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齐河纪委常委在东莞遇害
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草案)》公开
山东盘活开发区闲置土地
“回头看” 山东确保是“脱真贫
山东农家女被顶替16年

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2020-06-23 10:22 主页 来源:未知
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草案)》已经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初次审议。根据《山东省地方立法条例》规定,现将《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草案)》全文公布,公开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建议。
 

 
 
公开征求意见截止日期为2020年7月12日。
 
山东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
 
2020年6月12日
 
关于《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草案)》的说明
 
——2020年6月10日在山东省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上
 
山东省商务厅厅长、山东自贸办主任张德平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书长、各位委员:
 
受省人民政府委托,现就《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作如下说明:
 
一、立法的必要性
 
2019年8月2日,国务院正式批复《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8月30日,山东自贸试验区正式挂牌,包括济南、青岛、烟台3个片区,实施范围119.98平方公里。自贸试验区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新形势下作出的重大决策、重大战略。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自贸试验区工作,成立了由省委书记任组长、省长任常务副组长的工作领导小组,统筹推进自贸试验区建设各项工作,建立起“自贸办+7个专题组+3个保障组+3个片区管理机构”的工作推进体系,落实《总体方案》确定的112项改革试点任务。
 
凡属重大改革必须于法有据,《总体方案》明确要求“要加强地方立法,建立公正透明、体系完备的法治环境”。自贸试验区立法是保障自贸试验区改革创新有法可依、有法可循的重要依据,也将为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体制机制创新提供坚实的法治保障。去年8月以来,山东自贸试验区把制度创新作为核心工作,以可复制可推广作为基本要求,深入推进改革创新,形成了一批行之有效的制度成果和经验做法,为立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此外,外省(市)的自贸试验区立法也为我省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从全国来看,国务院已批复的前4批12个自贸试验区中,上海、广东、天津等9省(市)已制定出台《自贸试验区条例》。因此,为确保山东自贸试验区改革创新有法可依,加快推动自贸试验区建设各项工作,制定出台《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十分必要和可行。
 
二、起草过程
 
省委、省人大、省政府高度重视自贸试验区立法工作,省委将制定《条例》列入今年的工作要点,省人大常委会和省政府将《条例》列入本年度地方立法工作计划的一类项目,省委、省人大领导多次就《条例》制定起草工作作出指示、批示。为认真贯彻省委、省人大、省政府决策部署,省商务厅将《条例》起草作为重点工作进行推进。在山东自贸试验区获批前,先后赴重庆、湖北、福建、海南等省(市)开展前期立法调研,学习借鉴先进省(市)立法工作经验,并整理、编印有关立法材料,做好立法基础工作。去年8月底,省人大常委会召开自贸试验区立法工作座谈会,省商务厅根据会议要求,以提交省人大常委会第一次审议为时间节点,倒排工期,安排起草工作,于去年10月底形成了《条例(初稿)》。
 
为进一步提高立法质量,对接国内自贸试验区立法先进经验,省商务厅邀请省人大法工委、省司法厅提前介入,会商立法起草工作,共同组成起草小组,委托多次参与国内自贸试验区立法工作的上海财经大学作为第三方专家,参与立法起草,并于今年1月赴各片区进行实地调研。2月中旬,上海财经大学起草完成《条例(专家建议稿)》。起草小组在对专家建议稿认真研究的基础上,结合实地调研情况,形成《条例(征求意见稿)》。
 
2月底,省商务厅将征求意见稿发41个省有关部门、单位征求意见。3月中旬,根据反馈意见,起草小组对征求意见稿进行了修改完善,形成《条例(草案会签稿)》,送省发展改革委、省财政厅等22个部门会签,并送省委组织部、省委编办等17个单位征求意见。其间,省司法厅通过山东省司法行政网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并书面征求了济南、青岛、烟台3市人民政府意见。4月,起草小组根据各部门、单位的会签意见和修改建议,对《条例(草案会签稿)》进行了多轮修改完善。在此期间,省商务厅与有关部门单位进行了沟通交流,就修改内容达成一致意见,经数易其稿,形成《条例(草案送审稿)》,4月底按程序送省司法厅审查。省司法厅在认真研究吸收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对《条例(草案送审稿)》进行了全面审查修改。5月6日,经省政府第71次常务会议讨论通过,形成了提请本次会议审议的《条例(草案)》。
 
三、需要说明的几个主要问题
 
《条例(草案)》共10章59条,主要明确了自贸试验区的管理体制、投资开放、贸易便利、金融服务、创新驱动、海洋经济、区域经济合作、营商环境等内容。现就涉及《条例(草案)》的几个主要问题作如下说明:
 
(一)关于发展定位
 
科学界定自贸试验区的发展定位,对促进自贸试验区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也是需要通过立法解决的首要问题。《条例(草案)》将自贸试验区定位于“以制度创新为核心,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经验,加快推进新旧动能接续转换、海洋经济高质量发展、区域经济合作持续深化,形成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新高地”,明确了自贸试验区的发展目标,即“逐步建成贸易投资便利、金融服务完善、监管安全高效、辐射带动作用突出的高标准高质量自由贸易园区”。此外,《条例(草案)》对自贸试验区与省内开发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的协同发展机制进行了规定,对济南、青岛、烟台片区的发展方向及片区间的联动合作机制进行了明确。
 
(二)关于管理体制
 
根据国家和省有关规定,《条例(草案)》对自贸试验区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事机构职责、定位进行了明确。按照省委、省政府关于向自贸试验区下放行政权力事项的工作要求,《条例(草案)》规定:省和片区所在地设区的市人民政府应当按照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决定,向自贸试验区片区下放片区履行职能所需的省级、市级管理权限。此外,针对自贸试验区的工作实际,《条例(草案)》对第三方评估、运营模式等方面的探索创新作出了规定。
 
(三)关于投资开放和贸易便利
 
《条例(草案)》在投资贸易领域重点体现国家对自贸试验区有关深化改革的试点任务,进一步深化投资领域改革、推动贸易转型升级。主要作出了以下规定:一是自贸试验区可在法定权限内制定外商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措施,保护外国投资者和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二是根据济南、青岛、烟台片区的功能划分,规定鼓励投资的产业领域;三是在标准制定、政府采购、招标投标等活动中健全公平竞争管理体系,确保内外资企业或机构平等参与;四是通过创新海关监管方式,进一步优化通关环节,打造通关便利化;五是在自贸试验区内实行一点接入、一次申报、一次办结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制度。
 
(四)关于金融服务
 
《条例(草案)》根据《总体方案》确定的有关金融领域的试点任务要求,通过创新探索,进一步促进自贸试验区金融领域开放创新。主要规定了以下几方面内容:一是提高自贸试验区投融资便利化水平,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开展资本项目收入支付便利化改革试点;二是扩大自贸试验区内人民币跨境使用;三是鼓励和支持境内外投资者在自贸试验区内开展融资租赁业务;四是探索实施金融创新;五是明确在自贸试验区内建立金融监管与风险监测机制。
 
(五)关于创新驱动
 
制度创新是自贸试验区建设发展的核心工作和历史使命,《条例(草案)》专设创新驱动一章,在创新能力建设、促进医疗医药行业发展、知识产权保护、人才引进等方面作出具体规定。特别是在人才引进方面,《条例(草案)》规定在住房、配偶安置、子女入学、医保社保等方面为符合条件人才提供便利。为保障创新工作开展,《条例(草案)》规定政府应当建立先行先试保障机制,为自贸试验区改革创新提供制度支持。
 
(六)关于海洋经济和区域经济合作
 
我省是海洋大省,海洋资源丰富,海洋强省战略正在稳步推进。同时,我省在与日韩地方经贸合作方面具有突出的地缘优势,是我国开展与日韩地方经贸合作的前沿地带和重点区域。《条例(草案)》分别设立海洋经济和区域经济合作章节,作为我省自贸试验区立法的“自选动作”,突出山东特色。在海洋经济部分,主要规定了支持青岛、烟台片区发展的海洋特色产业和项目、提升自贸试验区航运服务能力的具体措施、深化海洋合作交流及提升海洋国际合作水平等内容。在区域经济合作部分,主要在合作园区建设、提升中日韩区域通关便利化水平、服务贸易合作、航运合作等方面做出具体制度设计。
 
(七)关于营商环境
 
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是《总体方案》对我省自贸试验区建设提出的的重要任务。自贸试验区应当持续优化政务环境、市场环境、社会环境、法治环境,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提高行政管理效能,构建国际化、便利化、法治化营商环境。鉴于国务院《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已经出台,《条例(草案)》针对自贸试验区的实际作了规定,重点规定了创新监管方式,构建便捷、高效的税收服务体系,建立信息发布机制,提高社会治理智能化水平,提升法律服务水平和商事纠纷解决水平等内容。
 
以上说明,连同《条例(草案)》,请一并予以审议。
 
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
 
(草案)
 
目录
 
第一章总则
 
第二章管理体制
 
第三章投资开放
 
第四章贸易便利
 
第五章金融服务
 
第六章创新驱动
 
第七章海洋经济
 
第八章区域经济合作
 
第九章营商环境
 
第十章附则
 
第一章总则
 
第一条为了推进和保障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建设和发展,根据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批准的《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结合本省实际,制定本条例。
 
第二条本条例适用于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自贸试验区)。
 
自贸试验区包括济南片区、青岛片区、烟台片区,以及根据自贸试验区建设与发展的需要,报经国务院批准的自贸试验区扩展区域。
 
第三条自贸试验区应当围绕增强发展创新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建设海洋强国的战略要求,以制度创新为核心,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经验,加快推进新旧动能接续转换、海洋经济高质量发展、区域经济合作持续深化,形成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新高地。
 
第四条自贸试验区应当对标国际先进经验,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建立与国际投资贸易规则相衔接的制度框架和监管机制,逐步建成贸易投资便利、金融服务完善、监管安全高效、辐射带动作用突出的高标准高质量自由贸易园区。
 
第五条省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自贸试验区与省内开发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的协同发展机制,实现优势互补、政策互惠、资源共享、互相促进。
 
自贸试验区各片区应当根据发展定位和目标,发展重点产业,建立联动合作机制,实现优势互补、错位发展。
 
济南片区重点发展人工智能、产业金融、医疗康养、文化产业等产业,建设全国重要的区域性经济中心、物流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青岛片区重点发展现代海洋、国际贸易、航运物流、现代金融等产业,建设东北亚国际航运枢纽、东部沿海重要的创新中心、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烟台片区重点发展高端装备制造、节能环保、海洋生物医药、涉海高端服务等产业,建设中韩贸易和投资合作先行区、海洋智能制造基地、国家科技成果和国际技术转移转化示范区。
 
第六条自贸试验区内建立鼓励改革创新、宽容失败的激励机制和容错免责机制,完善以支持改革创新为导向的评价体系,激发创新活力。
 
在自贸试验区进行的创新未实现预期目标,存在失误或者偏差,但是符合国家和省确定的改革方向,决策程序符合法律、法规规定,且未牟取私利或者损害公共利益的单位和个人,应当按照有关规定从轻、减轻或者免予追责。
 
第二章管理体制
 
第七条按照统筹管理、分级负责的原则,建立精简高效、权责明晰、运行协调、公开透明的自贸试验区管理体制。
 
第八条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领导小组负责组织领导、统筹协调自贸试验区建设发展工作,研究决定自贸试验区改革发展的重大事项。
 
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办公室承担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领导小组日常工作,履行下列职责:
 
(一)贯彻执行国家有关自贸试验区建设的法律、法规、规章和政策;
 
(二)会同有关部门研究、起草自贸试验区综合改革、投资、贸易、金融、科技、海洋、人才等政策并组织实施;
 
(三)协调有关部门和单位以及自贸试验区各片区相关工作;
 
(四)负责自贸试验区公共数据信息的统计发布工作。
 
第九条自贸试验区片区管理机构依照本条例规定履行片区管理职能,负责片区的规划、建设、管理与服务等具体事务。
 
第十条省和片区所在地设区的市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应当支持自贸试验区片区管理机构的工作,在各自职责范围内承担自贸试验区有关行政事务。自贸试验区片区的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等事务由所在地设区的市人民政府负责。
 
第十一条自贸试验区片区管理机构应当建立与海关、海事、边防检查、税务、金融监管等中央驻鲁单位的沟通协调机制,研究提出推进投资开放、贸易便利、金融服务和海洋经济发展等方面的创新措施,争取国家有关部门支持在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
 
中央驻鲁单位驻自贸试验区的工作机构应当依法履行行政管理职责,加强对自贸试验区工作的支持;自贸试验区片区管理机构应当为上述工作机构履行职责提供便利和协助。
 
第十二条省和片区所在地设区的市人民政府应当按照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决定,向自贸试验区片区下放片区履行职能所需的省级、市级管理权限。对下放的权限,省、市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应当履行指导、协调和监督职责。
 
第十三条省和片区所在地设区的市人民政府应当定期组织对自贸试验区改革创新措施进行评估,并按照国家和省有关规定向自贸试验区外复制推广。
 
第十四条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办公室、自贸试验区片区管理机构可以组织市场主体、专业机构分别对省人民政府有关部门、片区所在地设区的市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支持自贸试验区改革创新工作进行评估,并将评估结果报本级人民政府。
 
除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规定的以外,不得设置对自贸试验区片区管理机构的考核、检查和评比项目;对依照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规定开展的考核、检查和评比应当简化程序、减少频次。
 
第十五条片区所在地设区的市人民政府应当建立自贸试验区智库保障机制,为自贸试验区的发展规划、重大项目引进、重大创新措施和方案的制定等提供支持。
 
自贸试验区片区管理机构应当建立意见征询工作机制,听取中央驻鲁单位驻自贸试验区工作机构以及片区内单位、个人对片区工作的意见,并及时根据相关诉求提出创新举措。
 
第十六条自贸试验区建立风险防控和监测预警体系,完善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和处置机制,确保改革试验平稳可控。
 
第十七条自贸试验区可以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结合片区实际,采用市场化运营管理模式,委托专业运营公司负责片区专业性、技术性较强的管理和服务等工作。
 
第三章投资开放
 
第十八条自贸试验区可以在法定权限内制定外商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具体措施,支持外国投资者全面参与自贸试验区建设,保护外国投资者和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
 
自贸试验区片区管理机构按照政府主导、多方参与的原则,健全外商投资服务体系,为外国投资者和外商投资企业提供法律法规、政策措施、投资项目信息等方面的咨询和服务。
 
第十九条自贸试验区片区管理机构应当结合片区发展目标,采取有效措施,鼓励和引导投资者在现代海洋、人工智能、医疗康养、信息技术、生物医药和高端装备制造等领域投资。
 
自贸试验区应当发挥中小企业境内境外双向投资公共服务平台功能优势,实现招商引资信息实时共享、投资项目精准对接。
 
第二十条自贸试验区实行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按照国务院发布或者批准发布的负面清单执行。对负面清单之外的外商投资,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实施管理。
 
自贸试验区应当按照国家规定,落实外商投资信息报告制度,配合国家有关部门实施外商投资国家安全审查。
 
第二十一条自贸试验区建立和完善境外投资综合服务和风险防控体系,支持开展境外投资的企业以境外资产和股权、采矿权等权益为抵押获得贷款。
 
第二十二条自贸试验区应当健全各类市场主体依法平等准入相关行业、领域和业务的公平竞争管理体系,保障外商投资企业依法平等参与标准制定、政府采购、招标投标等活动,统一内外资企业或者机构在资质资格获取、招标投标、权益保护等方面的待遇。
 
第四章贸易便利
 
第二十三条自贸试验区内海关特殊监管区域与境外之间的管理为一线管理,海关特殊监管区域与境内区外之间的管理为二线管理。按照一线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的原则,建立与国际贸易发展需求相适应的监管模式。
 
片区所在地设区的市人民政府应当配合海关等部门加快自贸试验区内通关一体化改革,创新通关、查验、税收征管机制,促进区内通关便利,推进自贸试验区与进出境口岸以及其他海关特殊监管区域货物流转监管制度创新。
 
第二十四条自贸试验区实行一点接入、一次申报、一次办结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制度,实现海关、海事、边防检查、税务、外汇管理等单位之间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
 
企业可以通过电子口岸平台一次性递交口岸监管部门需要的标准化电子信息,口岸监管部门应当将处理结果通过平台向企业反馈。
 
第二十五条自贸试验区应当健全促进过境贸易发展制度,优化货物过境监管流程和服务措施,支持开展境内外货物中转、集拼和国际分拨配送业务。
 
第二十六条在自贸试验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实行下列改革措施:
 
(一)实施货物按状态分类监管制度;
 
(二)在自贸试验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注册的融资租赁企业,进出口飞机、船舶、海洋工程结构物等大型设备涉及跨关区的,实行海关异地委托监管;
 
(三)对自贸试验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从事贸易经纪或者代理活动的经营许可进行改革,依法改为备案或者逐步取消;
 
(四)对符合国家环保要求允许进口的高附加值数控机床、工程设备、电子设备、通信设备等旧机电设备的进口、加工后再出口,给予通关便利。
 
第二十七条自贸试验区应当根据片区产业发展需要,积极培育跨境电商、汽车平行进口、数字化贸易以及文物和文化艺术品保税存储、展示等新业态、新模式。
 
支持基础业务转型升级,建立和完善与新型贸易模式相适应的海关监管、税收、金融、跨境支付等服务系统。
 
支持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外企业开展保税检测、维修和再制造等新业态。
 
第五章金融服务
 
第二十八条在自贸试验区内创造条件稳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人民币跨境使用和外汇管理等方面的改革创新。
 
支持符合条件的区内机构自主开展直接投资、并购、债务工具、金融类投资等交易。提高自贸试验区投融资便利化水平,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开展资本项目收入支付便利化改革试点。
 
第二十九条推动自贸试验区内跨境交易以人民币计价和结算;探索自贸试验区内金融机构按规定开展跨境资产转让等业务时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并纳入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
 
支持区内金融机构和企业从境外借入人民币资金;探索外资股权投资管理机构、外资创业投资管理机构在区内发起管理人民币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基金;开展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试点,逐步放宽项目投资限制。
 
鼓励区内企业根据自身经营和管理需要,开展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业务和跨境人民币资金集中运营业务。
 
支持区内符合条件的机构按照有关规定,为跨境电子商务提供跨境本外币支付结算服务。
 
第三十条自贸试验区应当建立统一的内外资融资租赁企业准入标准,鼓励并支持境内外投资者在自贸试验区设立融资租赁企业。
 
支持企业拓展融资租赁经营范围、融资渠道,开展跨境租赁资产交易、租赁资产跨境转让等创新业务,发展飞机、船舶等大型设备保税融资租赁,建设融资租赁集聚区。
 
第三十一条自贸试验区可以采取下列措施,推动金融创新:
 
(一)在严格监管前提下审慎有序进行金融综合经营试点;
 
(二)支持本地法人银行开展股债联动业务试点;
 
(三)探索发展私募股权投资二级交易基金;
 
(四)创新知识产权保险业务,开展基金管理服务专项改革创新;
 
(五)支持保险法人机构依法依规开展境外投资;
 
(六)根据期货保税交割业务需要,拓展仓单质押融资功能,推动完善仓单质押融资所涉及的仓单确权等工作;
 
(七)探索本外币合一银行账户试点。
 
第三十二条自贸试验区片区管理机构应当配合金融管理部门完善金融风险监测和评估,建立与区域金融业务发展相适应的风险防控机制,加强对重大金融风险的识别和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防范。
 
开展自贸试验区业务的金融机构和特定非金融机构应当按照规定,向金融管理部门报送相关信息,履行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和反逃税等义务,配合金融管理部门关注跨境异常资金流动,落实金融消费者和投资者保护义务。
 
第六章创新驱动
 
第三十三条省和片区所在地设区的市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支持自贸试验区在下列方面进行创新:
 
(一)建设海外创新孵化中心、海外人才离岸创新创业基地等创新平台,鼓励自贸试验区内的企业、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参与国际科技项目合作;
 
(二)支持企业联合金融机构、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建设产业创新平台;
 
(三)支持境外知名高等学校、教育和科研机构设立教育教学、研究、实训机构或者项目;
 
(四)推动双元制职业教育发展,设立产业技能人才培养培训载体;
 
(五)与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合作共建知识产权公共服务平台和创新支撑平台。
 
第三十四条省和片区所在地设区的市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按照下列规定,采取措施,推动自贸试验区医疗医药行业发展:
 
(一)鼓励港澳服务提供者按照规定设立独资医疗机构;
 
(二)支持整形美容、先进医疗技术研发与孵化;
 
(三)推动创新药品研发和审批上市,对抗癌药、流行性传染病药、罕见病用药等临床急需创新药品实行优先审评;
 
(四)优化生物医药全球协同研发试验用特殊物品的检疫查验流程;
 
(五)开展医疗器械注册人制度试点,健全自贸试验区内医疗器械注册人委托本省医疗器械生产企业生产产品机制;
 
(六)支持自贸试验区内医疗机构按照有关规定开展干细胞临床前沿医疗技术研究;
 
(七)建立医疗人才、先进医疗技术优先准入制度,引进或者创建国际医学组织,搭建国际医学学术交流平台;
 
(八)支持自贸试验区医疗机构开展中医治未病服务,对符合条件的中医治未病专职医师在职称晋升等方面优先考虑。
 
第三十五条企业专有技术和知识产权受法律保护。
 
自贸试验区应当建立知识产权运营中心,完善知识产权评估、质押融资风险分担、质押物处置和人才、技术资本化评估制度,完善知识产权争端解决机制,健全知识产权保护运用体系。
 
第三十六条省和片区所在地设区的市人民政府应当加强自贸试验区人才使用制度的顶层设计,健全高层次管理人才、专业技术人才和技能型人才的培养、引进、激励等制度,为符合条件人才在住房、配偶安置、子女入学、医保社保等方面提供便利。
 
自贸试验区引进国际一流或者顶尖人才团队可以实行一事一议。
 
支持自贸试验区根据新职业、新群体等特色专业人才实际需求,设置特色专业职称。
 
第三十七条支持自贸试验区建设国际人才集聚高地,在外籍人才来华工作许可、永久居留申办、签证证件办理、执业资格互认等方面提供便利服务,用人单位可以按照规定为外籍高端人才聘请外籍家政服务人员。
 
对接受自贸试验区企业邀请开展商务贸易的外籍人员,出入境管理部门应当给予落地签证或者临时入境的便利。
 
第三十八条省和片区所在地设区的市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先行先试保障机制,为自贸试验区改革创新提供制度支持。
 
自贸试验区片区管理机构、区内企业以及其他单位和个人,在自贸试验区进行的改革创新举措,有关人民政府或者部门应当给予支持,并在政策、资金、人才等方面提供便利。
 
鼓励单位和个人对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提出建议和批评。
 
第七章海洋经济
 
第三十九条自贸试验区青岛片区、烟台片区应当重点发展海洋特色产业,提升航运服务能力,提高海洋国际合作水平,推动海洋经济高质量发展。
 
第四十条省人民政府和青岛、烟台市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引导海洋高端装备、海洋生物医药、海洋智能制造、涉海高端服务等产业要素向自贸试验区聚集,重点发展下列海洋产业和项目:
 
(一)建设现代化水产品加工及贸易中心、智慧码头;
 
(二)建设海洋工程装备研究机构和重大研发试验平台,发展涉海装备研发、制造、维修、服务等产业;
 
(三)建设现代化海洋种业资源引进中转基地,加强海洋生物种质和基因资源研究及产业应用;
 
(四)推进自贸试验区国家海洋药物中试基地、蓝色药库研发生产基地建设。
 
支持自贸试验区内有条件的金融机构为海洋经济发展提供各类涉海金融服务。
 
第四十一条自贸试验区应当加快拓展国际船舶管理服务,发展船舶管理、航运交易、航运信息、航运保险、航运仲裁、海损理算、邮轮游艇旅游等国际航运现代服务产业,优化航运发展服务环境,提升国际航运服务功能。
 
第四十二条自贸试验区应当采取下列措施,提升航运服务能力:
 
(一)依法开展船舶等航运要素交易和国际范围船舶交易;
 
(二)设立国际中转集拼货物多功能集拼仓库;
 
(三)开展外籍邮轮船舶维修业务;
 
(四)建立以一单制为核心的多式联运服务体系,完善本省中欧班列运营平台。
 
第四十三条鼓励自贸试验区与境内外沿海港口合作,建立跨区域港口、港航合作机制,增强陆海联运中转、分拨、配送等服务功能。
 
支持自贸试验区统筹海洋与陆地发展,强化自贸试验区与海港、空港联动,推进海陆空邮协同发展。
 
第四十四条自贸试验区应当发挥东亚海洋合作平台作用,加强区内区外联动,深化开放合作,提升海洋国际合作水平。
 
支持涉海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国家实验室、企业与国内外机构共建海洋实验室和海洋研究中心。
 
支持涉海企业参与国际标准制定。
 
第八章区域经济合作
 
第四十五条自贸试验区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创新与日本、韩国地方产业合作模式,推进研发创新、品牌打造、标准制定、产业链拓展等多环节合作,强化优势互补,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推动区域经济合作。
 
第四十六条自贸试验区应当发挥区位优势和产业特色,完善园区合作方式,打造区域贸易和投资合作先行区,推动产业园区高标准建设。
 
第四十七条建立中日、中韩通关合作机制,加强中日、中韩海关间经认证的经营者互认合作,推动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检验检疫、标准计量等方面的高效合作;创新自由贸易协定缔约方之间班轮卫生检疫电讯申报、无疫通行的监管模式。
 
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确定与日本、韩国合作的鲜活农副产品目录清单,建设快速通关绿色通道。
 
第四十八条自贸试验区应当采取措施,促进与日本、韩国现代服务业集聚发展,推进服务行业管理标准和规则相衔接,促进相互间服务要素便捷流动。
 
自贸试验区推动建立国际化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平台,为技术引进和创新成果运用提供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