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赣江创新研究院揭牌成立
大数据如何解决基层“事多人少”
山东省累计开通5G基站5万个
南昌涂相玉:学有高新 拼争一流
中秋国庆小长假九江购销两旺

大数据如何解决基层“事多人少”治理难题

2020-10-10 19:48 主页 来源:未知
大数据如何解决基层“事多人少”治理难题

 ·大数据及相关技术展示了有效解决“事多人少”这一基层治理关键难题的潜力

    ·大数据将第一、第二、第三产业融合起来,将引发各个行业发展逻辑的深度变革

    ·企业、行业、政府治理的大数据化,将融治理与发展为一体,构成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病死畜禽百分之百集中处理、用药规范、粪污处理得好、养殖水平高,就能获得无抵押信用贷款;一个普通乡镇兽医的日常监管行为就能创造数字财富;一个部门日常的工作信息,成为另一部门的宝贵资源。

  在山东威海,畜牧主管部门、中华联合保险公司、无害化处理厂、养殖户共同建立起保处联动机制,以技术手段跟踪覆盖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全过程,共享大数据平台信息,同步完成养殖保险、畜牧监管两个任务,形成了“业户参与、部门监管、保险联动、专业处理”四位一体的保处联动新模式。这一平台还进一步将大数据应用于信用体系建设,支撑起银行养殖业信贷服务。在各方工作量不增加,成本不增加的情况下,各自的收益明显增加。

  将日常工作转化为一套数据,多个部门共同维护,共同享用,各部门的不同目标都能达到,互为支撑,高效合作,最终实现产业、行业、监管共赢,发展与治理的潜力得到充分挖掘。

  曾经“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

  8月20日,在家吃完晚饭后,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宋村镇畜牧兽医站工作人员初元芳拿起手机,打开APP,进入畜禽无害化处理监管平台系统,点击病死猪图片,仔细查看是否有异常,然后处理单证,审核,提交。完成此次工作全程用时不到一分钟,和每次用时差不多。

  而在2017年之前,这些工作需要她去养殖场现场查看监督,耗尽了她的精力和时间。

  初元芳和其他三位兽医一起,负责宋村镇52个村畜牧养殖监管与服务。宋村镇的养殖业在山东排名中游,几乎每村都有养殖户,以往就畜禽无害化处理这一件事,“像个陀螺一样,一天到晚跑村,根本停不下来。”初元芳说。

  威海市畜牧业发展中心副主任刘永建说:“一般而言,养殖场的猪死亡率在10%左右。养殖户越多、养殖量越大,畜禽死亡量也越大。”

  养殖户的畜禽死亡后要无害化处理。因为死亡畜禽可能传播疾病、污染环境,甚至走上餐桌。2017年之前,无害化处理多采用挖坑深埋、焚烧或自然生物分解等方法。

  初元芳当初的工作内容之一,是现场监督养殖户深埋,有时还要帮养殖户一起挖坑。养殖户对这事缺少积极性。文登区侯家镇畜牧兽医站站长王忠杰说:“小猪挖个小坑还好一些,遇到大猪死了,特别冬天的时候,天冷地硬,谁愿意花一个小时挖坑?往往埋的深度不够要求的1米。”埋得不深,死猪还会被狗刨出来。

  此外,死猪大小外观要查看、长度要测量,养殖户还要和病死猪一起拍照证明,常常一上午只能处理两家。如果养殖户买了保险,埋猪前还要等保险公司的人来现场勘验,时间更不好说。

  为提高效率,宋村镇的兽医们都买了摩托车。无论刮风下雨,初元芳他们都要在各个养殖户间奔行不停。雨天道路泥泞的时候,不知摔过多少跤。常常,这个养殖户的病死猪还没处理完,下一个养殖户的电话已在催促。初元芳每天马不停蹄地往村里跑,顾不上节假日和午饭。

  “畜禽死亡可不按照你的节假日来。健康的猪跳槽跑到其他猪栏里、母猪翻身、通风不畅等等,畜禽死亡原因多种多样。”她说。

  夏天气温高,病死猪不及时深埋就容易臭,养殖户不高兴,还会投诉她。

  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是业内早有的要求。2013年长江大量漂浮死猪事件后,国家提高了标准,要求对“所有”病死畜禽进行无害化处理,“所有”成为压在兽医们头上的一座大山。宋村镇4位包片兽医光这一项工作,“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初元芳说。

  宋村镇畜牧兽医站一间屋子满满堆着各种档案,涉及养殖场废弃物综合利用、质量安全监管、非洲猪瘟排查、畜牧投入品使用等畜牧兽医日常监管工作。初元芳说:“不是我们要搞形式主义,那时候光无害化处理这一件事都忙不完,其他的监管、防疫等工作只能填表应付,或者连填表也先放一放。”

  在威海,有317人从事乡镇畜牧兽医工作,管理着3600多家养殖户,每年出栏生猪100万头上下。

  畜牧部门人手相对还算充裕,每个乡镇兽医站平均4人左右。而威海市农口其他七站八所中的农技站、农机站、水利站、果树站、蔬菜站,现在都合并为农业综合服务站,每个乡镇也是4人左右,遇事捉襟见肘。

  上面千根线,底下一根针。乡镇人少事多,治理要求不断提高,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