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湾有了一曲都市田园牧歌
手握农业“芯片”:种子进出口自
农业兴则国家兴 农业强则国家强
展望农业未来:中国将成数字农业
目前推动农业绿色发展

手握农业“芯片”:种子进出口自己拍板

2020-04-30 18:58 主页 来源:未知
手握农业“芯片”:种子进出口自己拍板

     4月26日,中央再为海南放出利好政策:“在海南自贸试验区从事种子进出口业务的,其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核发权限由国务院农业农村主管部门、林业主管部门下放至海南省农业农村主管部门、林业主管部门。”现在,海南农业农村、林业主管部门正在制定具体管理办法。
 
  放权,会带来怎样的发展机遇?海南农、林专家从各自专业角度给以解读,在他们看来,此举会吸引国内外知名种业公司落地海南,种业贸易日趋便利化,有利于海南打造种业强省。中央正在助力海南打造南繁育种创新引擎和全球种业科学中心。
 
  种子资源是农业的“芯片”
 
  2013年,我国提出建设种业强国的目标。
 
  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于2016年1月1日起施行,为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提供了法律保障,绝大部分涉农县(市、区)成立了种子管理机构。
 
  海南省18个市县(除三沙外)均成立了种子管理机构及种子执法机构。具有获取农业农村部承认检验资质、具备常规种子检验和转基因成分检测能力的检测机构3家。海南省现代农业预警中心相关的设备设施人员到位。
 
  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作物品种资源研究所(下称品资所)是从事热作种质资源收集、保存、评价与创新利用的专业研究机构。种子,是全所重点研究对象。
 
  品资所党委书记、副所长王家保是位荔枝种质资源专家,在他眼中,种子正在成为决定国家农业竞争力强弱的“芯片”,农作物种业是国家战略性基础性核心产业,是大国较量的战略领域,种业领域的国际竞争已进入白热化状态。
 
  “在海南做种业,是老天爷给饭吃,”王家保给出解释,中国主要农作物品种六至七成都在南繁经历育种、制种周期。冬季,海南成为种子生产的天然温室,可使育种成功“加代”。我国北方一年一熟的农作物,在海南可达到一年两熟或三熟,“最后一熟就是冬季加代”,如此,便大大缩短了育种周期,七八年育种时长可以缩短至三四年。
 
  海南有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发展种业,打造种业强省是海南独特的优势。因此,中央要求海南“要加强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海南)建设,打造国家热带农业科学中心”“支持海南建设全球动植物种质资源引进中转基地。”
 
  近一年来,农业农村部支持海南推进发展种业开放合作区域,形成种业南繁支撑辐射带,打造海南国际种业硅谷。
 
  种业贸易繁荣可期
 
  今年三月,经农业农村部审核,海南省一农业科研单位从泰国引入榴莲、山竹、人心果、黑金刚莲雾、蛇皮果、释迦等7种热带水果种苗,这是2020年海南省首笔种质资源进口业务。
 
  近三年来,海南省农作物种子进口行为只有十几次,2018年仅为一次。所有进口几乎全部为科研单位研究所用,只有一家公司两次引种新西兰牛油果用于推广种植。
 
  海南历史上为公众熟知的农产品引种有很多,比如凯特芒,从澳大利亚引入种苗种植推广;白象牙芒,是从泰国引种回来的。
 
  此前海南从事种子进出口业务,由省农业农村厅相关处室负责材料专业初审,厅里审核后,报农业农村部审批,核发生产经营许可证。
 
  曹振木研究员是海南知名辣椒制种专家,他认为,此番权限下放,“减轻了办证企业的负担,有利于新品种的快速推广,提高成果转化效率,有利于地方部门对新品种‘育繁推’的监管。
 
  在中国热科院品资所产业推广负责人苏尚义研究员看来,此举将促使全球高端种子生产企业入驻海南,进一步激发海南种业市场的活力,有利于拉动海南经济的全面发展。
 
  海南瓜菜研究专家杨衍认为,海南将吸引国际种业公司前来设立总部企业,促进种业尤其是南繁种业做大做强,推进我国民族种业发展。
 
  农业农村部植物新品种测试(儋州)分中心负责人高玲熟知之前审批流程,“申请受理至核发时限规定是25天”,她分析,权限下放后,时限上将有较大的优化空间,“个人预计会缩短至一周时间。”这不仅是国家简政放权的体现,更是自贸试验区种业管理制度的创新与支持。一站式审核为种子进出口贸易提供便捷通道,激励种子企业海外业务的快速拓展。
 
  吸引更多从事种子进出口贸易的企业进驻海南,推进海南种子的进出口贸易发展。这已成为海南从事种业生产科研人员的共识。
 
  王家保认为,随着国内外知名种业企业落地海南,科研单位的工作将开辟诸多新领域,比如,作为独立第三方机构给予技术支撑,对进出口种子进行检验、测试,对种子纯度与质量进行鉴定;对检疫性病虫害、包括我国未知病虫害的检测。“有利于科研机构加大对新品种的保护力度,更便于保存有利基因。”
 
  王家保对心目中的种业强省做过设想,海南可与他国进行品种互认,中国的品种就是世界的,世界的品种能最快速为我所用;种业强省并非单纯的制种中心,可以建立全球种子交易中心,不一定做实物交易,可以打造种业贸易中心。
 
  严防外来有害生物入侵
 
  海南林业种苗进口,也有老百姓熟悉的产品,海南省林科院院长杨众养举例,2001年,海南引种泰国香水椰子,再从越南引种甜水椰子。
 
  两年来,海南省林科院一直与广东省林科院合作,推动珍贵的药用树种东革阿里落地海南,它是马来西亚国宝。杨众养预测,这一树种可能形成一个新的产业,“希望新政策能推动这项工作快速落地。”
 
  林木种质资源是林木良种繁育的基础材料,开展种质资源引进和利用、培育新品种,对于林业产业多元化、促进产业革命、实现绿色增长和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杨众养强调,面对这次权限下放,海南要制定准入门槛,要严格实施引进种质资源的隔离与监管,防止有害生物入侵,加强风险评估和检疫监管。他举例称,在巴西、南美生长的水葫芦入侵性非常强,它对净化水体毫无用处,野蛮生长状态会在短时间内遮蔽水面,造成水体缺氧、鱼虾死亡。“它无法成为饲料,家畜食用它反而越吃越瘦。目前对付水葫芦还没有什么好办法。”
 
  杨众养认为,海南林业主管部门要认真梳理相应的权利和义务,健全管理体系,强化责任担当,加强行政执法和服务,严防外来有害生物入侵,并做好引进林木种子的审批、检疫检验、隔离试种、风险评估、监督等过程管理,确保国家和海南的生物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