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婴儿丢失”:“夺子”闹剧
不专业的月嫂不如不要
2018年部委政府网站绩效评估结果
经济全球化时代博物馆发展视野
齐齐哈尔原书记杨信家庭财产超

“周口婴儿丢失”:“夺子”闹剧闯入现代舆论

2019-05-22 09:33 主页 来源:未知

“周口婴儿丢失”:“夺子”闹剧闯入现代舆论场 




在已被高度体系化的“现代社会”看来,“夺回”孩子的行为简直匪夷所思,极为可笑而且很可恶。

周口婴儿丢失事件,从“全民救援”迅速演变成全民围观的家庭“狗血”剧,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

而对当事人来说,事件带来的后果远非他们所想象,他们也不得不吞下违法带来的苦果。

如果说最初“女子晕倒,婴儿被盗”是一场闹剧的话,中间的八卦和流言,可以称得上是“狗血”,而最终的结局又是两个家庭的“杯具”。你可以说,当事人完全是自作自受,但是背后似乎又还是“命运的杯具”。

到现在为止,有两点是公众还没有太关注的。

第一,涉事女方报警的时候,其实并不希望该事件为人所知。她内心的希望,可能是给自己的丈夫一个交代,警方最好不能成功破案。这样,孩子可以到他的亲父那里,而自己的私情也可以继续隐瞒。

第二,整个事件的参与者,有几名都是男方(女子“出轨”对象)的家属。男方整个大家庭,都知道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他们想要这个孩子。于是,才有人前去接应,有人负责转移。

他们在做整个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法律,更没有想到舆论——这是他们最大的错误。

他们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民间的“江湖诡诈术”。他们一心要“夺回”这个孩子,充满了热情。

在已被高度体系化的“现代社会”看来,他们的行为简直匪夷所思,极为可笑而且也很可恶,但他们却像另一个“社会”中的人物一样,对此浑然不觉。

有人指责他们浪费了公共资源,希望能够惩罚他们,这当然是有道理的。但这并不是他们的初衷,或者说和他们所期望的刚好相反——他们本来设想的是,这次行动最好永远不被人发现。

“杯具”产生的原因,就在于两种社会观念的错位所产生的张力。

如果没有互联网这一弥合社会的媒介,他们的行动有很大的概率能够成功。但从警方把女子的遭遇发到网上,向社会征集线索开始,他们就注定会失败,命运也会因此改变。

看热闹的网友或许不会留意此事对当事女子毁灭性的影响,但每个人其实也都面临着和那名女子同样的境况。一心想夺回孩子的男方,似乎又成功达到了目标——孩子将来有很大可能会给他,只是,付出的代价可能超出了当初的想象。

此事的后续,法律的会归法律,而违反道德的,会受到道德的压力和惩罚,围观者看完热闹也会散去。

但是,整个事件也能够给普通人以启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旦被舆论所“捕获”,就将失去对自己命运的控制。

时下不管生活在什么地方,每个人其实都应该学学“媒介素养”。“媒介素养”这个词或许看上去有些高大上,过去它只是那些公共人物的专利,而在移动互联网或者下一个“5G”时代,每个人都是媒体的使用者,都可能被舆论所“捕获”。

所以,为了免于被“捕获”,一个人只能堂堂正正地立身行事。身正,才能不怕影子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