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1山东新闻联播
回顾︱齐鲁战“疫”这样走过
71秒丨新春伊始花木萌动 齐鲁春色
就地新春游 齐鲁年味足
【齐鲁石敢当】山东省2021年工作

强主城VS强郊区,齐鲁双雄的不同选择

2021-02-22 09:56 主页 来源:网络整理

这其中,即墨区凭借5.8%的增长以1278亿元的规模实现了对市南区的逆袭。市南区2020年GDP达到了1272亿元,但无奈增速只有2.2%。紧随其后的胶州市、城阳区(含高新区)的经济总量分别达到了1225亿元和1209亿元,随着青岛胶东国际机场启用和上合示范区的建设,胶州也将在未来一两年大概率超越市南。在青岛5个GDP突破千亿级的区市中,郊区市占据了4个,而且优势还越发明显。

强主城模式造成区域之间差距过于悬殊,消减了竞争氛围。集中表现就是,济南的几个经济总量比较低的边远区市难以有翻身机会。而青岛的市南、即墨、胶州、城阳、市北、崂山之间的排位时常变化。

展望未来,对于济南来说,需要在增强主城区实力、提升首位度的同时,兼顾偏远郊区市的发展,激活区市之间的竞争。而青岛,则需要在郊区市强大的同时,集中资源避免重复建设,加强统筹,在一盘棋下统筹各区市的产业发展,形成对外竞争的合力。

强主城VS强郊区

对比效果显著,济南走上了强主城战略,汇聚更多的资源树立战略高地,这也是北方多数城市的选择。青岛则走上了强郊区战略,注重通过产业集聚提供牵引。烟台实际上也选择了强郊区战略。

强主城VS强郊区,齐鲁双雄的不同选择

放眼全国,青岛与苏州、无锡等城市功能分区大体相似,通过产业集聚,在郊区培育了经济中心,长三角、胶东半岛也是全国百强县分布最为集中的区域。最典型是苏州,主城区看起来就像一座古城,而郊区的工业园则具有世界影响力。但资源分布太过分散容易形成产业雷同,以青岛会展经济为例,崂山区有国际会展中心、西海岸有中铁博览城、即墨有国际博览中心、城阳有红岛会展中心。

展望未来,济南需要增强区市之间的竞争氛围,青岛则需在区市公用设施和产业发展上避免重复建设。

做长板与避短板

在青岛,行政中心在市南,高等教育资源主要集中在崂山区和西海岸新区,金融中心在崂山区,商业中心被市南、市北、李沧平分秋色,交通中心更加分散,市南、李沧、城阳、胶州、西海岸、即墨、平度、莱西都有高铁站。

位于郊区的即墨、胶州、城阳的GDP增速都超过了5%,传统主城区的市南、市北、李沧的GDP增速全不到3%。

根据济南市统计局提供的数据,2020年度GDP超过千亿元的区(含功能区)分别是:历下区1910.41亿元,高新区1291.54亿元,市中区1059.62亿元,历城区1017.05亿元,章丘区1002.46亿元。5个区GDP总量合计6281.08亿元,占济南市全年GDP总量的61.9%。

经济重心的不同,也让济南和青岛的城市功能格局产生了巨大的差异。

2020年,济南共有5区(含功能区)GDP破千亿元,分别为历下区、高新区、市中区、历城区和章丘区,历下区和市中区是地理意义的主城区,高新区也被默认为主城区范畴。

相对于济南的强主城,青岛的郊区优势更加凸显。2月初,青岛市统计局公布了各区市2020年经济发展数据,西海岸新区以3751亿元的规模领跑,在经济总量方面已经超越了淄博市。

青岛的强郊区战略并非偶然出现,而是郊区民营经济和制造业实体经济长期蓄势待发的必然结果,在北方县市中,即墨、胶州、平度、莱西一直稳居全国百强县名单之列。

在济南,行政中心、金融中心、教育中心、交通枢纽中心、商业中心基本上都是在主城区。

但集中优势资源于一地的城市发展模式显然更容易在短时间内做出成果。济南高新区2020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了1291亿元,名义增长12.28%。而青岛高新区只有122亿元,增长率也只有7.1%。

2020年,青岛也共有5区市GDP破千亿元,分别为西海岸新区、即墨区、市南区、胶州市、城阳区,除了市南区以外都是清一色的郊区,市南区经济总量刚刚被即墨区超越。

门国锋

近年来,济南提出了“东强”战略,让外界对章丘、历城两区的发展前景充满期待,但这些都是强主城战略的外移,“东强”只会扩大主城区的面积。

这其中,历下区高居榜首,这是该区在2014年GDP总量首次破千亿元后,连续7年保持高增长。早在2018年,高新区GDP首次突破1000亿元。市中区虽然在2020年生产总值出现了一点儿下降,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突破了百亿元大关。济南主城区的经济优势十分明显。

而长清区、平阴县、济阳区、商河县等偏远郊区的经济总量只有两三百亿元的规模,其中商河县还不到200亿元的经济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