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业大学新闻网 媒体农大 随
“乡村文化大集”农村公共服务模
西藏:农科院今年将全力实施“种
合作社成乡村振兴"新引擎"
田间地头当“战场” 践行农科人

中国农业大学新闻网 媒体农大 随着现代农业、智

2021-04-08 12:44 主页 来源:网络整理

    然而,在现实中,实践教学还面临着基地资源不足的难题。如何吸引企业参与协同育人?实践教学如何落到实处?

    赵邦宏介绍,在河北农业大学,70%至80%的毕业生会选择农业金融等农业相关领域工作,“将本专业全丢掉转行的还是少数”。

    “‘新农科’不是走延长线,也不是小修小补,而是一场彻底的、系统性的改革。”王涛说,过去的路走不通了,目前大家对此有了共识。但是,怎么认识新与旧、怎么建有特色的新农林人才培养体系,还在不断的探索中。

    在王涛看来,这是一个有益尝试。

    和李云皓一样,中国农业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王涛教授也在反思,面对农业产业化、规模化、智能化的发展趋势,“传统模式下培养出来的农林人才,已经不能适应产业发展需要了”。新农林人才培养之路必须调整方向!

    这几年,王涛走访了许多涉农高校。他观察到,惯性强、对传统的人才培养模式存在路径依赖,组织架构仍需优化,教师科教融合意识不强,对本科教学重视不足,对中国特色的农林教育体系还处在理论探索阶段等问题,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新农科”建设进度。

    “产学研合作,一定要以专家教师为纽带。”昝林森介绍,5年来,他带着团队,帮助当地企业将养殖死亡率控制在5%以内,良种率提高了50%以上,肉牛奶牛养殖效益提高30%以上,当地养牛业逐步迈向了高端化和现代化。

    “新农科”的本质是一次专业的供给侧改革

    “通过驻点教师的联结和现场指导,学生不仅有了稳定有序的实践去处,而且能够很快进入岗位边干边学,还能领到企业提供的工作补助。现在,我们的学生来这里实习,企业很欢迎。”昝林森说。

    读研期间,李云皓的研究方向是苹果树枝干轮纹病的防治。进入园子后,他意识到,果农们不仅需要病虫害防治知识,还需要怎么种和怎么卖方面的知识及渠道,甚至还需要智慧种植的理念和管理手段。

    “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来看,既要保证耕地等生产资料,也要有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掌握这些技术的人才。”王涛说,高校人才培养的规格和质量直接关系着我国的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

    “对学生而言,这张图是保证能力实现的导航图,一入学就能看到自己毕业时需要掌握哪些技能,可以通过哪些课程获得。对老师而言,一图在手,能明确自己所授课程在整个人才培养中的地位、作用。”赵邦宏说,对学校而言,则可以有效调配教学资源,解决人才培养与市场需求脱节的问题。

    然而,在实际的教育教学中,专业划分过细过窄、专业设置与社会需求脱节、实践环节缺失等,导致培养出的农林人才难以匹配当前农业发展的需求。

    “黑板上种不了田,实验室里养不了牛。”宁夏西海固高端牛产业研究院首席专家、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昝林森认为,对本科生而言,实践教学的主要作用是走出校门开阔眼界,了解现代化农牧企业生产经营情况,在学中干、干中学,真正培养出具有“懂农业、爱农民、爱农村”情怀的农林人才。

《中国教育报》2021年3月16日4版

    王涛认为,这一改革将帮助学生成为一个全面发展的人、一个能在特定产业领域就业的人、一个术业有专攻的人。

    如何培养引领产业发展的农林人才?

    从服务生产到服务产业,农业发展给新时代的农林人才培养提出了新需求。

    在扬州大学农学院院长严长杰看来,长期以来,农林学科的教育教学改革比较滞后,培养出的学生知识面窄、能力体系不健全。而当前农业适度规模化、智能化的发展趋势,又对人才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农林人才培养必须‘学必期于用,用必适于地’。”严长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