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粮食总产达到1071.4亿斤
“诸强”环伺,虹吸明显,鲁南如
探访山东钢铁:传统钢企蜕变
山东各地新消费带动经济突围
高风险区入济返济人员集中隔离和

“诸强”环伺,虹吸明显,鲁南如何突围?

2020-06-17 12:26 主页 来源:未知
“诸强”环伺,虹吸明显,鲁南如何突围?

今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出台省会经济圈、胶东经济圈、鲁南经济圈三大经济图一体化发展指导意见,把鲁南经济圈(下简称“鲁南”)置于省会经济圈和胶东经济圈同列,足见对鲁南的期待。

6月8日,山东省政府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山东加快建立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再提推进省会、胶东、鲁南三大经济圈区域一体化发展。

实际上鲁南一直是山东的人口、经济、文化、工业……重地,枣庄、济宁、临沂、菏泽4座城市闪耀在齐鲁大地,是山东沟通江苏、安徽等省的门户,“煤城”、鲁文化、沂蒙山、古曹州,似乎每个城市都有独特之处。

只是当我们将眼光聚焦于鲁南4市时,“如果鲁南地区不能逆势突围、快速崛起,必将面临严重的虹吸效应”,一时让我们走进了她们所处的现实。

鲁南到底怎么了?

有待释放“潜力”的鲁南

济枣菏都市圈、临日都市圈,突破菏泽、鲁西崛起,以及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出台省会经济圈、胶东经济圈、鲁南经济圈三大经济图一体化发展指导意见,不断叠加的政策红利,足见对鲁南的期望,“如果鲁南城市群发展起来了,山东的经济发展就有了坚实支撑”,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

“透了底”的数据,似乎也在述说着,鲁南潜力有待释放。

鲁南人口超过全省总人数3成,面积占比也近3成,但去年鲁南四市GDP实现14074.31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104.18亿元(均为初核数据),仅占全省同期数据的19.8%和16.9%。

“排头兵”的对比中,2019年临沂经济体量不足省会都市圈济南的一半,胶东经济圈的青岛一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达到1241.7亿元,超过鲁南四市该数据总和,上述还仅是都市圈里的核心城市。

为何要提济南、青岛?其实这是鲁南四市人才被虹吸的主要目的地。根据齐鲁人才网2019年三季度相关数据——山东省三季度人才流动量最大的地区仍是济南,青岛紧随其后;从全省人才流动轨迹来看,淄博、泰安、济宁、枣庄、德州、东营、聊城、菏泽、临沂9市人才省内流动首选济南。

图片来源:齐鲁人才网

青岛、济南、东营、潍坊、威海、烟台、日照7市比值均大于1,表明人才流入,其中青岛市人才流入比接近于2,这意味着在流出一名本地人才的同时会流入两名外来人才。除以上7市外,剩余各市人才流入比均小于1,表现为人才流失,鲁南四市无一幸免。

雪上加霜的是,鲁南和苏北紧挨着,随着淮海经济区在苏鲁豫皖四省互通互联打通经济大动脉的作用越发明显,虹吸鲁南的不仅是省内的兄弟地市,“近邻”类似徐州也加入了这一行列。

徐州不仅是江苏北部的发展“龙头”,还是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2019年,徐州全市地区生产总值(GDP)达到7151.35亿元(初核数据),目前鲁南四市GDP最高的为临沂市,达到4600.25亿元,距离徐州尚有段距离。徐州全市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收入468.32亿元,为鲁南四市该数据总和的42.4%。

难怪临沂市长孟庆斌感叹,“十年前,鲁南各市与苏北地区相比,无论是经济总量还是发展速度,都差别不大。但现在,我们已经落后了很多”。

存疑:鲁南真不能“打”了?

黄河在这里“滥觞”,沂蒙山在这里绵延,无数的先哲在这里留下智慧的光芒,这就是鲁南。

数据是真实的,标兵渐远的背后也是鲁南四市自身发展陷入瓶颈,急需迈向高质量。

鲁南四市中,面积最小的是枣庄市,曾经“煤城”一度让枣庄“光芒四射”。

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成立“商办山东峄县中兴煤矿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兴公司”,一直到抗战全面爆发前,这里是全国最大的华资煤矿。上世纪80年代枣庄供应了江浙沪一带超过50%的煤炭,与煤炭相关的主导产业曾占经济结构的八成以上。

转折点发生在2009年,这一年枣庄被确定为东部唯一资源枯竭城市,转型成为了枣庄不得不面对的发展问题。

图片来源:大众网

菏泽,身处黄淮这个自古就是人口稠密地区,尽管经济排名在全省中下游,但超过800万的人口一平均,相关数据排在全省倒数,且建市较晚,一定程度上融入经济大潮的时间受限。和菏泽处同一处境的还有临沂,临沂人口规模是省内的第一,但是经济规模(GDP)不足经济“一哥”青岛的一半,与之相反的是鲁北的东营,这座“石油之城”,GDP规模和临沂相差不大,但因为人口规模较少,人均GDP却排在全省前列。

图片来源:菏泽市委宣传部

济宁看似是五市表现最好的,坐拥优渥的文化资源和丰富的煤炭资源,但放眼周边标兵渐远,一边是济泰同城化趋向明显,一边是中原城市群崛起,济宁经济与鲁南的菏泽、枣庄等市越发密切,这么看来“报团取暖”,济宁的选择似乎没那么困难。

尤其是2019年全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597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2329元,增长7.0%;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775元,增长9.1%;四市在量级上仍存在一定差距,但增速上较全省平均水平高一些。

以菏泽为例,其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上年增长9.6%,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8.2%;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10.3%。

只是,排名和数据掩盖不住四市所做的努力和变化,更不意味着鲁南就此沉沦。

变则通,转型中的鲁南

临沂的变化似乎更“迅猛”,尽管相比于兄弟城市枣庄1961年即建立地级市,1994年才成为地级市的临沂,融入发展大局无疑是较晚的,特别是相比之于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珠玉在前”,但用时仅10年成为全国临沂成为首个生产总值过千亿,人均过万元的革命老区城市。

或许是巧合,转型的枣庄和临沂都打出了物流、商贸的牌。

薛城区,这是枣庄的市政府驻地,俨然已经成为枣庄经济发展的一个“发动机”。在过去的几年间,借助京沪高铁开通契机,全力启动了张范高端物流园、铁水联运物流园等大型物流项目建设,建设燕山路商圈、火车站街区城市综合体、银座商城鲁南旗舰店、金鼎国际商业广场、红星美凯龙等高档商业综合体。

图片来源:薛城政府网

而鲁南大数据中心则是枣庄转型的重要成果之一。

临沂的“涨势”喜人,2011年其被中国交通运输协会授予“中国物流之都”称号,商贸服务业更是其主攻方向,2019年其三产占比为8.9:37.9:53.2,第三产业成为其支柱产业。临沂商城实现市场交易额4830.52亿元,物流总额7671.55亿元,均超过同期GDP总额。

只是,面对发展,不止有枣庄、临沂打的这张牌,济宁、菏泽也打了其他牌。

“文化牌”可能是大家对济宁最大的印象,曲阜“三孔”、京杭大运河(多个市涉及,例如枣庄),水泊梁山、微山湖、世界儒学研究与交流中心孔子研究院……不胜枚举。

图片来源:曲阜市人民政府网站

2019年济宁旅游消费总额873.15亿元、同比增长11.83%,接待国内外游客8040.8万人次,同比增长9.03%,三次产业结构调整为11.5 ∶ 40.3 ∶ 48.2,同样是第三产业是主导产业,但济宁的第二产业实力不俗,济宁市含煤面积4826平方公里,占济宁市总面积的45%,为全国重点开发的煤炭基地之一,这就为能源化工、装备制造等产业做了支撑,其境内的兖矿集团是《财富》世界500强的常客。

“牡丹之都”菏泽,电子商务已成为其城市名片之一,据阿里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从城市层面来看,淘宝村数量最多的前三个城市为金华市、温州市和菏泽市,淘宝镇数量最多的前三个城市为泉州市、菏泽市和金华市,类似菏泽曹县在2018年已经发展为“超大型淘宝村集群”,突破菏泽,关键点在乡村振兴,如此看来,菏泽正行稳致远。

颇有意思的,其实早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鲁南经济圈之前,鲁南区域之间已有联动,“报团取暖”的意味浓。

枣庄虽然“块头”最小,但是几个“融入”中能瞥见枣庄的主动“借势”,按照其“十三五”规划——推进西部经济隆起带建设,着重与济宁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区对接,推动现代服务业发展,联合济宁等市,推动运河经济文化带大发展,联合临沂等市,推动红色旅游经济圈大发展。

摊开地图不难发现,枣庄的独特之处——身处京杭运河发展轴、临枣济菏发展轴交点和淮海城市群。

上述的协同,并非是孤本。

临沂就有意愿在鲁南、苏北所有作为,临沂下辖的兰山区打出了“鲁南苏北经济发展龙头区”,临沂市也开始由“一河为轴”转向“两河时代”。

当然临沂要想在鲁南经济圈发展中担当排头兵角色,不能仅仅是GDP等数据排第一,协同发展,4市联动也应如此。备注瞩目的鲁南高铁,其意义并非仅仅让临沂这个革命老区通了高铁,在互通互联鲁南各地市的作用十分明显,再搭配早已建好的京沪高铁,对鲁南经济圈的发展提供重要的交通支撑,这为鲁南下一步协同发展做了重要铺垫,后期4市将在乡村振兴先行区、转型发展新高地、淮河流域经济隆起带等发展中协同聚力。

……

结语

鲁南是山东的重要潜力增长极——自带体系。

文化重地,虽千百年,底蕴犹在,魅力不减,伏羲、帝舜、孔子、孟子、墨子……又是山峦叠嶂之处,沂蒙山、峄山、熊耳山……青山绿水带笑颜,文旅潜能“肉眼”可见,尤其是济南至枣庄旅游高铁的提上日程;也是工业重镇,济枣菏重工业基地搭配临沂物流之都、轻工业,形成一条重要的工业隆起带,渐构成区域竞争力……

只是,现在摆在鲁南面前的是——单个的城市实力竞争可能让位于城市群、经济圈,四市需要,把自己的潜力开发,把自己的动能释放,协同发展,打造区域竞争优势,形成对人才、资金等的吸附力,或许与标兵差距犹在,但满怀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