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援沪医疗队1045人踏上回家路
自称山东人的德国汉学家卫礼贤
山东又添“新学校”,面积1007亩
青岛发动“关爱山川河流”自愿活
“山东和平”轮在青岛北海造船命

自称山东人的德国汉学家卫礼贤

2022-05-22 14:58 主页 来源:未知

自称山东人的德国汉学家卫礼贤

有人誉他为“伟大的德意志我国人”,也有人誉他为“德国的孔夫子”。但他自称山东人。这个“他”指的是德国汉学家卫礼贤(Richard Wilhelm,1873-1930)。

卫礼贤

张君劢的《国际公民卫礼贤》说:卫礼贤不是文明研讨者,而是一个文明阅历者,一个文明体会者,以为卫礼贤是一个国际公民,竭力夸赞他,“他应当被安放到专门供奉文明交流的英雄们的殿堂之中。如果他是我国人,人们或许会把他供奉在文庙,那里会集了伟大哲人孔子的历代信徒。”其实,卫礼贤来我国时,“是一名神学家和传教士,他脱离我国时,却成为孔子的信徒”。卫礼贤为自己取名卫希圣,字礼贤,自称我国山东人,儒教徒。由于他把我国的山东看做“一个超出想象的文明宇宙”!

卫礼贤本来是去我国传达基督教,结果反被儒学感染,成为一个儒学家。这在中西文明交流史上是很奇特的故事。卫礼贤不仅对青岛充满热情,并且对泰山极为崇拜,晚年在脱离我国的时候前往泰山祭拜,在《我国心灵》中以为:“在我国历史上,这座山一次又一次地显示出自己不可替代的位置,它标志了一种启示,也标志了一种奥秘,生和死都被以为起源于它。”他还借此机会前往曲阜,参加他的老朋友衍圣公孔德成的婚礼。

文明交流往往是双向的,历史上既有西学东渐,也有东学西渐,而东学西渐是没有引起满足注重的范畴。在此范畴中卫礼贤显然是一个重要人物。季羡林先生以为卫礼贤是东学西渐的杰出代表。

卫礼贤在我国寓居达25年,其中22年在青岛度过,其成便是“执该地中西高等书院教职多年”,创办了礼贤中学。他对山东教育的巨大奉献,至今青岛人铭记不忘。

 

荣格

1923年,瑞士著名心理学家荣格在北京凯泽林爵士的住处认识了卫礼贤,从此成为老友。荣格赞许卫礼贤被我国哲学折服,“他情不自禁地认同于我国思想的逻辑性和明晰性:‘影响’一词已不足以描绘他所受到的效用,他已被降服、被同化了。”“他全然是我国式的,不仅写作风格,还有谈吐,甚至举动都是我国式的,东方的观念和我国古代文明已刻入了他的骨子里。”“卫礼贤做的可不是一件小事,他为咱们展示了一幅容纳全部、色彩斑斓的我国文明画卷。更重要的是,他传授给咱们可以改变咱们人生观的我国文明精华。”荣格以为卫礼贤与我国文明有真实的心灵沟通,有着实质的参透和融合,于是,可以发明一种新的生命。

卫礼贤以为唱衰西方的德国历史学家斯宾格勒(Oswald Spengler,1880—1936年)的《西方的衰败》,有先见之明,他说:“斯宾格勒谈论西方的衰败绝不是偶然的,西方的衰败现已是今世的普遍感觉。就在咱们发生西方走向衰败的感觉时,东方却放射出越来越夺目的光辉。”

卫礼贤在《我国心灵》中必定:我国关于全国际存价值极高之奉献,即其智慧是也。因道家与儒家的学说结合,成为一种调节工具,使儒教不致堕入浅陋及实利主义。故我国智慧实足以为近代欧洲之救药。人类需要二物,其一为深探于下意识之境地以求得奥秘而归纳之照顾;其一为个人之自主力之极点扩展,使足以与外在的国际之全压力对抗,前者为东方所长,后者为西方所长。为求两者之结合,故东方与西方为互不可少之兄弟。

 

辜鸿铭

辜鸿铭一向瞧不起外国学者的儒学研讨,卫礼贤显然是个破例,并且他与卫礼贤结成多年的朋友。卫礼贤把辜鸿铭的作品《我国关于欧洲思潮的抵挡》译成德文,使其在德国名声大噪,辜鸿铭长期和他通讯,据说现已发现的就有21封,主题是讨论我国文明。辜鸿铭还到卫礼贤居处,和他彻夜交谈。

卫礼贤礼赞我国,值得咱们称道,而其他那些由于敬慕我国文明而大力宣传我国文明的外国人,也是将咱们的文明传达到西方国际的信使,咱们同样也应该记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