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银行山东分行打造“三支队伍
山东巡抚和九门提督,谁的权力更
山东要解决高等教育“切肤之痛”
未来几日山东最低温仍在10℃徘徊
山东的“火龙”为啥那么吸引人呢

山东救火烈士当兵两年 今日“回家”!

2019-04-05 13:31 主页 来源:未知
山东救火烈士当兵两年 今日“回家”!

4日上午的西昌,云幕低垂,举城哀悼,10点40分许,四川凉山木里森林火灾牺牲烈士悼念活动在西昌火把广场举行。遗像幕墙两侧“对党忠诚 献身使命 赤子丹心昭日月”“竭诚为民 赴汤蹈火 英雄肝胆映山河”的巨幅挽联,诉说着人们对烈士的褒扬。
 
悬挂着30位烈士遗像的幕墙上,从左向右,康荣臻、张帅、赵永一、徐鹏龙、张成朋等五位山东籍烈士的遗像依次位列其中。
 
按照计划,山东籍烈士的骨灰将于4月5日下午返回故乡。
 
昨天下午山东商报记者赶赴烈士康荣臻的老家
2017年9月11日,
 
康荣臻拍下了在老家
 
临沂市平邑县的最后一张照片。
 
当时刚满18岁的康荣臻穿着一身军装,
 
胸前戴着一朵醒目的大红花,
 
两只手分别贴在裤缝上,
 
抿着嘴轻轻微笑。
 
他身旁站的是三奶奶和表妹,
 
父母就站在手机镜头之外,
 
不知是何复杂心情。
 
这天是康荣臻领到军装的日子,
 
隔天后他离开了家。
 
两年后,康荣臻第一次回家,
 
却是以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方式……
 
咸化霞手机里还保存着当时和穿军装的康荣臻以及和他表妹的合影,日期定格在2017年9月11日。
 
不愿以这样的方式知道你
 
从平邑县汽车站到康家寨村有约半小时的车程。康家寨村位于平邑县城的西北方向,这是个有着两千多人的大村庄。
 
村头是大片的田地,清明时节,地里的小麦在使劲抽着绿意。田里稀稀疏疏分散着一些正在劳作的农民,一条通往村内的水泥路把田里分成两半,偶尔有车驶过。
 
这个静谧的村庄,因为两千多公里外的一场山火,一个20岁的青年,变得为人熟知。有人说,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知道这个村子,更不愿以这样的方式,知道康荣臻这个名字。
 
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还是知道了他。
 
康荣臻家就在村子的偏西南方向。绿色的大门上虚掩着一把长锁,4月4日下午,一位同样正值20岁的青年拎着水桶从大门里出来,很快拎着空桶回来,回到院子里用自来水管接水。
 
在4月3日早上5点多,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以及几位亲戚一起陪着康荣臻的父母离开村子,乘坐飞机赶往四川。两年前康荣臻入伍时,他们没能亲自送儿子走,这次他们要亲自把儿子给接回来。
 
直到看着大爷大娘离开,接水的青年才敢来到康荣臻家里。他是康荣臻的堂弟,名叫康荣飞。跟康荣臻一样,康荣飞也出生于1999年,康荣臻生在3月,康荣飞生在10月。这两个年龄相仿的兄弟从小一起玩到大,还曾一起去征过兵。
 
康荣飞说,“我不敢让大爷大娘看到我,这样他们会更承受不住的。”
 
父亲抽着烟,一头栽了下去
第一个知晓康荣臻出事的人是大他9岁的亲姐姐康慧。康慧一直在北京工作,把四岁的女儿留在老家陪着父母。
 
咸化霞说,康慧是在4月2日凌晨接到的康荣臻单位的通知电话,当天早上5点多,康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咸化霞。
 
“奶奶,出大事了,牺牲的那30个人里,有康晨(康荣臻小名)……”咸化霞忍着眼泪,说当时康慧在电话里一直在无措地喊着“奶奶”。
 
“没敢告诉他们的父母。”咸化霞说,因为与康荣臻家仅有一墙之隔,她怕住在隔壁的康荣臻父母起疑,赶紧跑去了稍远一点的康荣臻二奶奶家,才敢大声地哭了出来。
 
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子。
 
“不用我们说,网上、电视上已经公布了牺牲人员的名单。”康德钦说,尽管大家都有意瞒着,康荣臻的父亲还是从网上知道了消息。
 
实际上康荣臻的父亲一直在外打工,那天上午亲戚把他接回了家,但一直没告知他实情。康荣臻的父亲今年56岁,因为之前患病的缘故,不太爱开口说话。
 
康德钦还记得,4月2日中午,康荣臻的父亲坐在沙发上抽着抽着烟,忽然就一头栽了下去。“手机上弹出来这个事了。”紧接着,康荣臻的母亲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哭得撕心裂肺。”咸化霞说,康荣臻的母亲一直哭着,情绪一度失控,康荣臻的父亲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一言不发,眼泪一直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康荣臻的家一片静寂,静等着远方的他“归来”上山之前与母亲视频通话
康荣臻自从2017年9月入伍后,一直没有回过家。
 
“本来是打算今年回家一趟的。”咸化霞说,康荣臻又与单位续了4年的合同,准备继续当一名消防战士,“孩子是想做出点成绩来。”
 
2017年康荣臻离开家的那一天,父母没有去送他,是咸化霞和另外两个亲戚去送的,“他父母不忍心啊,怕舍不得。”咸化霞还记得康荣臻上车前自己嘱咐他的话:康晨,当兵就要当个好兵,一定要好好干,对国家有点贡献,有点用处,争取成为一名党员,争取也当个干部……
 
“是,奶奶,我一定干好!”这是康晨留给咸化霞最后的一句话。
 
康荣臻入伍后,成为了四川省凉山支队西昌大队四中队三班的一名消防员。这里与家乡远隔两千多公里,他一直靠手机与家人联系。
 
3月30日,四川省凉山州木里镇境内发生森林火灾,康荣臻随队伍一起上山扑火。
 
就在上山之前,康荣臻还与母亲视频通过话,但当时他只对母亲说,自己一切都好。
 
在这之后,陆续有家人发现,无法联系到康荣臻了。康荣臻一位在北京的姑姑还曾以给康荣臻寄烤鸭的方式试图联系他,但寄出去的烤鸭却被退回了。
 
一股阴霾开始笼罩在康荣臻家人头上。
 
就在获知确切消息的前一刻,康德钦还抱着康荣臻“跳崖生还”的想法,但很快这个美好想法就被现实戳破了。
 
当时还在临沂市区工作的堂弟康荣飞忽然得知这个消息后,赶紧请假往家赶,但到了康荣臻家门口又不敢进去。他说,就怕康荣臻的父母看到和自己儿子一般大的自己,会受不了。
 
迎接英雄回家
 
 
 
康荣臻86岁的爷爷一直不知道唯一的孙子已经壮烈牺牲的消息。
 
 
这几天陆续有人到爷爷家看望他。康德钦说,康爷爷已经有了怀疑,但被他以“清明节大家回来祭祀顺便来看看你”的理由搪塞了过去。
 
“他们一家过得太坎坷了。”康德钦说,在康荣臻的爸爸只有8个月大时,康荣臻的爷爷奶奶离婚,奶奶离开去了外地,没有再回来过。康荣臻的爷爷是独自一人把唯一的儿子抚养长大,一直没有再成家。后来康荣臻的父母先后生了一女一男,康荣臻成了“单传”。
 
康德钦拿起一块石头在地上比划了一下,“现在就像是走着走着,桥忽然断了。”
 
从四川传来的消息称,康荣臻的妈妈下飞机后,再次晕了过去。康德钦不敢想,这家人往后的日子该如何是好。
 
4月4日上午,在四川凉山西川为30位烈士举行了隆重的悼念活动,电视进行了直播。康荣臻的一位姑姑哭着说,似乎从画面中看到了康荣臻的父母。
 
“4月5日下午他们就能把康晨接回来了。”村里的会计来到康德钦家,和几个亲戚一起商量,如何迎接他们的英雄回家。
 
 
 
 
真是扎心的疼!希望人人能做到外出游玩不违规用火!进山不带火!入林不吸烟!不在林区和草原放孔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