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行业三季报陆续公布
博士来萍乡探秘恐龙蛋化石
东西南北中,5G发展看移动
大港镇:生态大港 幸福画卷
乘风破浪的5G时代来了 准备好了吗

博士来萍乡探秘恐龙蛋化石

2020-10-30 14:09 主页 来源:未知
博士来萍乡探秘恐龙蛋化石 

技术人员进行标本修复
9月15日,在上栗县彭高镇沽塘村319国道附近一施工工地发现恐龙蛋化石,施工方第一时间将这一消息上报上栗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旅游局。该局随即会同萍乡博物馆工作人员,在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王强博士的指导下,开展相关标本采集工作,并运至萍乡博物馆内的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科研科普基地进行修复和研究。近日,记者专程前往萍乡博物馆一探究竟。
 
王强博士(左三)与相关专家现场探讨恐龙蛋化石标本修复
 
王强博士(左三)与相关专家现场探讨恐龙蛋化石标本修复
 
恐龙蛋化石在上栗县境内尚属首次被发现,经过现场发掘,王强博士等人掌握了野外第一手资料。王强博士说:“庆幸的是,施工人员曾带孩子到过萍乡博物馆参观,认识这是恐龙蛋化石,及时对所在区域进行了保护。如果是施工方或施工人员不认识的话,就很有可能把它当做一块普通的岩石破坏掉了。”
 
“从目前修复发现的情况来看,恐龙蛋化石不少于20枚”。王强博士告诉记者,经初步鉴定,此次发现的恐龙蛋为晚白垩世早期的蜂窝蛋类,距今约9000万年。蜂窝蛋类是恐龙蛋的一个大类,主要特征是蛋壳的弦切面具有蜂窝状的结构。记者在基地看到,除了有一大块成窝的恐龙蛋化石标本,白色泡沫垫子上还摆放了多块不完整的恐龙蛋化石标本。成窝的恐龙蛋化石标本整体较大,分为上下两层,中间的岩层厚约20厘米,恐龙蛋化石整体呈扁圆形,蛋壳的厚度在1.2到1.5毫米之间。“我们在修复过程中,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底层蛋比上层蛋更大,底层蛋直径约18厘米,上层蛋约12厘米。”这一现象是不是表明同一种恐龙都在同一个地方产卵?或是不同种的恐龙选择了在同一个地方产卵?
 
王强博士 测量岩层厚度
 
王强博士 测量岩层厚度
 
王强博士表示还需做进一步研究。恐龙蛋化石标本修复周期较长,在每天的修复过程中都可能有新的发现。王强博士介绍,修复时需综合考虑恐龙蛋化石在岩层中的分布情况,仔细将覆盖在化石上的围岩轻轻凿开,露出恐龙蛋轮廓,根据标本保存情况随时注胶加固,最大程度的保持标本完整性和蛋窝结构。下一步,王强博士及团队还将对化石标本进行进一步修复,以及在实验室开展对恐龙蛋化石标本的分析和研究等工作,“现在只是初步判断,争取在明年对标本有一个相对比较准确的描述。”
 
技术人员进行标本修复
 
技术人员进行标本修复
 
“现在看到整个成窝的恐龙蛋化石是底面朝上的,还需整体翻过来进一步细修。它所蕴含的信息量是极大的,在一点点的清理中,我们可以从中了解恐龙当时的蛋窝情况,一窝有多少枚蛋,蛋和蛋之间是怎样的排列关系,明确这只恐龙可能的产卵行为和习性,并跟龟鳖类、鳄鱼对比,看它们跟这种类型是否相似,或是有其自己的特点等。”
 
王强博士说,萍乡地处扬子和华南两大板块接合部位,境内发育中新生代地层,在中生代脊椎动物、第四纪哺乳动物等研究方面蕴藏着巨大潜力,结合萍乡所处的地质条件,进而对研究华南中新生代的地质演化、古地理、古环境和古气候等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修复中的恐龙蛋化石
 
修复中的恐龙蛋化石
 
为进一步发掘研究和保护利用我市丰厚的科学资源,充分发挥我市古生物领域的资源优势,促进萍乡文化及其他学科的发展,2016年,中科院古脊椎所与我市合作,在萍乡博物馆设立了“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科研科普基地”,对我市境内及其周边地区的古生物化石和古人类遗存及相关地层进行考察、发掘、材料整理和研究,并为我市相关文化产业发展提供科技指导和专家咨询。
 
基地成立以来,中科院古脊椎所恐龙蛋化石研究团队同萍乡博物馆组成联合工作组,在多年联合野外考察的基础上,对萍乡博物馆自2002年以来收藏的恐龙蛋化石进行修复和研究工作。公开资料显示,我市是中国华南地区非常重要的恐龙蛋化石产地之一。2002年至今,萍乡地区先后在白垩纪红层中发现超200枚恐龙蛋化石。
 
虽然相对于我国其他发现恐龙蛋的地方而言,我市恐龙蛋化石数量并不多,但类型丰富,先后在国内外科研期刊陆续发表记述和命名了萍乡副蜂窝蛋、彭氏波纹蛋、芦溪蠕虫蛋等。
 
技术人员清理恐龙蛋化石四周围岩
 
技术人员清理恐龙蛋化石四周围岩
 
上栗恐龙蛋化石的发现,进一步扩展了我市恐龙蛋分布范围,为了解当时我市地质历史时期所处的古地理、古环境的变迁及地层分布情况提供了更多的信息。
 
王强博士在研究中发现,与我市相邻的株洲,发现了大量的恐龙化石,却只发现一枚恐龙蛋化石,而我市的恐龙化石很少,仅在2008年发现半具骨架化石,野外调查中也只发现一些破碎的骨片化石。王强博士据此推断,也许恐龙的生活区和繁殖区是分开的,我市在白垩纪时期有可能是恐龙的一个繁殖区。
 
此次发现对于进一步了解萍乡地区晚白垩世的古地理和古环境、恐龙产卵习性具有重要意义。据王强博士介绍,前期修复工作已告一段落,后续将投入更多的技术和研究力量,对蛋片化石进行显微结构研究和地球化学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