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实验中学教职工元旦联欢
山东国信4680万股将被司拍
山东学前教育新政施行
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全撤销
致驻青部队全体官兵和全市优抚对

山东国信4680万股将被司拍

2020-01-02 10:43 主页 来源:未知


山东国信4680万股将被司拍

       日前,京东司法拍卖平台发布一则拍卖公告,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济南市中院)将于2020年2月10日在京东网络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济南市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济南能源投资)持有的山东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国信)4680万股股权。

  据公开资料,山东国信于2017年末在港股上市,被称为“内地信托登陆国际资本市场第一股”“港股信托第一股”。此次拟拍卖的股权为山东国信已过限售期的内资股,起拍价确定为6780万元。作为上述股权的持股方,济南能源投资是一家国有独资公司,也是山东国信的发起人之一,2018年末持有山东国信1.29%股权。此次济南能源投资所持的部分山东国信被司法拍卖,与一则借款合同纠纷案有关。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山东国信目前总股本为46.59亿元,本次待拍的4680万股股权占山东国信总股本逾1%。依照山东国信2018年末的股权结构,若竞买者成功拍下这笔股权,或将跻身这家上市信托公司前十大股东之列。

  待拍股权已过限售期

  日前,济南市中院在京东法拍发布拍卖公告,拟将济南能源投资持有的山东国信4680万股股权在京东司法拍卖平台上进行第一次公开拍卖,拍卖底价为6780万元,具体拍卖时间为2020年2月10日10时至2020年2月11日10时止(延时的除外)。参与拍卖需交纳保证金1350万元,竞买增价幅度为3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山东国信初创于1987年3月,前身为“山东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2007年获批换发新的金融许可证,名称变更为“山东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2015年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2017年12月,作为山东省唯一的省属信托公司,山东国信头顶“内地信托登陆国际资本市场第一股”及“港股信托第一股”的光环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截至2019年6月末,该公司合并资产总额136.59亿元,受托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为2472.90亿元,信托总数1203个。

  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山东国信发行股份总数为25.88亿股,其中内资股19.41亿股,H股6.47亿股,拥有6名内资股股东以及64名H股股东。

  2019年初,通过资本公积转增,山东国信将总股本增至46.59亿元,股东持股数量同比例增加,股权结构保持不变。以此计算,本次待拍的4680万股股权占山东国信总股本逾1%。

  拍卖公告说明,此次拟拍卖的股权性质是内资股,已过限售期,该股权不能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交易,可以在国内交易转让。从山东国信2018年末的股权结构来看,该公司第十大股东为一名个人股东,持股数量为2万股。这也意味着,若以2018年末山东国信股权结构来看,竞买者成功拍下这笔股权后,将跻身这家上市信托公司前十大股东之列。

  值得一提的是,山东国信的控股股东为山东省鲁信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信集团)。12月30日,山东国信发布公告称,鲁信集团的注册资本将由人民币30亿元增至人民币115亿元,新增注册资本将全部由山东省财政厅出资,鲁信集团控股股东将由山东省国资委变更为山东省财政厅。

  评估价超近期股票交易均价

  虽然成功登陆港股,但山东国信在资本市场的股价表现并不尽如人意,上市首日便跌破每股4.56港元的发行价,最终以4.42港元/股收盘,跌幅3.07%。

  Choice数据显示,2019年11月27日~12月27日,即拍卖公告发布的前一个月,在21个交易日里,山东国信共成交578万股,成交价最高0.91港元/股,最低0.80港元/股,均价0.843港元/股,根据最新的汇率计算,这一均价折合人民币0.754元/股。

  对于此次拟拍卖的4680万股内资股,济南市中院委托评估公司进行了评估。评估报告显示,以2018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采用市场法,在持续经营条件下,山东国信每股股权评估价值为1.45元。根据此次股权拍卖的底价6780万元计算,折合每股约1.45元,与评估价相当。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拍卖底价较山东国信近一个月在港股市场的交易均价高出逾90%。不过,从最近一期财报来看,截至2019年6月末,山东国信所有者权益为94.38亿元,以46.59亿总股本计算,当期每股净资产折合2.026元/股。

  2019年山东国信中期业绩报告披露,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营业收入8.58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3.28亿元,同比分别下降9.8%、23%。对于业绩下滑,山东国信表示,主要原因是2019年上半年处置经合并的结构性实体持有的联营企业净收益、利息收入同比减少等综合影响。

  实际上,记者注意到,除了山东国信外,一些其他内地金融机构在港股市场也表现欠佳,如刚刚在港交所挂牌交易的贵州银行也在上市首日经历了破发,全天股价下跌超过7%。那么,港股股价与内资股估值之间具有多少可比性呢?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对记者表示,因所处市场、估值方法、股票性质等不同,可比性不是特别强,港股市场分化严重,高估值、高流通性的股票只有少数。

  济南能源投资陷借款合同纠纷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山东国信4680万股股权的所有人,济南能源投资是山东国信的发起人之一,2018年末持有山东国信1.29%股权,持股数量为3336.39万股。

  山东国信招股书显示,济南能源投资成立于1998年4月,是一家国有独资公司,主要从事山东省济南市基础设施基金的管理,其唯一股东是由济南市发改委全资拥有的济南产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据评估文件,2018年12月6日,济南市中院查封了济南能源投资持有的山东国信2600万股股权。2018年12月,山东国信增资扩股后,被查封股权数量增至4680万股。

  作为山东国信的发起人之一,济南能源投资为何走到了所持股权被司法拍卖的地步?在拍卖公告中,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案号为(2019)鲁01执恢254号执行裁定书。该文书显示,此执行涉及借款合同纠纷案,申请执行人为自然人王书虹,被执行人则分别为富美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美科技)、富美科技董事长李金林、济南能源投资、自然人韩云亮。记者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获知,(2019)鲁01执恢254号案执行标的为3847.18万元。

  实际上,济南能源投资持有的部分山东国信股权在数年前已处于司法限制状态。据山东国信披露,该公司曾收到法院通知,规定自2016年11月30日起至2018年11月29日止两年期间,不得出售济南能源投资持有的3000万股股份。该通知乃为回应由第三方针对济南能源投资提出有关民事诉讼的财产保全申请而发出。

  而记者发现,济南能源投资因涉及借款合同的纠纷并不止上述案件。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司法文书显示,因富美科技向莱商银行借款本金5108.32万元未还,为其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的济南能源投资也被莱商银行一同告上法庭。2018年9月,济南市中院作出一审民事判决,判济南能源投资对该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有权向富美科技追偿。济南能源投资虽对此提出上诉,但二审维持了原判。2019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驳回了济南能源投资的再审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