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禁用“冒烟”非道路移动机械
山东思变 济南欲为一流城市
山东:以志愿服务为荣 用奉献温
山东结对关爱寒假特别行动在淄博
山东和东三省,哪里人最能喝白酒

山东思变 济南欲为一流城市

2020-01-09 18:17 主页 来源:未知
山东思变 济南欲为一流城市


  山东作为全国经济大省,经济质量和城市化差强人意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缺乏有经济辐射力、带动力和对外界有吸引力的中心城市。济南作为华东沿海地区经济大省的省会城市,改革开放40年以来,经济社会以及城市规模都有了很大发展,可是,无论是山东各界还是全国、甚至世界,都觉得济南市的发展远远没有达到预期,尽管最近几年各个方面发展迅速,但是,一些战略性问题,应该慎重考虑、科学论证。无论是城市规模、经济实力和辐射力、城市软实力(城市形象、城市科技文化、美誉度、居民幸福指数等)都应该更大、更强。
 
  济南,作为一个经济大省的省会城市,其发展的战略性和方向性有值得反思的地方。
 
  其实有多方面的发展条件,可谓天时地利。作为山东的省会,济南地处南北之间,处于黄金经纬度区间,气候适宜,有山有水,特别是泉水和泰山,离渤海、黄海、东海都很近。自胶济铁路开通后就是东西和南北交通枢纽,十分方便。产业基础也很好。历史上就是最早开放的城市。山东省又是人口和经济大省。这些都足够支撑济南发展成为实力强、规模大、水平高、名声更好的城市。发展到现在,人们不太满意,是有理由的:市区人口300多万不算大,经济总量和质量都很一般,对周围地区辐射力和带动力明显不及南方经济强省的省会城市和非省会大城市,空气污染指数长期排在全国前列,300多万人口的城市,交通拥挤度名列前茅,高于1000万、2000万人口的城市,济南市的大学也应该办得更好。
 
  原因是多方面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城市规划的战略方向还不是最优的,值得反思和调整。
 
  之一:早一些时期不应该在济南老城中心区,即趵突泉、大明湖片区盖高楼、建广场,而是应该以趵突泉、大明湖为中心,方圆1——2公里左右作为老城区和保护区,不建高楼,不开挖地下,实行保护性改造和维修,为济南、山东、全国和世界保护好“泉城”,另辟新区建新城。可是实际情况刚好相反:泉城广场(地上、地下建了),众多高楼建了,地下泉脉破坏了,“泉城”很大程度毁了,人们心目中的传统“济南”没有了,却没有换来一个应有的现代化的济南,因为规划落后,建地铁、高架路等,在市中心都不可能或成本高昂。
 
  这种不合理建设已经不可逆了,非常遗憾!
 
  之二:后来规划的“北跨”和“南控”战略也值得再优化。
 
  济南城市规划方向据说曾经有专家提出“10字建议”——东扩、西进、北跨、南控、中梳。多年过去了,“东扩”发展最快,但是作为济南的高新区,水平和质量与全国其它大城市的同类新区比,只能算一般,不过“东扩”方向是对的;“西进”不理想,也奇怪,济南西部,即使现在有高铁西站,应该很方便,发展速度和质量还是低于预期;“南控”的结果是既没有控制住,实际上还是盖了不少房子,早突破了南外环路(原来规划不能突破南外环路),也没有发展好,因为是违背规划的,反而乱建而具有一定破坏性;“中梳”还是有成效;“北跨”是向北跨越黄河,至今也不能说跨越成功。看情形,现在是在加速黄河北岸的开发。
 
  此次建议的重点就是,济南城市发展的战略方向:应重点或更多地考虑“向南发展”,不宜大规模北跨黄河。
 
  为了避免歧义,需要几点说明:1。“向南发展”是一个大概念,包括向小南部山区和大南部山区发展,也包括继续向东发展,准确地说是向东南发展,与向南发展大体一致;2。已经跨过去的或正在施工的工程,还是不要中途废止,但是,济南作为山东省会和大城市群的中心城市,不要往黄河北大规模发展,应该重点会更多考虑“往南发展”;3。只是强调济南市作为一个中心的战略规划,不要再大规模北跨,不意味着不重视黄河北边地区的经济发展,也不意味着不重视黄河下游地区的发展。聊城、德州等,是济南的卫星城市、重点发展城市,建议最好城际轻轨链接,更有利于济南对它们的辐射带动。黄河下游地区中央早有国家战略,是生态高效发展区。
 
  为什么建议不要大规模“北跨”?不是说北跨就不能促使济南发展,至少大规模投资,短期内能拉动济南GDP增长,但是,是不是最优或比较好的选择?是否有明显更好的选择?
 
  第一,黄河不像长江、珠江等河流,水量不大,大部分是泥沙,在黄河两岸建城,不美观,不舒服,人们至少不向往。不可能像其它河流那样利用河水,让城市灵动起来。历史上和现代,也几乎没有在黄河两岸跨河建造大城市的。兰州是例外,因为兰州段的黄河,含沙量远低于兰州以东地区,两岸地质状况也不同。
 
  第二,济南段的黄河已是“悬河”,而且河道很宽,大面积建城,一是跨越黄河(无论是建桥还是河底隧道)成本太高;二是长期的城市安全隐患。即使防洪技术和能力已大幅度提高,但是谁也不能保证黄河不再泛滥和改道。1年不会,5年不会,过去30年没有,50年没有,可是100年、200年呢?一座超大城市,应该是100年、500年的大计。沧海桑田,不是人类技术所能预料和控制的。我们不能是人类技术沙文主义者。
 
  第三,黄河以北地区,地表是千里良田,中国战略性粮食主产区,地下是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战略储备区。在有别的城市发展空间的情况下,在黄河北部建城,得不偿失,不符合国家的战略布局。我们在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还是要尽量保护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