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商有机农业助力生态扶贫
农村农业发展已经进入经济效益
学者齐聚大同共商有机农业助力生
开展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
探寻重庆智慧农业新时代新机遇

农村农业发展已经进入经济效益

2020-09-13 19:31 主页 来源:未知
农村农业发展已经进入经济效益

我写下这个标题已经很久了,该不该写这篇马桶文,我犹豫很久了。思考了一个多月,还是决定写下这篇文章。

有没有经济效益正增长而社会效益负增长的呢?

经济发展一定为社会带来好处,这几乎是全社会的共识。但是,如果有人说经济发展在某些时候、某些领域、某些地方可能对社会发展有害且害大于利,肯定会遭很多人攻击。说实话,我特别担心一部分知识精英和资本精英们给我安上“极左分子”的帽子,这个时代,“极左帽子”满天飞,随便给人戴,其实也挺可怕的。

世界上有没有经济效益正增长而社会效益负增长的发展呢?我认为是有的。如中国最近三十年的医药产业化发展就是这样的——产业化越快,产业经济效益越好,人民的生命财产损害和风险反而会越大。最近三十年来,中国的医药产业总量增长之快、医院的规模和年收入增长之快,是有目共睹的;与此同时,各种疾病和病人数量增长之快、医患纠纷增长之快也是有目共睹的。

昌平谈农村:农村农业发展已经进入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背离的模式

 

我在此做一个预测:2020年,将是除新冠肺炎之外各种疾病最少的一年,因病死亡人数是最少的一年,医药产业总量负增长的一年,老百姓医药支出近十年最少的一年,医患纠纷量快速下降的一年。如果我的预测在2020年年底得到印证,这是否可以说明医药产业的正增长并不必然带来人民健康和福利的正增长呢?

农村农业发展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背离的诸多例子

扯远了,我们回到农村农业经济与社会发展上来。我认为我国的农村农业经济发展,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像医药产业了,在追求行业总量和经济效益增长的同时,社会效益和人民福祉却是背离的!下面我举些例子来加以说明。

昌平谈农村:农村农业发展已经进入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背离的模式

 

例一,生猪产业化发展。这三十年来,财政花越来越多的钱补贴生猪产业化发展,生猪产业化水平、现代化水平、规模化水平等确实是越来越高了,生猪产业的几大巨头的经济效益确实是提高了,但是,带来了三个方面的负效益:财政补贴越来越多了,老百姓吃肉越来越贵了,农民从养猪行业中彻底挤出来了。

例二,种子产业化。这个大家都懂的,我平时写过一些文章,最有名的是给袁隆平老师的一封信,所以这里就不展开说了。

例三,奶业。我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生猪产业化的今天,就是奶业产业化的明天。我不展开讲,相信读者能明白。

例四,粮食产业化。粮食(稻谷、小麦、玉米)在1995年时的价格是五毛五一斤,现在是一元一斤,算涨了一倍吧,但是只有种子农药化肥柴油及猪肉等涨价幅度的十几分之一或几十分之一,如果和学费医药费房费工资等涨价作比较,其涨幅只几百分之一。当然了,直接的后果是农民种粮积极性普遍的不高。

怎么办呀,改革。怎么改呀?鼓励农民把土地转给大户和企业。如果粮食依然维持一元一斤不变,大户和企业种粮比农户亏损的更多。怎么办呢?财政给大户和企业追加更多的补贴。如果农户把土地真的都转给大户和企业了,会出现什么情况呢?我的结论是和生猪产业化一样,涨价。

粮价会很快由一元一斤上涨到二元以上一斤或者更高,市民吃粮会有困难,政府又得补贴市民,更大的问题是很多农民会失业和减收,会导致内需萎靡不振。假如我们换一下思路:现在将稻谷小麦玉米的价格从一元一斤涨到一块五一斤,农户的生产积极性立马就会上来,当年的粮食产量就能大幅增产,财政还少很多补贴,市民也能接受,几亿农民也高高兴兴。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二农部总是要千方百计让农民把土地转给大户和企业呢?农民都进城去了,三农问题就解决了?如果说2008年的教训不够惨,那这一次应该让醒醒了吧!如果这一次危机都不能叫醒你们,真的是在装睡了!对装睡的人还真没什么文明的办法。

昌平谈农村:农村农业发展已经进入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背离的模式

 

第五,村集体建设用地市场化。农村有二亿亩左右的集体建设用地等待市场化,其市场价值估计有五十万亿元。有两种入市办法:一种是农民村集体作为一个市场主体,拿集体建设用地直接入市,再给集体成员分利;另一种是强制村集体建设用地以极便宜的价格流转给政府或准企业,再由政府或准企业垄断土地入市。前者,主体的经济效益和社会福祉同步;后者,主体的经济效益最大化,却损失社会福祉,正在进行的集体建设用地入市的改革,正是后者。

无需再举例了,举不胜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