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一个县,建县历史超1400年
问政山东|让人“想不通”的农业
山东|让绿水长流让青山常在
山东南北交通主动脉——京台高速
历史上说山东人最讲义气

问政山东|让人“想不通”的农业保险

2020-05-01 10:55 主页 来源:未知
问政山东|让人“想不通”的农业保险 

农业保险是避免自然风险损失,保障农业生产稳定农民收入的重要险种。2019年,山东农业保险实现保费收入29.32亿元,为农业风险提供保障745.16亿元。作为和农民老乡关系最为密切的保险险种之一,农业保险在理赔上还有没有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呢?
 
记者调查发现,东营农高区的王雪红,去年和几位合伙人承包了附近村子的2000多亩地种玉米。这2000多亩地虽然集中成片,但按照地界划分,有1800多亩位于寿光市羊口镇,还有260多亩属于东营农高区。利奇马台风袭来,王雪红承包的农田泡水长达30天,损失惨重。
 
自然灾害不可避免,但让王雪红心里有底的是,她当时种玉米购买了农业保险,保费的80%由各级财政负责,农户只需要缴纳剩下20%,每亩地只需要花三块六。
 
然而,真到了灾后领钱的时候,问题出现了。
 
“我在寿光这边的地赔付是320元/亩,东营市农高区赔付的是109元/亩。”王雪红说。同样遭了灾,相邻的地,赔偿的标准却不一样。不仅王雪红不理解,当地种粮大户宋茂合、韩七龙、韩星铧(音)等人也不理解。
 
保险有差别,是不是因为保险公司不是一家呢?但大家了解到,不管是东营农高区还是寿光市,承保的都是中国人民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我在寿光的地赔付下来了,也是你们人保的,一亩地赔付金额是320元。为何一样的条件,一个公司,赔付差距这么大呢?”王雪红打电话给中国人保东营市分公司询问。
 
“那肯定种植的地域不一样,所以赔付不一样。”中国人保东营市分公司工作人员说。对于两地赔偿的价格差,保险公司认为并没有什么过错。种粮大户带着疑问找到了中国银保监会东营监管分局。
 
“因为以前没遇到过这种事儿,我们回去还真得看看,到底我们有哪方面权限。一般来说,你们不满意,可以走法院程序,我们回去再跟领导汇报。”中国银保监会东营监管分局工作人员说。
 
2000多亩地被一条沟分成了两块儿,交了相同的保费,灾后赔偿金额却差了这么多。对于此现象,山东银保监局局长王俊寿表示,在农险赔付当中,这种现象是客观存在的现实。一方面,按照中国农业保险条例,如果发生灾害需要理赔,是按照抽样的方式来决定损失率。另一方面,农险条例中明确规定,农业保险是由县级政府来具体组织和实施。寿光和东营属于两个地区,在组织农险查勘定损中,各个县定损的标准不一样,所以最后认定的损失结果不一样。
 
对农业保险理赔不满意的,还有汶上县刘铺村的种粮大户张路。他在中国人民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汶上支公司购买了100亩小麦的农业保险。2019年5月,小麦遭遇风灾,倒伏严重。张路马上联系保险公司进行查勘,保险公司出具的损失确认书显示,张陆家的小麦倒伏面积是38.5亩。但到了理赔的时候,张路却被告知不符合理赔条件。
 
“保险公司给的答复是,受损率达不到保险公司的要求,所以不予理赔。他们找的第三方进行测产,测产说汶上县损失率是16%,最高也就19%多点,达不到保险单上要求的20%。”张路说。
 
原来,按照农业保险理赔的有关规定,投保农户家的亩产损失只有超过20%才能获得理赔。如果在20%以下,保险公司不用赔偿。让种粮大户张路想不明白的是,查勘是倒伏面积38.5亩,受损测产却损失不到20%,这个数字保险公司是怎么得来的呢?
 
“全县都没赔,不光你一家。这个数字是咱农业部门测的,减产不到20%。”中国人保汶上支公司工作人员说。
 
随后,记者又联系了济宁市农业农村局。“保险公司邀请专家,根据情况在县市区设点进行测产。专家不可能看每个地块,他大概定几种类型。”工作人员说。
 
对于这种取平均值的做法,张路表示不认可。“今年收了7万多斤,比往年少收了4万斤左右,损失率在35%到40%。如果整个汶上县是一张保单的话,取几个点测量我们认可,但是现在我们个人手里都有保单。”张路说。
 
拿着保单,张路找到了中国银保监会济宁监管分局。而工作人员却表示他们没有调解能力,只有监管职能,希望去保险协会调解纠纷或者走法律程序。
 
对于片中反应的问题,王俊寿表示,目前农险存在投保不充分、定损分歧大,理赔周期长、科技不普及等问题。从前端投保到中期定损再到后期理赔,还存在粗放和一刀切模式。要想做到精准,就不能一刀切,而应该体现实事求是的原则。但可能限于人力物力的条件,所以各家保险公司做不到逐户逐块土地查勘。但下一步,对保险特别是农险进行科技赋能非常重要。通过运用遥感技术、宏观图谱,无人机对农田进行精准的画像、精准的理赔,这样既减少了农户和保险公司之间的分歧,同时还能实现快速理赔。农险两个核心问题解决了,农险发展就进入了“快车道”。此外,对于地方监管机构和人员,要不断加强学习和培训,提高地方监管部门的履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