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亲子农业:面向亲子,立足农
大数据支撑贵州智慧农业
农业绿色发展总体水平显著提高
做足农业文章 三无村变八有村
品类定位是品牌农业的关键

大数据支撑贵州智慧农业

2020-06-20 10:45 主页 来源:未知
大数据支撑贵州智慧农业


 

 
 
  这个总面积达10346亩的产业示范带涉及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泗渡镇观坝坝区、泗渡居坝区、板桥镇三衙庄坝区、长田坝区、大沟坝区,在土壤资源匮乏的贵州尤为宝贵,茄子架秧一直架到了田埂边,人要侧身才能走过。
 
  6月14日,十几个农妇顶着炎炎烈日,背着竹筐戴着围裙,正在对成熟的茄子进行采收。“亮剑黑茄”帮助这里的农户脱贫增收,更解决了就业困难,让农户不需要外出务工,在家门口就能赚到钱。
 
 
 
  6月14日,两位农妇在采收茄子后合影。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张诗童 摄
 
  万亩大坝覆盖了周边120个村民组6586户31356人,帮助建档立卡820户2556个贫困户成功脱贫。一位农户告诉记者,自己每天7点多就来干活,干到下午6点半,一个月能赚3000元。她家原来种谷子的两亩土地,现在经过流转,统一规划种起了茄子,除去上班的工资,一亩地每年租金800元。
 
  观坝村村支书介绍说,坝区精准选定了产量高、品质优、效益好,采摘周期长的嫁接茄作为主导产业,为了更好地利用土地,茬口套种春季大白菜。
 
  2018年年初,贵州提出来一场振兴农村经济的深刻的产业革命。通过两年多努力,贵州农村产业革命取得突破性进展,2019年全省农业增加值增长5.7%,增速位居全国前列,种植业增加值增长8.3%,农民合作社达到6.81万户,“黔货出山”销售农产品320亿元、增长8.3%。
 
  距离泗渡镇观坝坝区20公里外有一处大数据基地,这里实时滚动的数字决定着万亩土地接下来种什么、怎么种、卖到哪儿。
 
 
 
  6月14日,贵州遵义农产品产销对接智慧服务中心的分拣员正在挑出个头小、色泽差的西红柿。该分拣员是中心附近的学堂堡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一户鲜姓居民,她原本住在遵义市高坪镇排军村,以种地为生,2018年搬入新家后,主动应聘中心分拣员,每月到手工资2000多元,她的丈夫是中心的配送员。在她看来,“只要有工作,能赚钱,生活就有希望”。该中心现有员工145人,其中学堂堡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建档立卡贫困户在此就业的有73人。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张艺 摄
 
  贵州群山万壑,土地资源本就稀缺,曾经面临农产品产销不接的问题:一边是农村种养的作物卖不出去,一边是城区几十万人吃饭的食材大量从外地采购。怎样让双方的需求结合?
 
  2018年8月,遵义市成立的农产品产销对接智慧服务中心正式运行,同时组建贵州吉仓商贸有限公司负责运营。中心搭建起大数据平台,自建冷链物流运输体系,把遵义市机关食堂、医院食堂、学校、超市等原先散乱的需求整合起来,集中了200多处需求点,95个农村合作社,30多台冷链车每天按时把安全食品运送到点位上,农民的菜不愁卖了。
 
  一端连着农民,一端连着市场,这一模式最大程度节约了销售和流通成本,因此,中心向农民的收购价会高于一般市面收购价的10%~20%,而投入市场的销售价格则会低10%左右。
 
 
 
  在贵州遵义农产品产销对接智慧服务中心,每一个蔬菜筐上都贴有一张二维码,扫描二维码可以查询这筐蔬菜详细的溯源信息,包括订单号、订单主体、订单量、吉仓商贸安全检测中心出具的关于农药残留等指标的检测报告、精确到秒的分拣时间以及配送员信息。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张艺 摄
 
  以茄子为例,现在采摘的茄子是今年当季的最早批,贵州吉仓商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东旭说,公司有一组调价小组,专门了解市面上小商贩的收购价,小商贩一般8毛收购,2块钱卖到蔬菜批发市场,最后到达超市、市民手中的价格还要高一些,省去中间环节后,向农民以1.8元~1.9元的价格收茄子,2.2元~2.5元卖到市场上,实现“农民多挣一点、市民少出一点、企业积累一点”。
 
  各村农民还加入了村里的股份经济合作社,只要有土地的村民都是股东,可以享受收益分红,贫困户的分红比例相对更高。这样一来,种地的农民就拿到了两份收入,一份是种地的工资,一份是合作社分红。据了解,通过“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的方式,大数据与农业的结合已经覆盖汇川区14个500亩以上坝区和38个贫困村,覆盖3716户种养殖户,帮助2000多名贫困农民稳定就业,户均增收1万元以上。“很多之前不愿种地,选择外出打工的村民,现在也回来了。”李东旭说。
 
 
 
  6月18日,在毕节农商联动发展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正在清洗白菜。这批白菜为当地所产,也是周边中小学营养餐的食材。当地采用“校农结合”模式,学校提前把营养餐的品类和需求数报给农业农村局,政府与毕节农商联动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保价收购合同,组织本地合作社和农户生产,确保2020年校内食堂采购本地农产品比例达80%以上。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张艺 摄
 
  在汇川农产品产销对接云平台上,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看到,截至6月14日下午3时48分,6月配送金额超过1050万元,当日配送金额为50.86857万元。每一笔交易订单包含食材、供应合作社、数量、时间、配送记录,数据实时更新;各坝区种植情况、面积、预产量也已做好评估。通过平台还能直接看到坝区景象,比如这天下午3点,冷链车司机在泗渡镇观坝坝区正载着新采摘的茄子准备运送回来分拣,而这批茄子最终将被送到重庆的批发市场。
 
  在大数据的指导下,形成了一条以销定产、以产促销、产销一体的农产品供应链。李东旭举例,汇川区之前种了200多亩花菜,但无法涵盖销售量,所以今年专门增加了花菜种植量。而去年,汇川区并未产西兰花,但是学校食堂每天有对西兰花的需求,因此今年准备改种一批西兰花。
 
  作物改种前需要预分析并说服农户。中心有系统连接到种植基地,能监测基地的土壤环境、空气质量。中心将建议方案和相关数据传递给汇川区农业农村局,该局技术人员分析是否适合某村种植,再和农民协商。
 
 
 
  6月18日,毕节市朱昌镇村民罗忠平将自家种的笋瓜运送到毕节农商联动发展有限公司。罗忠平说,一般市场上笋瓜收购价为每公斤1元,这家公司收购价为每公斤2.4元。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张艺 摄
 
  事实上,汇川山区只有官坝这一块土地的平整度类似平原,更适宜种植作物。针对这块土地,大家迫切希望制造出自己的蔬菜品牌,打出响当当的名号来。“一提起茄子,就想到娄山关牌”。
 
  在产销中心一层的分拣区,为了让蔬菜更好地保鲜,温度明显降了几度,分拣员正将青椒、土豆、番茄、大葱等蔬菜中质量不过关的筛选出来。
 
  一个个筐篮的蔬菜分类码放,每一个筐边都贴有一张二维码,扫描二维码可以查询这部分蔬菜详细的溯源信息,其中包括吉仓商贸安全检测中心检测员出具的报告、精确到秒的分拣时间和配送员信息。
 
  遵义汇川农投公司董事长冉义斌说,要想把产品推出去,必须要提升品相和质量。2019年,汇川区种植蔬菜28.28万亩次,通过产销对接智慧中心,本地农产品的采购率已达72%,他们正在筹划把下属县区的农产品不仅推向省内,更推往重庆、上海、广州等省外市场,助力黔货出山。
 
  如果把农产品的链条再拉长一些,还可以变出更多花样。贵州特有的元宝枫经压榨、提取后,可制成优质食用油;松桃苗族自治县的香榧通过晒燥、炒制加工后,可以制成香榧皂、化妆品等,有明目润肤的功效。在贵州超临界流体萃取技术应用研究中心,通过萃取技术制成的食品、保健品、化妆品琳琅满目,打开了农产品深加工之门。
 
  开展萃取项目的贵州汇腾科技有限公司综合部负责人惠彦介绍,公司从以高于市场收购价格的10%~20%从农民手中购买农产品,经深加工后进一步提升了农产品附加值。2020年预计将实现产值1.5亿元,带动5万多户农户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