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亿亩闲置宅基地或将入市?
农业大县的撂荒地何去何从?
玉田特色农业带头人 ——记宋学
出台设施农业用地管理政策
支持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资金45亿

农业大县的撂荒地何去何从?

2020-09-17 11:17 主页 来源:未知
农业大县的撂荒地何去何从?



四川省三台县是人口超过百万的农业大县。近日,记者前往该县鲁班镇随机走访土地耕种情况。在乡村班车上,当记者问起同行的老乡是否有耕地撂荒,他们第一反应是以为记者来流转土地。从老乡们的脸上,能看出对此的期待之情。
 
“你们是来包地的吗?山上好多都荒弃的,没得人种,太可惜了。”车上一位老婆婆对记者说。
 
抵达鲁班镇后,听说柏树村撂荒情况严重,记者随即搭乘一个老乡的三轮车,沿着山路前往该村。恰逢秋收时节,田地里满是金黄的稻谷、麦子,河道边一些玉米由于遭受旱灾,叶杆枯萎,被遗弃在地里,很少见到没有开垦的土地。
 
当地一位村干部指着周围山丘告诉记者,年轻人认为种粮一年的收入抵不过打几天工的工资,再加上水利设施不足,山顶上和山脚的许多田地撂荒了,长年无人耕种。“撂荒的主要是不便耕种的地。”他说。
 
当提出让他领路看看撂荒地时,他为难地拒绝了记者:“好多年没有人上山居住、种地了,路都没有,根本上不去。”
 
此后,在前往该县龙台镇的乡村班车上,坐在记者旁边的学生王黎聊起了自家情况:“我家两亩田地都种了水稻,前几天才把家里的谷子收了,山上的一块荒了几年了。”对于撂荒的原因,她说是因为灌溉设施坏了,抽水的成本翻倍,再加上家里青壮年在外打工,山上土地就慢慢没人种了。
 
记者随后来到另一个农业大县中江县。该县与三台县类似,人口超过百万,人均土地稀少,地貌以丘陵为主,耕地分散、细碎。在永太镇金桥村,记者遇到了村民李隆建,他介绍说:“当地土地撂荒的原因一是二台土、三台土,即平地之上的第二层和第三层坡地,不好耕种;二是青壮年大都不在家,没人种地。”
 
在永太镇东沟村,记者随一名村民沿着砂石小路爬上一座山丘,看到一片开阔平坦的土地长满齐腰杂草和野花。“这片地就是耕地,也荒了好多年,说是有人包了要种,但后来也没见有人来。”这位村民说。
 
记者继续前行,穿过一片树林,经过一个水塘,两栋农房随即映入眼帘。户主是东沟村村民谢廷伟,据他介绍,他一大家里本有十几口人,如今只有三口在这个老宅子里居住,其余全部都在县城卖豆腐、做小生意。“算下来家里有几十亩地,我们现在就种了一亩玉米、一些小麦自己吃。”谢廷伟说。
 
不过来到永太镇新店村后,记者看到不少二台土种上了农作物。村民兰序禄带着记者爬上一座山坡,向下望去,可见山腰的三层土地上都长出了嫩绿的新芽。“这些主要是黄豆和药材,种它们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恢复地力,大概明年就可以种经济作物了。”兰序禄说,今年中江县农业部门鼓励大家流转荒地,进行复耕复垦,于是他流转了该村70多户人家的30多亩土地。
 
中江县农业农村局农技站副站长刘举介绍,为保证粮食产量,中江县的各个乡镇分别出台撂荒地复耕复垦的支持政策和措施,如撂荒地整治工作补助、组织农机专合社统一整地、利用项目物资组织农户复耕等。目前,中江撂荒地已复耕11604.66亩,复耕率91.57%;在这个过程中,还发现一些乡镇漏报、瞒报撂荒土地231.53亩,并进行了查处。

 
深山野果黑加仑变成了农民致富的“黑珍珠”,其貌不扬的核桃让农民抱上了“金娃娃”,曾经送人都送不出去的玫瑰花变身农民增收致富的幸福产业……近日,《新疆日报》刊发的一系列关于特色种植业的报道,展示了我区各地特色种植产业从无到有、由小变大的生动实践和取得的丰硕成果。
 
  
特色农业区别于传统农业,是在保证粮食安全的基础上最大程度追求经济效益的农业发展模式,是现代农业产业发展的“新引擎”。近年来,我区农业发展突出地理环境特色、气候特色、物种资源特色,大力调结构、转方式,一大批特色产业在天山南北乘势壮大,出现了不少闻名全国的名特优农产品,如红枣、核桃、杏、石榴、无花果、巴旦木等。
 
  
要为农业高质量发展注入新活力,就要保持战略定力,持之以恒打好农业“特色”牌,进一步让资源优势转化为强劲的发展优势,带动农民增收致富。
 
  
“重”在延长“特色”产业链。发展特色农业不能只注重特色农产品生产,应立足资源优势,以市场为导向,优化产业布局,着力延伸产业链,进而提升价值链。我区各地种植于农民房前屋后、大田田埂的玫瑰花、枸杞,生长在深山里的黑加仑、沙棘等,今天之所以能走上产业化发展的快车道,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农产品产业链的不断延伸。比如1公斤枸杞干果只能卖40多元,而对其深加工后,1袋30毫升的枸杞浓缩汁便能卖到11元,1升黑枸杞精酿啤酒卖28元。可见,延长“特色”农产品产业链,可大大提升产品附加值,而且产业链越向高端攀升,产业体系就越强壮,市场竞争力就越强大,产品附加值也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