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农科”未来或成热门 来关注
农业大市迈向农业强市
助力黑龙江现代化农业大发展
推进农业品牌化提升农业竞争力
上膳源有机蔬果抢“鲜”亮相

“新农科”未来或成热门 来关注下

2019-10-01 11:18 主页 来源:未知


“新农科”未来或成热门 来关注下

最近猪肉、水果、大蒜等农产品价格的波动,总在提醒人们关注农业。在支撑农业发展的高等农林教育领域,“新农科”的概念也逐渐热了起来。

2017年下半年,农林教育专家开始关注新农科概念,新农科与新工科、新医科、新文科一道进入人们的视野。今年6月,《安吉共识——中国新农科建设宣言》发布,标志着我国新农科建设工作正式启动。

9月20日,新华社报道称,全国50余所涉农高校及专家代表共同提出新农科建设“北大仓行动”,深化高等农林教育改革。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在新农科建设北大仓行动工作研讨会上发言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强调,新时代高等农林教育大有可为,要紧抓机遇,把各项改革行动落实落实再落实,建设发展好新农科,进一步把高等农林教育质量实实在在提起来,推动高等农林教育创新发展,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推进乡村全面振兴不断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我国高等农林教育目前面临怎样的现状?传统农林学科是否出现问题?为什么要建设新农科?建设新农科,该如何牵住“牛鼻子”?

对传统农林学科的“提档升级”

1995年,美国作家莱布斯·布朗写书发问“21世纪谁来养活中国人”,曾引发一时轰动。现在看来,答案显而易见。2018年,中国粮食总产量达到6.5亿吨。我国粮食产量不仅稳步提升,还实现了许多农林领域的技术突破。基本解决粮食供应问题,正是依靠传统农林学科的发展与进步。

从1980年到2014年我国粮食总产量增长了90%,但是化肥消费量增长了180%,过剩氮肥的排放量增加了240%。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福锁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付出了更高的资源环境代价获得粮食安全”。

“现代农业对环境和生产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求我们少投入、多产出、高质量。随着劳动力成本的提高和单位面积生产效率放缓,传统农林学科将难以支撑未来农业发展。”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院长严建兵坦言。

“要实现绿色高效发展,必须依靠现代生物技术、信息技术和工程技术等交叉知识作为支撑”。严建兵认为,“在此背景下,新农科的出现将适应社会新需求,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在高等学校专业设置中将设立新的农科专业或改造原有的农科专业,推进农科与理工文学科深度交叉融合,主动适应信息社会对人才需求的转变,新农科被视为对传统农林学科的“提档升级”。

中国农业大学本科生院常务副院长林万龙多次参与新农科建设研讨。他认为,新农科的突出特点是关注农业产业链,而不是生产技术的某一环节,强调一二三产业融合及农科与工科、文科、理科、信息科学的相互融合问题。目的是促进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的转型。

从专业设置和课程体系上着手“改造”

几乎在任何热门专业历年排名中,农林专业都难见踪影。农林专业有什么未来?农学专业为什么是冷门?学农究竟有多“坑”?部分大学生“吐槽”农林专业,在网络上偶尔出现。

当前,农林类专业毕业生社会需求量不大,毕业生难以找到与其专业契合相匹配的工作,导致相关专业学生的获得感较低,同时,家长与社会对农林高校的认可度也相对较差。

严建兵分析,农林专业确实难吸引优秀学生,“优势学科”难以转化为“优势招生专业”,“农林学科是基础学科,在与新兴产业竞争中,农业行业盈利能力相对较差,对优秀学生不具有强有力的吸引力。”

新农科建设正试图扭转这个现象。

“必须承认,农林教育有深层次的问题和困境。还想着以不变应万变,就是自掘坟墓。”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表示,要让农林专业成为显学、热学,让人争先恐后地想学。

从新农科建设初现端倪到正式启动的两年间,许多农林高校开始着手“改造”传统农林专业。林万龙认为,新农科建设首先要在农林专业设置和课程体系上进行创新、拓展和融合。

中国农业大学对各学院专业人才培养方案进行了中期修订,新课程体系将充分融入新农科理念。南京农业大学人工智能(农业领域)专业获批建设。此外,北京大学、中山大学等多家非农领域的“双一流”高校纷纷成立农学院或农业研究院。

陈玉林表示,要在涉农专业设置上找突破,主动对接农业农村发展新要求,优化调整学科专业结构,培育新兴、新生农科专业,服务引领新产业新业态发展。

增强人才培养与未来农业契合度

暑假结束,浙江农林大学“新农科求真实验班”学生刘扬和同学们刚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交流回来。在为期一个月的国际访学中,除了语言和专业学习外,他们还参观了加拿大现代化农场和林场,进行了先进机械的操作和培训。

今年是浙江农林大学开设新农科的第二年。“新农科求真实验班”每年招收25人,与新文科、新工科“求真实验班”一共涵盖35个学校优势特色学科专业。

“以前学植物保护的学生,不会接触到动物专业的课程,但是,我们会学习农科的主要基础课,同时强化了外语、数学、物理等课程学习,整个培养方案都贯穿着宽厚基础、差异教育、融通国际的理念”。刘扬和同学们将在大二下学期,在农学、林学、园艺、植物保护、动物科学、动物医学、茶学、森林保护任选一门作为专业。

与新文科、新工科、新医科一样,“融合”也是新农科的关键词。

“新农科必须面向新需求,除了加强通识基础教育之外,还要做好学科专业知识体系的完善和补充。譬如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在农林领域中的应用、未来智慧农业新业态等前沿内容,需融入现有人才培养知识体系中来。”浙江农林大学“求真实验班”负责人孙伟圣坦言,“目前具有多学科背景的教师非常紧缺,新农科建设必须师资先行。”

林万龙表示,新农科建设必须在人才培养上下功夫,既要打牢基础理论,掌握农林学科核心知识,注重培养学生的生产技能,同时传授给他们生态文明观和现代经营管理理念,还要培养学生的家国情怀,心系“三农”,以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增强人才培养与未来农业发展的契合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