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科技规模化才能支持全球的需
新农科建设确定“北大仓行动”方
愁坏果农,摘袋后果面不干净怎么
新农科建设打好“基础桩”
这个药活性更高,比辛硫磷高10多

农业科技规模化才能支持全球的需求

2019-09-20 10:53 主页 来源:未知


农业科技规模化才能支持全球的需求

       “近几年外部市场产生了诸多变化,农化行业的整合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孕育的。现在农业整个行业都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全球气候变化和人口增长给农业造成了非常多的影响,农民要保证农产品数量和质量的供应变得越来越难。”美国科迪华农业科技(Corteva,下称“科迪华”)大中华区总裁黄田强,在近日于科迪华上海办公室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如是表示。

  近年来,国际农化巨头并购潮加剧。2017年6月,中国化工集团宣布完成对瑞士先正达公司的收购。2017年9月,陶氏化学公司与杜邦公司宣布完成对等合并。2018年6月,德国拜耳公司(Bayer)花费了约63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生物技术巨头孟山都(Monsanto)。

  在2015年陶氏化学和杜邦决定合并之后,拆分重组过程历经三年半。2018年2月,陶氏-杜邦确定,农业板块为科迪华,材料科学板块为陶氏,特种产品板块为杜邦。随着今年4月和6月陶氏化学与科迪华先后完成独立分拆上市,这一农化巨头的拆分重组终于尘埃落定。

  今年6月科迪华独立上市成为专注于农业科技的公司。结合了杜邦先锋、杜邦植物保护和陶氏益农的优势,科迪华目前主营种子、植物保护和数字化服务。2018年,科迪华净销售额为140亿美元。

  黄田强表示,目前在种子和农化产品的开发上,投入的时间、人力和资金变得越来越多,需要不断推出新的化合物来应对不同的病虫草害,而开发一个单一的化合物往往都要七八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投入的资金达到几亿美元的规模。种子的研发也同样面临着非常繁重的时间、资金、人力和智慧的投入。

  “农民和最终端的消费者需要现代化的解决方案,也需要一定的规模支持。我想这也是引起这个行业一些变化的原因之一。”黄田强表示。

  借助于此前打下的雄厚基础,目前科迪华的业务覆盖全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农业领域,每一个国家的耕作方式、天气条件、土壤、水资源的水平都不一样,积累了对不同农业操作模式的经验。黄田强介绍,如果科迪华注意到中国出现了一个农业难题,就有能力从其他1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寻找可能存在的解决方案,甚至可以对已有的解决方案进行优化再提供给本地市场,今年上半年在中国南方地区爆发的草地贪夜蛾灾害就是一个例子。

  提前半年准备应对草地贪夜蛾

  今年1月,一种名为“草地贪夜蛾”的病虫害进入中国南方地区并对玉米田造成了极大危害。黄田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对于中国来讲,大家今年是第一年看到这个虫子,大部分农民还不太了解或者从没看到过这种虫子。但它原产自于美洲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其实在美洲已经危害作物很多年了。科迪华位于美洲的事业部对其非常熟悉。

  黄田强介绍,草地贪夜蛾是一种迁飞性害虫,迁飞的能力非常快,专家估计每晚最快可以飞100公里,所以它的名字叫贪夜蛾。它有另外一个俗名叫行军虫。这种虫子从南美洲不断扩散至非洲大陆,直到整个非洲大陆沦陷。

  2018年年中,科迪华团队发出预报提出虫害在印度发生,离中国越来越近。去年8月联合国粮农组织也向中国通报草地贪夜蛾在也门、印度等亚洲国家发生。

  “去年年中虫害到印度的时候,我们都已经看到了这个虫是什么样子的,它的习性有没有一些什么样子的改变,它对农业造成多大的危害。”黄田强向记者回忆到,彼时科迪华亦收到内部的专家预警,虫害再往前扩散的话,2019年中国大陆就会面临草地贪夜蛾的虫害危机。因此,去年年底开始,科迪华内部进行了几轮跨国培训,并开始预测草地贪夜蛾蔓延的路径;同时科迪华跟西南地区的地方政府合作,进行虫害的预防准备。

  “到今年1月份我们就看到第一例草地贪夜蛾虫害在云南发生了。我相信这对于当地的农民来讲是一件非常吃惊的事情,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已经做好了技术和心理上的准备。”黄田强表示,春节过后科迪华就在最早受到草地贪夜蛾侵害的省份里组织了田间试验,并验证了相对有效的预案。

  6月下旬农业农村部相关负责人曾表示“由于前期防控及时有力,扩散速度有所放缓”。到9月中旬,根据农业农村部通报的数据,今年全国已有25个省份发现草地贪夜蛾,见虫面积为1500多万亩,主要发生在西南地区。其中云南有930万亩,占全国见虫面积的60%。相比于6月时的通报,由于南方玉米大面积收获,北方玉米灌浆成熟即将收获,草地贪夜蛾危害期已过,对玉米主产区的威胁全面解除。

  除了与政府合作之外,黄田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与农户面对面的交流和培训是最重要的,上周其本人还在山东参加了一场玉米田地里的关于草地贪夜蛾的现场培训。

  中国农业跟全球其他很多地方有非常大的不一样,中国是以小户种植为主的,不是大农场。与此同时,我们的小农户也非常分散,并不集中。此外,我们现在的农村人口结构决定了这些小农户更多是年长的农民,可能学习能力相对比较低,专业水平也比较落后,所以作为企业,我们面临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是如何可以

  深入到基层接触到这些农民并把知识传授给到他们,这是一件非常非常难的事情。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通过非常大的投入与经年累月的积累。黄田强这样说道。

  希望更多年轻人意识到农业也很酷

  自1970年陶氏农业产品进入中国市场,2004年陶氏益农大中华区的总部在上海成立,科迪华的“前世今生”与已在中国深深扎根。黄田强告诉记者,许多研发和解决方案也开始在中国诞生,为其全球解决方案提供,包括针对水稻的低毒高效的除草剂。

  科迪华在中国有两个研发中心,其中种子业务的研发中心坐落于北京,不断地开发培育新的种子品种。黄田强提到,科迪华拥有全球品种最齐全的种质库。同时,也有种子研发团队专攻农业领域适用最广泛的基因编辑技术和相关的赋能技术。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目前北京的种子研发主要是通过杂交育种的手段,培育更高产抗虫的玉米品种。在上海的研发机构则主要针对农药业务,包括测试农药性状的机构和设备均在上海,目前农药的两大研发驱动点分别为化合物研发以及天然成分提取。

  针对在农业上应用较多但又比较受争议的生物技术,黄田强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科迪华对于转基因技术和基因编辑技术都秉持谨慎和负责的态度,尊重中国针对这些新技术采取非常严格的审核过程。转基因技术在全球的农业界已经被广泛地采纳,尤其是美洲市场。转基因技术是也只是为人类面对巨大的需求变化和气候变化所提供的一种技术解决方案和一种选择的可能性。

  目前科迪华的种子业务在与基因技术有关的研发方面,主要是投入在基因编辑上,包括基因片段的删除、移动等等,暂未考虑在作物的遗传片断中引入新物种和外来物种的DNA,且目前还未有进行田间实验的品种。

  从2004年7月加入杜邦至今,黄田强感受到自己对农业的看法有了很大的变化。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在做农业之前对于农业知道得很少,也有很多对农业常见的误解,觉得农业可能是相对低端的产业。但投身其中他发现,农业其实也是高科技产业,包括在生物科技上的应用,基因编辑、化合物研发等等,都是实打实的技术活,而且每一样东西都有大数据的应用,这些大数据可能是地里的,也可能是天上的,包括卫星数据、无人机数据等等。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觉得农业是非常有意思的,加入这个行业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农业是一个非常有趣、科技含量高、未来发展空间很大的产业。”黄田强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