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万余户农村存量危房完成改造
万安县养殖户何去何从
接入中国移动“5G﹢北斗高精定位
召开巡视整改专题民主生活会
重阳节江西多地主官慰问老年人

万安县养殖户何去何从

2020-10-29 14:00 主页 来源:未知
万安县养殖户何去何从


10月的清晨6点,天刚蒙蒙亮。家住江西省吉安市万安县竹园村的唐九寿喝了口水走出房门,院子里停放的摩托车轮胎上还粘着前一天下乡的泥,他戴上红色头盔,一脚迈上了摩托车,开往一百公里外的村庄,挨家挨户推销“家禽”。
今年46岁的唐九寿很久没有如此为生计奔波过了。尽管他是当地贫困户,妻子没有工作,膝下还有四个孩子需要抚养,但此前的五年,以养果子狸为生的他,从没为生活担忧过。


▲江西万安原本是“中国果子狸养殖之乡”
日前,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在官网发布《关于规范禁食野生动物分类管理范围的通知》,对包括竹鼠、果子狸、刺猬、中华蟾蜍在内的64种在养禁食野生动物明确了分类管理范围,并要求积极引导竹鼠、果子狸、豪猪、狍等有关养殖户在2020年12月底前停止养殖活动。
8个月前,有着“中国果子狸养殖之乡”称号的江西万安,就因疫情下的“禁野令”处于尴尬两难境地,禁养、放生、赔偿、转型……一个个接踵而至的问题让养殖大户和贫困户们措手不及。
八个月过去了,有人转型做普通家禽养殖,有人还在为重新创业发愁,“禁野”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
刚扩规模
“贫困户能挣这么多钱不容易”
一只果子狸,一天只需喂一次,每天的饲养成本约1元钱,以8个月出栏期计算,成本总共只需240元左右。然而这些可长到10至12斤的出栏果子狸,每斤市场价格可达120至160元左右,按10斤算,卖出一只果子狸的纯利润约1000元。
早年间,万安县政府以及上百家农户,正是看中了果子狸养殖产业劳动强度小、产业效益高、养殖技术比较简单、生产周期较短的多项优势,由万安县百嘉镇的果子狸养殖合作社牵头,带领当地村民特别是贫困户,大力发展该产业,农户养好的果子狸再由合作社收购,价格达到200元每公斤。
唐九寿就是该合作社成员之一。2015年,在政府扶持下,唐九寿得到一组政府发放的果子狸种苗,一公两母。随后政府组织贫困户到果子狸基地实地参观,让他进一步了解基地的实力和果子狸的养殖方法,第二年,他又买了六只,直到现在他已经有了二十余只果子狸。


▲原本的狸舍
养殖是门学问。果子狸为毛皮动物,怕高温、高湿,要保持狸舍干燥、清洁,通风良好,以减少疾病的发生。果子狸对饲养及饲喂方式有固定的习惯,也不能随便更换日粮成分、喂饲时间和饲喂方法。
起初,很多村民因为是第一次接触果子狸,不够上心,然而,果子狸属杂食性动物,在喂养方面有讲究,如果一次喂得多了,它会腹泻,不少人种苗拿回去没多久就死掉了。唐九寿自幼喜欢小动物,所以对果子狸十分有耐心,他严格按照培训上要求的日粮搭配,泡发膨化饲料,每天规律地定量饲喂,一天一顿,很快便上手。
“特别是在产仔期间,如果惊扰到果子狸,它会咬死自己的幼仔甚至吞食,但是母狸分娩后饲喂肉、鱼的比例应增加,每日可增到3两,水果可增至4两,有时候还要喂牛乳,我都是傍晚悄悄地去加饲料。”唐九寿说道。
去年,唐九寿下定决心,扩建了规模,在院子里修了三栋养殖场舍,每栋30间,其中两栋里的九十几只是政府交由代养,他参与分红。


▲唐九寿家原本的三间果子狸场舍
红星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由于果子狸是夜行动物,为满足其夜间活动的需要,果子狸的场舍较宽散,用红砖砌成,中间留有一条宽约1米的走廊,两侧各有15间场舍,每间占地面积约两平米,四周及门窗均用铁丝网围成,场舍中间横着一条直径约20cm的木桩,以供果子狸自由攀爬和睡觉。
“今年扩了规模,按计划可以卖40多只,减去日常消耗,纯利润3万元左右,对我们贫困户来说,能靠自己挣到这么多钱,很不容易了。”唐九寿说到这有些激动,他望了眼如今被鸭、兔占据的场舍,低下了头。
“禁野令”之下
“从心存侥幸到及时止损”
所有计划都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戛然而止。
疫情刚出现时,专家说病毒很有可能来自野生动物,唐九寿的心“咯噔”一下。去场舍转了一圈,看着上百只果子狸,他心里琢磨,本想靠它们为四个孩子攒点学费,到头来卖不出去可怎么办?
很快,“禁野令“出炉。2月24日,全国人大表决并通过了“禁野”决定,明确禁止非法交易野生动物,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
5月29日,农业农村部发布公告,公布了经国务院批准的《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果子狸未能“幸免”,它没有被列入目录之中,便不能食用。这个消息,让江西万安的养殖户们陷入茫然焦虑之中。
▲2014年,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江西省万安县“中国果子狸养殖之乡”称号
▲2014年,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江西省万安县“中国果子狸养殖之乡”称号
一开始,很多养殖户抱着侥幸心理,相信会有一个折中的办法来收回成本。“上百家农户都以养果子狸为生,一刀切的做法会让我们过得很艰难,而且这么多只果子狸要怎么处理呢?”家住高陂镇某村庄的农户王大哥说道。于是,他们在惴惴不安的同时,仍咬牙坚持每天按时喂饲料,期望在政策下来前能够卖掉一批。
可随着时间越拖越久,每天的饲料钱让他们开始吃不消。“虽然果子狸吃的是膨化饲料,每只每天的饲料费大约1块钱,但我家上百只,一个月也要花费上千块。我们接到通知也不能杀了或者放生,实在是养不起了。”慢慢地,王大哥每天只喂少量甚至不喂饲料,有时杂着猪饲料,以此节约成本,想着“及时止损”。
同样备受煎熬的,还有当地政府部门。“从2月到5月的三个多月时间里,养殖户和合作社三天两头给我们打电话,问我们怎么办,我们也着急,觉得很可惜,毕竟是我们的扶贫项目,但是这关乎疫情,我们尽量安抚他们的情绪,也建议他们适当想想转型的出路。”当地林业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
红星新闻记者从万安县林业局获悉,按照相关规定,今年5月底,万安县组织林业、财政、公安等相关部门及相关乡镇,对全县纳入本次处置的野生动物——眼镜蛇、王锦蛇、滑鼠蛇、果子狸、竹鼠、豪猪、蓝孔雀、灰雁等8类物种进行了确认。经精准摸底排查,全县蛇类存栏50303.5斤(约5万条);其他物种存栏13842只,其中果子狸存栏11875只,竹鼠存栏1738只,豪猪存栏207只,蓝孔雀存栏16只,灰雁存栏6只,涉及农户、企业、合作社共76户(其中贫困户32户),分布在全县16个乡镇。
随后当地根据省林业局提出的处置意见,6月下旬至7月底对野生动物全部进行了分类处置。其中对果子狸的处置,一是科学放归自然,包括果子狸1500只;二是无害化处理,包括果子狸6075只;三是转为非食用,将3000只果子狸外发至广西柳州市柳北区生辉养殖场做鳄鱼饲料,将少量果子狸转作种源。
转型困局
“从头开始,可能还得花上10年”
唐九寿原本养着的那一百多只果子狸,是在7月底被处理的。
看着上蹿下跳的果子狸被一筐一筐装进货车,唐九寿有些无奈,“我们这边补偿费用很高了,每只1650元,但是我家里比较穷,眼看以后就不能靠这个多赚一点钱了,就心里比较难受,有落差。”从果子狸被运走那天起,唐九寿常常在空空的场舍里打转。


▲唐九寿家的场舍一度空置,墙角结满了蜘蛛网
随后,政府和基地联系了很多农户,通知大家转型是一定的,但是如何转型每家农户的情况不同,还有待商榷。
万安县境内地形以中低山、丘陵为主,是典型的丘陵地貌,又因这里温和多雨,光照充足,有利于发展亚热带农业生产,再过几天,漫山遍野种植的脐橙就成熟了。
万安县农业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禁食令”出台后,为帮助养殖户转型转产,一是鼓励养殖户发展油茶、果树等种植业,发展其它养殖业、加工业以及就近或外出务工,县财政予以一定的奖补;二是县林业局、农业农村局、劳动就业局以及有关乡镇组织各类技术和劳动技能培训;三是给予养殖户信贷支持,最大限度支持养殖户转产。
“都说让我转型,但迷茫的是该如何转型。”黄先生是本地人,成年后,他选择在外务工,十年后返回家乡,投身到果子狸养殖业,在买种苗上花了30多万,修建场舍等基础设施花了60万,到去年年底共养了400多只果子狸,如果没有意外,今年大概可以产出6、700只。
“当时鼓励我们干这个,而且基地技术成熟,还有市场,我就回来了,当时就是一头扎进去,认定了就放手去做,如果不是疫情,今年我们的纯利润在30到40万。现在虽然赔偿了80多万,我还完贷款,还有10万的债。”黄先生说。
果子狸被处理后,黄先生考虑过养殖家禽,比如鸡鸭鹅,但是他认为转型成本太大。“果子狸的场舍是为它们打造的,每个房间很小,但是鸡鸭鹅是开放式饲养,场地不够大,这个厂房养猪也养不了,门是木门,两百斤的猪撞一下就倒了,如果改造厂房,挖掘机进不了,请人工去敲又是一笔大开支。”
▲当地一些果子狸养殖户已经转型改养鸡等家禽
▲当地一些果子狸养殖户已经转型改养鸡等家禽
但是真正让黄先生下不了决心的,是普通家禽的收益远低于果子狸,“鸭子3块钱一斤,果子狸120一斤,就算同样的成本,鸭子有时候因为市场要降价,说不定还要亏本。”
黄先生坦言,除了果子狸,他们手上没有其他技术,脱离市场也6、7年了,稳定的家庭生活已让他无法如十年前只身一人外出打工,所以他还是希望能在家乡自主创业,只是还没找到机会,“我也想转型,但是我还没有找到机会,该做什么产业呢?又比如资金方面,我还欠银行的钱,我不能又借了钱去创业,所以希望能有一些优惠政策。”
黄先生认识的另一位养殖户则表示,他养殖果子狸10年,为此付出的心血是无法用钱来衡量的,“果子狸是爬行动物,且在晚上更活跃,我们在建场舍时要求内墙要对平,外墙也要对平,稍有倾斜,果子狸便容易爬出来,我们在防逃措施这块儿下了功夫,但是这些没人看得到,我们的心血又该如何赔偿呢?”他表示,转型也不是口头说说就能办到的,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办到的,“就像我做了十年才有了成果,再从头开始可能还要花上十年。”
寻求出路
“总要走出来的,生活还得继续”
“鸭子有多少只?鸡呢?”晚上7点多,当地最大的果子狸合作社的合伙人郭先生坐在办公室里,一手拿着电话,一手翻着报表,办公室外一辆货车装满了家禽,正准备发往外地。


▲郭先生的果子狸养殖基地现在已改为养鸡场
作为当地果子狸养殖业的带头合作社,他合伙的养殖合作社连续10年被省林业厅评为“江西省省级林业龙头企业"称号。突然的转型,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挑战,“我们现在的生活作息完全颠倒了,之前果子狸很好养,不用操什么心,但是现在养鸡要晚上抓,还得立即装运送货,有时候加班到凌晨1点。”
郭先生称,“禁野令”下来后,许多养殖户们在情感上无法接受,但是对政策是理解的,“生活还得继续,我们还是有信心能做好,只是时间问题,两三个月前我们商量开始做家禽类养殖,也带着之前跟着我们的贫困户一起,我给他们最低价,他们进行二次销售。目前才刚起步,这个产业虽然很普通,我们希望能通过努力做出一套家禽养殖的标准,在管理和价格上面占领优势。”
在养殖基地内,红星新闻记者在一个公告牌上看到,有111名贫困户对该基地的果子狸入股认养。记者了解到,该合作社通过发展“合作社+企业+农户”的经营模式,在海南成立了海源野生动物经营有限公司,对养殖户出产的果子狸实行统一捆绑销售,让养殖户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在他的带动下,合作社现发展社员五百余户,部分贫困户没有条件养殖,可在果子狸基地进行入股认养。


▲养殖基地的一个公告牌上,列有111名对该基地果子狸入股认养的贫困户
红星新闻记者从万安县林业局获悉,4月上旬,贫困户养殖的果子狸全部交由当地村级基地接收饲养,对入股果子狸养殖企业的进行退股和分红结算,及时为贫困户止损。对贫困家庭养殖户,县委、县政府要求有关乡镇根据养殖户实际情况和意愿,逐户制定转型措施,明确帮扶干部为转型责任人,对种植油茶等经济林、养殖家禽家畜的养殖户,县财政予以奖补,户均发放奖补资金1300多元。另外对在果子狸基地进行入股认养的部分贫困户,将其投入的5000元转入到村集体经济,签订6年协议,每年固定分红1000元。
此外,为了防止贫困家庭因野生动物退养返贫,4月中旬,万安县财政先行安排资金63.84万元,对自养果子狸的22户贫困户按1200元/只的标准发放到户,同时安排资金51.8万元,对114户利益联结贫困户的入股及分红资金予以结算。6月4日,江西省出台禁食人工繁育野生动物扶持指导价格后,全县野生动物养殖户扶持资金共计2398.87万元,其中省级财政补助763万元、市级财政补助490.76万元,县级承担1145.11万元。
“另外江西省出台的禁食人工繁育野生动物扶持指导价格,综合考虑养殖户人工繁育野生动物成本、设施设备投入、养殖模式、处置费用等因素,普遍高于去年的市场价,基本上解决了养殖户之前担心收不回成本和无力还债等问题。“万安县林业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农户基本都有田地、家禽等多种产业,此次转型“对生活不会造成负担”。
“禁野令”后,唐九寿开始养鸡、兔,在后山种植脐橙。10月初,他又回到了合作社,以最低价买入家禽,再向百公里以外的宝山乡、涧田乡与武术乡村民销售。他说以前的果子狸售卖靠市场,现在的鸡鸭鹅靠人脉,购买的农户基本只买一两只,但唐九寿每斤可以赚2元的差价,一天能卖百来斤。


▲如今,唐九寿的果子狸场舍部分用作兔舍
“现在一天比做小工挣得多,之后我再跑到更远的地方去卖,过去的事就不想了,总要走出来的,生活还得继续。”唐九寿和摩托车转眼消失在竹园村小路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