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农村投资建设大有可为
拼多多怎么想到做智慧农业
中拉农业合作成果丰硕
引领平谷现代农业发展
关于漳州:追梦现代农业

拼多多怎么想到做智慧农业

2020-07-25 18:23 主页 来源:未知
拼多多怎么想到做智慧农业

作为农民的孩子,我本人尤其关注农业事情,最近也撰写了多篇关于农业和农村的文章。

最近有条消息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也令我颇为不解:拼多多和中国农业大学共同发起的“人工智能VS顶尖农人”草莓种植大赛正在昆明进行,4支AI队伍和来自中国草莓种植强县的4支顶尖农人队伍齐聚,54位选手将开展为期120余天的高原草莓“人机”种植竞赛。

不解是在,拼多多作为一家快速成长的电商企业,目前主要工作理应是承接农产品上行的工作,这确实也是拼多多在2018-2019年的重要亮点,那么为何在此时又要以“智慧农业”的姿态来进行“跨越式发展”?

对拼多多这究竟是一场提前实验还是顺势而为呢,这是本文所重点探讨的。

先看当下我国农业的发展现状。

近20年的时间里,我国农村大概有以下重大变化:

其一,人口大量城市化迁移,年轻一代务农人数急剧减少,在确保18亿亩耕地总规模前提下,意味着单位劳动力所管辖的耕地不断上升的,考验着我国农村的耕种方式、管理方式以及机械化、智能化的推进;

其二,宏观政策倾斜农村,每年的一号文件可以看出中央政府对三农问题的重视,从取消农业税到鼓励农村土地流转,也是顺应了上述问题的科学发展思路,在财政上给农业以扶持,发展方向上引导规模化种植;

其三,农村的人口性质发展变化,从早期的完全农业为主,逐渐转变为生产经营销售一体化的“新农人”,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网络直播带货成为疫情期间解决农产品积压的重要手段。

还是用数字说话,首先我们整理了代表性农产品的种植规模和亩产情况,见下图

虽然整体上农作物单位产品均处于上升态势,但主要作物在2007-2008之前单

位产量增长极为明显,这主要受农业税减免,种粮补贴以及机械化创新投入使用的刺激有关,但在近年,部分作物(如谷物)的增长是逐渐放缓的,上图的斜率也在逐年缩小,也就是当制度和初步的机械化红利释放之后,农业是需要新的增长推动力的。

那么新的推动力又在何处,且还有多大空间呢?

美国采用了规模化的种植方式,伴以机械化的推进,使得美国人均农作物产出规模大幅领先我国,这已并非是秘密,我们也就不展开叙述,但我们更关心的是单位亩产成本的情况。

以2014年数据为例,彼时:

我国小麦种植总成本为每亩965.13元,是美国的3.03倍;

玉米种植总成本为每亩1063.89元,比美国高53%;

大豆种植总成本为667.34元,比美国高39%。

令人吃惊的背后是亩产人工成本的巨大差异,见下图

虽然经过了制度的创新,鼓励规模化种植,但相比于美国,我国仍处于劳动密集型种植周期,在农业人口外流这一背景下,农业从业人口劳动成本增加,也说明我国农业改革之迫切,但另一方面也说明:当宏观政策制度创新不断推进之时,如若我国加大对农业科技的投入,那么仅人力支出节约就是一大笔财富,极大夯实和加强了我国的农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也是机会所在。

科技切入点在何处呢?

在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公布的《2019年全球农业生产率报告》中,有如下表述:

农业生产率的增长以提高农业技术为基础,包括改良种子、更加合理的管理和饲养动物等方式。形成具有农业技术、最佳农场管理实践和生态服务系统的综合农业生产体系,能够有效地提高农业生产率。

过去一些高收入国家,采用了先进农业技术和农场管理方法后,产量增加了60%,但耕地面积仅增加5%左右。

简而言之,技术推动,促进农业技术提高,这是我国农业实现弯道超车的绝佳机会,结合国情以及国际先进经验,未来农业要降低对劳动力的依赖,向科技要效益。

写作至此,我们可以对当下我国农业的基本情况做如下总结了:

1.顶层制度建设的土地流转,鼓励城镇化等,给未来农业指明了规模化集约化的生产模式;

2.农业生产人口的急剧减少,迫切需要科技力量来提高单劳动力的生产效率和产出;

3.对标美国,我国科技对农业的支持潜力巨大,仅成本起码可以节约一半以上,提高我国农业的综合实力。

以上大致也是拼多多本届“人工智能VS顶尖农人”草莓种植大赛的主要逻辑:通过传感器将农业全过程精准数据化,以自动化耕作贯穿始终,不仅提高生产效率,更为重要的是全程少人或无人参与体力劳动,将人力成本降到最低。

虽然是一场赛事,但也可以预料,部分技术会逐步分批次在农业生产中运用,以实现上述我们所言之终极目的,也会逐渐推动我国农业生产率,向发达国家靠拢,这是我们接下来分析的基础。

那么,这就回到了我们开篇的“不解”,作为电商企业拼多多为何要花大力气对农业科技进行投入?

2019年,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总额为3975亿元,其中拼多多为1364亿元,占比达34%,值得注意的是,农产品占其平台总GMV接近14%,可以说,拼多多是农业以信息为驱动的现代化的既得利益者,二者堪称利益共同体。

根据拼多多方面披露,2020年农副产品的平台GMV目标为2500亿元,同比上年增加超过83%,以现有的规模加之行业30%上下的增长速度,我们预估,2020年拼多多的农产品上行市场占比将接近50%。

拼多多是农业现代化的一大收益者,有强烈愿望推动农业现代化,这点基本是明确的。

官方披露,2019年涉农单家达到了58.6万家,完成了1364亿元的交易量,也就是单店贡献交易23.3万元,这对于农业从业者是显然是笔可观的数据,根据产业集中效应和平台的成长速度等因素判断,对于商家而言,拼多多仍然有极强的边际收益效应。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Q1,拼多多涉农商家增长27万,平台在农民处的吸引力仍在持续放大。

与农业农民形成强关联关系,这大概是拼多多进行智慧农业方面探索的原因之一。

行文至此,我们依然是从农产品简单的产出和收益进行入手,但“三农问题”的解决又不仅仅是提高单产如此简单,切实提高农业从业者的收入才是根本,换言之,用技术驱动效率,要用商业提高溢价,无论出售农产品抑或是加工产品均是如此。

根据美国的一美分的分析原理,在大街上花了1美元买了面包,它加工生产环节给农民只有7.8%,加工占15.2%,包装运输接近7%,其他销售是9.1%,服务是36.3%,零售是12.4%,后产业链是占的非常大。

技术是基础,商业是途径,在上述的表述中,农民虽然只拿到了7.8%的收益,但如若科技提高效率,按照现有水平,农民拿到较技术革新之前效益几乎是翻倍的,科技提高效率,为终端销售提高竞争力,此外,零售和服务占比几乎拿到一半收益,足可见商业之魅力。

按照现有拼多多的发展脉络,既然已经奠定了农产品上行的绝对地位,接下来用掌握的农产品销售大数据,基础技术以及资金为驱动扶持农业科技化,与农业现代化进行强绑定关系,那么,接下来庞大的农产品商业化的红利也就自然落在拼多多。

这可谓是原因之二。

在此次活动中,拼多多强调“探索数字农业的底层研发,公司不售卖任何解决方案”,也就是说关于农业科技方面,更侧重于长期战略投入而非短期收益,也即,虽有商业考量但不会以粗暴的向农民收钱,会偏向于在农产品规模和效益增长前提下,分享市场红利,而非短期变现,我们以上分析大致符合此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