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邑打通农村物流“最后一公
成长的烦恼!山东茶站稳一省市场
山东宁阳出台楼市刺激政策
探访山东科技大学复学防控
四大专项行动做实就业文章

成长的烦恼!山东茶站稳一省市场

2020-05-18 15:05 主页 来源:未知
成长的烦恼!山东茶站稳一省市场 


 
 
  日前,济南市长清区委书记王勤光直播间“代言”长清茶引起大家对长清茶的关注。提起长清茶,许多人可能会觉得陌生。长清灵岩寺一带种茶的历史可以上溯千年,但是真正规模化种植,还是近十几年的事。
 
  如果说长清茶是山东茶的新秀,那么山东茶也可以算作中国茶的新秀。作为一个年轻的产业,山东茶从无到有、突飞猛进,但是在成长过程中,也遇到了供不应求、品牌不强等“成长的烦恼”。
 
  山东茶消费市场
 
  主要在省内
 
  这几天,正值春茶上市,济南张庄路90号的济南茶叶市场里,商户们迎来了复工以来的交易高峰。在业界,这座“江北第一茶市”是全国茶叶销售的“晴雨表”,上万个茶叶品种汇聚于此,年交易额超过25亿元。
 
  “这是今年的新茶,旁边是陈茶,搁一起很容易看出区别。闻闻这新茶,多香呀。”市场里,明晨茶叶公司负责人焦美晨正热情地给顾客讲解茶叶知识。
 
  焦美晨经营的是日照绿茶,她是日照人,有自己的茶园和茶叶品牌。从1999年开始,焦美晨就在济南茶叶市场打拼,当时,日照绿茶刚进入济南市场。
 
  “过去山东人喝花茶多,日照绿茶来了之后,更符合大家口感,所以很快就受到了欢迎。”在焦美晨印象中,最火爆的是2002年,当时“茶叶到了市场还没落地,就直接装上订货方的车拉走了”。
 
  “日照绿茶的主要销售市场是山东,很多山东家庭拿它当口粮茶,多的一年能喝几十斤。京津冀也有一些,量比较少。”焦美晨说,虽然今年受到疫情冲击,但是春茶销售基本平稳,“产量和销售价格跟去年差不多”。交谈期间,焦美晨生意不断,几乎都是来订货的。“日照绿茶一年四季产,但口感最好的是春茶,数量有限,往往供不应求,最近是全年最忙的时候。”
 
  走在茶叶市场,总能嗅到一路茶香。市场里的山东茶店铺有几十家,大多主打日照绿茶。对此,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副监事长、济南市茶叶行业协会会长刘勇说,日照的茶占山东总量的2/3,是山东目前最大的茶叶主产区,销售面更广。
 
  湖南人胡建是济南茶叶市场的第一批业主,深谙这些年山东茶叶消费的变化。“现在山东市面上虽然茶叶种类大大丰富,普洱、黑茶、白茶都来了,但山东产的绿茶仍然最受欢迎。”胡建表示。
 
  高纬度成就好口感
 
  颇受消费者欢迎
 
  在直播间中,王勤光介绍,“长清是世界上高纬度产茶区之一,长清的水好、土壤好,这让长清茶具有了小米汤、板栗香的口感。”实际上,这也是山东茶整体的特征反映。
 
  茶圣陆羽所著《茶经》的首句,便是“茶者,南方之嘉木也”。茶树对气候、土壤要求很高,最怕天寒地冻,一般说来,在北纬30度地带,茶叶品质较好。因此,北方地区种植茶叶有先天不足。但是,寒冷的气候反而成就了山东茶的独特口感。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副所长鲁成银说,北方因气候原因,茶叶缩小、加厚;因为叶片厚,茶叶颜色加浓,内含物质增多,茶叶就比较耐冲泡。
 
  “在寒冬的积累中,山东茶的营养变得更丰富。这一点和东北大米很像。”焦美晨说:“你看,南方绿茶冲三四泡就淡了,而这杯日照绿茶汤色还是很鲜亮,冲六泡没问题。”指着茶杯,她解释起何谓“耐冲泡”。
 
  人们的直观感受,也得到了科学的印证。中国海洋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汪东风团队曾对“北引茶”进行理化分析研究。结果显示,受纬度影响,“北引茶”的叶片厚度、氨基酸、水溶性糖、水浸出物和芳香物质总量等指标,明显要优于南方茶。
 
  作为“北引茶”的代表,日照茶的内含物质占46%,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36%。因为受消费者认可,日照茶近年来发展迅速。
 
  最近阳光充足,正是茶芽疯长的时候。日照几百个山头上,漫山遍野的一垄垄茶树青翠欲滴,一枝枝新芽嫩绿芳香,微风吹来,生意盎然。
 
  一大早,茶农张庆美就走进茶园,顺着茶树枝头仔细找寻,小心翼翼地采摘着鸟舌般俏皮柔嫩的新芽,放进了筐子。不多时,茶园人声鼎沸了。“采茶,早一个小时晚一个小时,鲜叶大不一样,所以要争分夺秒。”张庆美说。
 
  好的市场给茶农带来了真金白银的实惠。“作为一种经济作物,茶叶包含着丰富的附加值,其经济效益是传统农业产值的十多倍。”山东省茶文化协会会长侯国云说。
 
  正因为“一亩茶,十亩田”,山东越来越多适合种茶的地区已经走上了种茶的道路。多年来,山东是全国茶产业发展最迅速的省份之一。从茶园面积年增长速度看,2019年的山东以7.8%的年增长率高居全国第二名。
 
  产量供不应求
 
  亟待提档升级
 
  山东茶红火的背后也面临着“成长的烦恼”。
 
  与西湖龙井、普洱茶、铁观音等“巨头”相比,山东茶的名声似乎没有那么响亮,在刘勇看来,除了历史积淀欠缺以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山东茶的产量不大”。
 
  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茶叶产销形势报告》统计,2019年全国18个主要产茶省(自治区、直辖市)茶园面积达4597.87万亩,山东为35.6万亩,该数字仅高于海南和甘肃。
 
  放眼全国,同期仅可采摘面积超过300万亩的省份就有5个,居于榜首的云南省甚至达到了604.65万亩,山东与茶叶主产区的规模差距可见一斑。
 
  不过,一个突出现象是,全国的茶叶产大于销,产茶大省们普遍愁销路,而山东却是另一种景致。
 
  刘勇说,由于产量有限,山东茶以供应山东本地市场为主,基本处于供需平衡的状态,遇到减产的年份,还会供不应求。这种情况不仅限制了山东茶走向全国,而且容易引发市场混乱。
 
  前不久,日照市岚山区市场监管局就处理了这样一起案件。某公司以每斤38元的成本从四川收购了一批南方绿茶,转而以日照某生产商的名义,冒充日照绿茶以两斤199元的价格出售赚取差价。
 
  “山东茶是南茶北引来的,炒制工艺也出自南方,看到日照绿茶好卖,有些商家就用南方的低价茶来冒充。”焦美晨说,从茶叶粗细程度、颜色等外观上看,南方茶与二三百元一斤的日照绿茶区别不大,一般人看不出来。
 
  “由于维权力量薄弱,多数时候受伤害最深的企业和合作社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到这里,焦美晨有些无奈。
 
  受“基数”所限,山东茶的品牌影响力亦不足,这与人们的感受相吻合。
 
  “山东茶小散乱现象还比较突出,龙头企业与南方知名企业相比也是大而不强。”对此刘勇建议山东茶企,一方面要加大合作社、股权改革,实现抱团取暖,另一方面要提升茶叶品质,用质量换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