抱团发展 、快速跟上、实现反超,在开放银行变局中守牢农村金融阵地。
 
 
 
在客户体验至上的趋势下,重构农信机构与客户之间的 关系。不同于传统金融机构规模为王的竞争模式,当银行接入互联网战场进入开放银行时代,需要比拼的不是关系、人脉,不是人熟、地熟的亲缘模式,而是客户体验。而客户体验本质上比拼的是科技实力、产品和服务能力。浦发银行行长潘卫东曾表示,本质上开放银行是重构银行与客户之间的关系,把银行与客户之间的联系从单点式的金融产品买卖关系转变为以客户为中心、由场景连接的价值网,赋能客户,成就每一个人。因此,对农信机构来说,必须改变传统的服务与竞争理念,输出专业、特色的金融产品设计能力和风控能力,在为用户提供极致体验的基础上形成用户、平台、产品、风控等多位一体的生态格局。
 
在场景为王的趋势下,整合优势打造独有竞争力。中国银行业协会金融标准委员会副主任仲泊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是大型商业银行、金融科技公司还是中小银行,单打独斗都无法适应未来开放银行场景为王的发展趋势,尤其是对于科技能力薄弱、流量不足的农村金融机构来说,抱团取暖、合作共赢已是时势使然。记者梳理发现,农信机构合作共建开放银行模式主要有三种:一是依托省联社大平台与科技公司合作搭建省内农信机构开放银行平台;二是依托行业联盟取长补短,以整体规模优势提高在开放银行中与合作商的议价能力;三是综合实力较强的农商银行可直接与开放银行其他参与方合作。“平台建设只是解决‘入口’、获客的问题,农商银行要获得持续的竞争能力,关键在于选择符合自己的合作场景进行赋能,与其和大型银行争夺大流量互联网平台的合作资源,不如积极拓展本地场景,定制适配当地特色的金融产品和服务,走差异化发展之路。”天津 滨海农商银行信息科技部总经理唐志刚在采访中如是说。因此,农信机构应发挥自身贴近市场的灵活性与敏捷性,依托“大平台+小法人”的强大实力与品牌影响力与其他开放银 行参与方进行议价,整合金融科技公司、互联网平台的优势以及自身在当地的优势资源,打造独具特色的市场竞争力。
 
在科技不断跨越升级的趋势下,做足数据资产储备。在开放银行背景下,数据是银行的灵魂,而真正的开放银行,触及的就是银行的灵魂:核心数据共享。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蔡凯龙认为,数据属于客户,而不 是银行。这是英国开放银行和欧盟新支付服务指令的一个非常强大的价值主张。尽管听起来很简单,但它足以改变银行和客户之间的“权力平衡”。目前,农信机构的开放银行还停留在早期阶段,较少涉及数据开放。然而,当真正的开放银行时代到来,如果客户可以把数据授权到任何他们认为有更好金融服务的地方,缺少比竞争对手更胜一筹的产品和服务,农信机构或将面临大量的客户流失。既然未来已来,农信机构就必须做好触动灵魂改革的各种准备,收集、储备、清理、更新用户的有效性、个性化数据,强化对个性化、定制化、创新型产品的重视,发挥好线下反哺线上的优势,依靠差异化、更懂“你”的金融科技型产品和服务让开放银行拥有可持续运营的动力和价值。
 
开放银行的倡导者认为,开放银行共享共赢的服务理 念与普惠金融、回归实体经济的时代需求高度重合,是传统银行新的黎明和曙光。然而,保守者认为,虽然开放银行在国内掀起热潮,但中国的银行没有特别强的动力主动开放核心金融数据,“联邦学习”所建立的虚拟模型可以保持数据本身不移动,也不会泄露用户隐私或影响数据规范,但其技术安全性还有待时间的检验。因此,中国开放银行的未来究竟有多远还有待观察。对于农信机构来说,在数字金融暗战焦灼的当下,开放银行或许能打开黎明之门,但也要清醒认知,开放银行只是服务用户模式的转变,并非万能之药。且行且思、备足“余粮”、打牢基础、守住底线,方能迎接开放银行的趋势与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