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山东新闻 > 文章

山东:一枚“公章”引来的“牢狱之困”

2019-04-25 浏览次数:
山东:一枚“公章”引来的“牢狱之困”

  2018年10月22日,山东日照莒县公安局以一招商引资企业法定代表人纪某明知企业原公章存在,还委托他人挂失补办公章及公司证照,导致原公章及证照失效,公司无法运作,严重影响社会公共秩序为由,直接对纪某采取强制措施(取保候审),并移送莒县检察院起诉。
 
  2019年3月7日,本案在莒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公安为何要对纪某采取强制措施?明知有公章,为何还要补办?公司法定代表人纪某能否代表公司作主刻公章?
 
从招商引资到陷入泥潭
 
  2013年,莒县华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法定代表人纪某及其团队响应日照市招商局号召,入驻日照高新区,在山东省开展新能源项目。公司在山东省先后开发了三个大型太阳能发电地面电站,并与一汽丰田、中国建材牵手合作,取得了太阳能发电界瞩目的成绩。
 
  因项目需要,2015年4月29日,纪某及其团队设立莒县华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莒县华亨公司”);10月19日,纪某及其团队设立山东华亨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华亨公司”)。同年,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莒县华亨公司在日照市莒县碁山镇开发建设了莒县华亨太阳能发电项目,此项目被列为“2015年日照市及莒县重点工业大项目”,并肩负莒县碁山镇335户长达20年的精准扶贫任务。
 
  2016年,纪某在购买日照市大象国际办公楼时,遇到该办公楼开发商日照山海天城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海天公司”)董事长相某。相某称房地产业经营困难,急需转型,希望与纪某开展能源项目合作,带其走出困境。此时,莒县华亨太阳能发电项目已进入建设期。纪某遂同意相某参与莒县华亨太阳能发电项目的合作,以期帮其走出困境。
 
  同年2月19日,相某以融资为由,与纪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1000万元低成本将当时评估值达2600万元的山东华亨公司100%股权和莒县华亨公司51%股权转让给山海天公司。
 
配合实缴成了不当得利
 
  2月24日,纪某配合相某在工商局办理完全部股转手续后,相某提出,融资时间紧迫,在工商变更信息未公示之前,需要对注册资本金认缴的山东华亨公司进行实缴,请求纪某用自己的账户协助其完成实缴。并称山海天公司当日账户里只有900万元,提出由纪某垫付100万元,以凑足1000万元实缴资金。
 
  当日,纪某收到山海天公司900万元打款,加上自己的100万元,全部用于上述注册资本金的实缴,900万元归山海天公司所有。至此,纪某配合完成山东华亨公司的注资,并按相某要求,实缴时备注了“投资款”。
 
  24日,已正式成为山东华亨公司独资法人股东的山海天公司修改了山东华亨公司章程。章程规定,注册资本金增资至10000万元,全部由山海天公司认缴,包括纪某设立该公司时认缴的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
 
  3月1日,山海天公司通过银行转账还给纪某帮其垫付的100万元。
 
  山海天公司将1000万股权转让款,于3月1日和3月15日分两次支付给了纪某。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2017年11月,相某却将纪某协助山东华亨公司实缴的1000万元注册资本金拆分重组,形成并发起了两起“诉讼”。
 
  其中一起以民间借贷为由提起诉讼,另一起以不当得利为由提起诉讼。
 
  受理这两起诉讼的是日照东港区人民法院。而据多方了解,日照东港区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的爱人系相某公司的法律顾问,其作为山海天公司代理律师参加了相某与纪某纠纷案的一审和二审代理。
 
  2018年12月26日,日照东港区法院针对本案召开审委会会议,上述副院长作为本案的利害关系人,参与主导了此次会议,并未回避。 
 
“走丢”的公章被伪造?
 
  2016年2月,相某让其员工以“为证明公司实力”便于融资为由,说服纪某将莒县华亨公司股权剩余49%股权全部变更到山东华亨公司名下,并承诺莒县华亨太阳能发电项目并网后五日内归还49%股权。后双方签订协议,明确指出纪某系莒县华亨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全权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 
 
  接着,在莒县华亨太阳能发电项目临近并网发电时,相某以办理项目并网发电手续为由,一步步从纪某手中取得了莒县华亨公司的公章、证照等重要文件。
 
  但在双方约定的股权归还条件成立后,相某拒不按照约定归还股权及管理权。后纪某通过诉讼形式强制执行追回了莒县华亨公司49%的股权。
 
  为了使项目能顺利竣工并网及保障公章使用安全,纪某要求双方签订莒县华亨公司《关于公章及证照使用范围协议书》,此协议明确注明公章借给相某仅限于项目并网发电手续使用。但在项目并网发电手续完成后,相某方拒不归还公司公章及证照,致纪某无法行使公司管理经营权。
 
  无奈之下,莒县华亨公司法定代表人纪某遵照国家工商管理相关规定流程,作废无法控制的莒县华亨公司原公章,补刻了新公章及证照。
 
  纪某在履行法定代表人职责,查询莒县华亨公司账目时发现:未经法定代表人授权同意,相某公然违反《关于公章及证照使用范围协议》及公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用法定代表人纪某的法人章,通过莒县华亨公司为相某自己的关联公司违规担保银行贷款2.4亿元。
 
  莒县华亨公司法定代表人纪某向山东省银监局反映后,相某归还了2.4亿元的诈贷,为莒县华亨公司规避了巨额金融风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8年6月5日,山海天公司法律顾问向莒县公安机关报案,称纪某伪造公司印章。
 
  纪某向记者介绍,莒县公安局刑侦二支队办案干警此前经过详细调查,认为该案不符合立案条件,不构成犯罪。办案干警曾两次电话通知纪某到公安局取撤案通知,但纪某却均遭到司法阻碍,未能领取撤案通知。
 
  此后, 10月22日,莒县公安局对纪某采取强制措施,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2019年3月7日,纪某“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一案在莒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虽然国家工商信息明确显示纪某为莒县华亨公司法定代表人,但莒县检察院公诉人仍对其法定代表人身份提出质疑。
 
  就在此前2018年6月16日,相某方单方召开莒县华亨公司股东会临时会议并产生决议:免除纪某莒县华亨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及执行董事职务,选举其公司员工王某为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等。纪某获知后,认为该决议违法,随以公司决议撤销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现该决议已被莒县法院一审和日照中院二审判决撤销。
 
  纪某作为招商引资进入日照市的企业家,目前已是举步维艰,她该如何主张自己的利益?如何代表公司行使法定代表人的权利?本案后续又将如何发展?我们将持续关注。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ICP:鲁ICP备07501334号

Copyright © 2002-2019 山东广播网 版权所有(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