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文旅融合新业态 助力花溪乡
怎样建成我国的数字乡村?
农村俗语:“男娶五哭到穷,女嫁
李道亮:怎样建成我国的数字乡村
京津青”三省市“牵手”为青海培

怎样建成我国的数字乡村?

2022-08-06 19:44 主页 来源:未知
怎样建成我国的数字乡村?

“1.0是传统农业,2.0是机械化农业,3.0是咱们今天讲的数字农业或者智慧农业,4.0就是指未来的智能农业或者无人作业。”在6日举行的新京报夏季峰会上,农业农村部农业农村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道亮发表了“从全球视角看中国数字乡村发展”的主题演讲,他介绍,在今天,数字技术正在快速改变着传统的农业生产、农村生态、农民生活。在未来,无人农场、数字乡村不仅是社会发展的趋势,也是保障粮食安全、推动乡村振兴的重要助力。





农业农村部农业农村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道亮。



全球趋势 数字技术改变农业模式



新京报:数字技术发展迅速,从农业角度看,目前发展的趋势如何?



李道亮:从全球角度看,主要有几个趋势,第一,农业从业人员不断下降,美国在100年间,农业从业人员从全部人口的70%,下降到2%。其他国家也是如此,最少的以色列,农业从业人员只有0.5%。而我国农业从业人员,目前是20%。第二,农业产值占GDP的比重也在下降,社会越发达,农业产值的比重就越小,同时,农作物产量、农业产值会增加,但比重却变得越来越小。第三,农业相关产业快速崛起,开始的时候,农业是一个专门从事粮食、肉、蛋、奶、茶等农产品生产的行业,发展之后,它就会向加工、流通、旅游等新业态发展,融合一二三产业。还有一个趋势,就是机器逐渐代替人。



新京报:机器替代人和数字技术之间,是怎样的关系?



李道亮:过去一说农业,大家都知道苦、脏、累、差,但这种生产方式在不断地改变。从全球来看,农业生产经历了几个重要的变化,第一是规模化,规模化必然需要机械化才能完成劳动作业,所以又实现了机械化。在机械化完成之后,开始对机器进行数字化改造,然后向精准农业发展,通过精准使用水、肥、药、饵这些生产资料,降低成本,获取最大的利润。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农业装备之间,逐渐形成了一个互联的系统,实现了装备的数字化、网络化。之后,基于大数据,人工智能开始派上用场,机器换人也就成为了可能,使得更少人可以承担更多的农业生产工作。



新的农具 计算机是必不可少的工具



新京报:数字技术对农业生产的帮助有多大?



李道亮:通过数字化、网络化和装备化的改造,一些农业发达的国家,农业的生产效率发生重大的变化。举例来说,一个农场主雇上3到5个工人,就可种植五千到一万亩耕地。从设施农业来讲,一家三口,雇佣30个劳动力,一天可以产70吨西红柿,大约经营200亩的温室。从设施畜牧业来讲,夫妻两个人养2万头猪,如果是养鸡的话,可以养20万只鸡,基本实现了无人化的管理。它从鸡的饲喂、鸡舍的环境控制、鸡蛋的捡拾等方面,这些方面都不需要人的参与。还有养鱼,夫妻两个人一年可以养500吨鱼。 



新京报:在乡村建设、乡村生活中,数字技术如何体现?



李道亮:生产方式的改变,推动了生活方式的改变。首先,在欧洲、美国等地,计算机成为农户生产生活必不可少的工具,家庭使用计算机上网的比例接近100%。我国的手机普及率非常高,在乡村,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早已经普及,但计算机使用量还是比较低的,这是一个重要的差异。第二,数据资源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如在农业生产中,土地、种子、化肥、农药、生产技术、价格、各种管理和决策,它的依据都是数据,而我们国家目前还是以经验为主。



新京报:在农业生产之外的日常生活中,数字技术有何作用?



李道亮:数字技术在乡村和城市一体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越是发达国家,城市和乡村的差距就越小,居住在乡村,同样可以享受和城市差不多的各种服务。所以,城市和乡村,实质上只是两种不同的生活而已,其他方面没有很大的差异。



待解难题 我国数字乡村仍有挑战



新京报:我国数字乡村的发展,目前还有哪些差距?



李道亮:第一,我国大国小农的状态还将长期存在,规模化经营的发展仍有瓶颈,当前我国农户平均每户的经营规模,只有8亩地,这么小的规模,很难运用现代技术。第二,劳动生产率、资源利用率、土地产出率等都相对较低,国外1个农民通过机械化完成的工作,我们需要100个农民。我们的资源利用率也只有国外发达国家的一半,也就是说,同样的资源,我们产量只有别人的一半。举例来说,1亩水面,传统的养殖,只能养1吨鱼,而用上先进的技术,同样的面积,同样的深度,产量可以达到50吨。第三,靠经验、靠体力的传统农业,还可能造成环境的负担。有一些农民,总觉得只要多上化肥,就能多打粮食,其实不一定是这样。并且过多的化肥和农药的使用,还可能导致土地、河流、湖泊污染。这些都是未来要解决的问题。



新京报:你之前提到机器换人,在人的方面,数字技术有何前景?



李道亮:我们面临着农业劳动力老龄化的问题,现在一线劳动力平均年龄55岁,基本上是部分50后、60后,大部分70后是主力军,80后连5%都不到,90后不到1%,再过30年,80后就70岁了,我们必须要解决未来谁种地的问题。而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