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激发新兴产业创新创业活力
日照:部门"一把手"现场答问
文艺工作要把握好“着力”
山东大汉:上赛季不容易 我仍想
山东新旧动能转换基金达48只

山东两级法院误判8000万担保

2019-04-18 15:13 主页 来源:未知
山东两级法院误判8000万担保

案卷资料载明,金沂蒙公司分六次借款给广星化工公司8600.2万元,在广星化工公司的六份《借款协议》中,有三笔借款(金额为4500万元)由赵某军签字担保,但按照“六个月”的法定担保期限,均已经过了担保期赵某军也不应承担担保责任。

就在法定的担保期限过期的情况下,金沂蒙公司以控制人身自由、语言威胁等手段,于2015年4月28日让赵某军在一份打印件的《还款协议》上签字,又于2015年7月1日让赵某军一份《还款承诺》上签字。

《还款协议》为甲方金沂蒙公司、乙方广星化工公司、丙方赵某军的三方协议。《还款协议》的内容是:乙方于2015年5月28日前偿还甲方欠款本金及利息5000万元、2018年12月31日前还清剩余本金及利息,并按照借款总额的20%承担违约金,丙方赵某军对上述承诺提供担保,如乙方不能按约履行,甲方有权向丙方赵某军主张权利。

磅礴新闻注意到,这份打印件格式的《还款协议》,没有甲方金沂蒙公司的盖章及法定代表人签字,也没有乙方广星化工公司的盖章,只有乙方法定代表人郝培顺和丙方赵某军的签字。

法人广星化工公司与法人金沂蒙公司签订的《还款协议》,没有法人广星化工公司、金沂蒙公司的盖章,只有承诺还款方法定代表人郝培顺和“担保人”赵某军的签字。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明白,这份《还款协议》就是在“过家家”,属于典型的未成立协议。

同为打印件的《还款承诺》载明:本人(赵某军)承诺于2015年8月1日向贵公司支付借款利息1500万元,借款本金8600万元及剩余利息于2015年10月1日前全部还清。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还款协议》还是《还款承诺》,都是在超过法定担保期限后,人为地炮制出来的。

三方协议混淆为单方承诺

临沂中院认为,赵某军于2015年4月4日、7月1日向金沂蒙公司出具《还款协议》和《还款承诺》,由此可以推定金沂蒙公司已向赵某军主张了担保责任,因此,赵某军担保责任未过担保期,应当承担担保责任。

2018年3月15日,临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广星化工公司偿还金沂蒙公司借款8100.2万元(已经以其他方式偿还了500万元),违约金按24%的年利率计算,赵某军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赵某军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山东高院,认为其担保期限已过期,不应该承担担保责任。2019年1月7日,山东高院驳回了赵某军的诉讼请求,维持原审判决。

赵某军签字的《还款承诺》中,最后还款期限为“2015年10月1日”,而金沂蒙公司起诉时间为“2016年5月26日”,已经过了六个月的法定担保期,因此山东高院的“本院认为”没有阐述《还款承诺》,而是用《还款协议》维持了一审判决。

虚拟三方协议曲解为单方承诺 山东两级法院误判8000万担保

山东高级法院

山东高院则认为,《还款协议》中承诺于“2015年12月31日前还清债务”,故金沂蒙公司于2016年5月26日起诉请求赵某军承担连带责任,未超过六个月期限。

关于金沂蒙公司未在《还款协议》上签章的问题,山东省高院认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司法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关于“第三人单方以书面形式向债权人出具担保书,债权人接受且未提出异议的,保证合同成立”之规定,该情形不影响赵某军向金沂蒙公司提供担保的效力。

略有应用文书写常识的人都明白,《还款承诺》是赵某军(第三人)向金沂蒙公司(债权人)单方出具的担保书(但已过法定担保期限),而《还款协议》不是“第三人”单方出具的担保书,其书写格式为“甲乙丙”形成的三方协议,且为未签署完毕的未成立协议。

山东高院依照司法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认定赵某军的担保责任成立,属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双重错误,缺乏对应用文书写最基本常识的认知。

其次,三方协议《还款协议》没有债权人金沂蒙公司、债务人广星化工公司(仅有广星化工公司法定代表人郝培顺的签字)的签章,那么即便赵某军为郝培顺“担保”,与广星化工公司的债务又有何关系呢?

因此,山东高院的二审判决同时还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混淆了“法人”和“法定代表人”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