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农业博士的湾区科创路
【农业】县长直播都带火了什么
要筑牢农业绿色发展的制度之基
筑牢农业绿色发展的制度之基
美国农业到底怎么回事?

【农业】县长直播都带火了什么

2020-05-06 15:19 主页 来源:未知
【农业】县长直播都带火了什么 

广东省龙门县副县长直播龙门年桔

2019年被称为“直播电商元年”,以李佳琦和薇娅为代表的主播们被各方关注。但在疫情期间,另一个县长群体却成为了网红,他们纷纷走进直播间为自己所在地区的农特产品代言。县市长们的“直播间”并不局限于室内,有的在鸡棚里、鱼塘边,有的在果园和蔬菜基地里,不少人“战绩”不俗,“县长+直播+助农”正快速成长为各地促进消费和销售的新电商模式。

县长直播成“潮流”

直播吃鸡、汉服出镜、网红助威……当下,“县长直播”在各地正成为“潮流”。晋宁作为云南省鲜切花生产大县,短短2个月间,当地近6万名花农损失严重,滞销鲜花占70%以上。为帮助花农打开销路、挽回损失,昆明市晋宁区区长徐波走进线上直播间,向网友推介晋宁鲜花。通过这场直播吸引了100多万名网友参与,线上订单卖出35.6万枝鲜花,解决了当地花农的一时之困。

类似的直播也在安徽展开,安徽六安市舒城县县长张秀萍上线1小时,就收到两万多件茶油订单。直播当晚,正在当地调研的安徽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虞爱华也走进直播间,帮助舒城县销售农产品。

像这样的直播,疫情期间在全国各地不在少数。为什么县长们走进直播间,刚刚开启自己的直播“带货”之旅,就能够得到数以万计网友的青睐,心甘情愿掏钱购买他们的推销的农产品,这当中,除了县长们特殊的身份外,还和他们销售的产品有很大的关系。

从媒体介绍的情况来看,县长们推销的大多是贫困农村的优质农产品,这些产品品质过硬不说,它们来自农村,是农村群众辛辛苦苦种养出来的,而当前社会,对农村、农民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愿意献爱心,帮他们一把的网友还是很多很多。

不仅仅是带货

县长直播带货,不仅为农产品打开了销路,更是对农产品品牌的宣传推介。“政府官员直播带货,对于农产品品牌有较强的背书作用,非网红、明星等社会化流量可比。”农业龙头企业长康集团负责人谭光辉说。

受疫情的影响,湖南省江永县大量砂糖橘出现跌价、滞销。江永县县长唐德荣通过网络直播,为江永的砂糖橘做推介代言,帮助果农销售鲜果。通过多场线上直播,江永县砂糖橘得以顺利出售,随着“直播县长”唐德荣的走红,市场知名度也更大了。

县长不仅带货,还 “带人”。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副县长刘书军认为,直播不仅为城步打造出了糯米粑粑、有机牛奶、灯笼泡椒、高山花蜜等网红农货,还带出了一批具有互联网思维的新农人,“这些有想法、有干劲的年轻人,是城步脱贫致富未来的主力军”。

助力脱贫新思路

县长直播带货,除了外销产品,也拉近了干群关系。政府官员们利用抖音、快手直播等面对面互动形式可以打破信息藩篱,让大众能迅速深入地了解实际情况。这本也是构建服务型、数字型政府的应有之义。

但是,对于农业生产者和经营者来说,如何用好线上平台、渠道实现常态化带货,是值得探究的问题。

首先,打铁还需自身硬,只有优质的农副产品才能走得远。从战略上来看,当地政府需要在更高的层面进行特色产业布局,特色的农副产品才具备竞争差异性,不用陷入“红海厮杀”。

其次,主动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也是当务之急,毕竟“操盘手”决定大局。只有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有组织的职业农民,才能更懂得如何更加科学地生产优质农副产品。

显然,并不是每个县长都能在直播中大获成功,只有懂得运用新媒体的人才能产生良好的传播效果,这对直播技能是有硬要求的。长远来看,新媒体需要长线定期运营,传播者则要讲好新媒体故事。当地政府可以引进和培养专业新媒体人才,主动策划主题性故事、开展相关线上线下活动,打造农副产品系列化传播生态。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这个时段,也是抗疫复产的关键节点。县长直播带货,既是在打脱贫攻坚的决胜之战,也是在千方百计抗疫、复产,从这个意义上说,“县长直播带货”模式不仅成为破解农产品滞销、企业复工难等问题的“金钥匙”,也为各地了解产业发展现状,推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提供了新思路。(武志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