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陨石落入山东,上面附带文字
解元爷一笔压倒了山东!
山东婚姻登记有这些新举措
济南一小偷作案后留下字条
郓城:千年古县打造“水浒新城”

解元爷一笔压倒了山东!

2020-09-05 13:36 主页 来源:未知
解元爷一笔压倒了山东!

清朝乾隆年间,莱西左家泊村山东乡试出了一名解元,名叫左颖发。家族中流传着“解元爷一笔压倒山东”的故事。

左氏家族是个忠义之家。公元1643年二月初六,清军攻破莱阳城,大兴杀戮,死者万人,因这年是癸未年,史称“癸未邑难”。夜幕下,几个人影悄悄溜出了莱阳城。一个是左氏家里的仆人,领着一位年轻的妇人,怀抱一个不满三周岁的孩子。一行人急急匆匆向城西南左家泊奔去。

这个不满三周岁的孩子,就是左敦生。其祖父左之武,明朝万历丁酉武举,任天津卫都司。1644年率师抗清,壮烈殉国。后来只找到了几件衣服、一件兵器和左腿骨,归葬莱阳。父亲左懋胤,秀才,1643年二月初六战死,年仅二十出头。当时左氏家族率众守城,三十七人为国殉难。“自古慷慨赴死,从容就义者,莫不史册有光。若夫丁阨运,尽节义。一姓之中,死者枕藉,亦古所罕见矣。”(见《莱阳县志》、《莱阳左氏殉难录》)。

左家泊村,地处莱阳、莱西之间,离两个县城均在十公里左右。今属莱西市经济开发区七星河新村。村中约三百多户居民,一千多人口,百分之八十都是左姓人家。村庄土地肥沃,农作物以种植小麦、玉米为主。一般年产小麦、玉米在两千斤以上,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粮仓。经济作物以种植蔬菜为主,有黄秋葵、白菜萝卜、白绿花菜等。还有近百亩的蔬菜大棚及各类果树。以农业为主的左家泊村民,基本实现小康生活水平。村庄环境优美,山清水秀。一条美丽的七星河蜿蜒曲折,绕着村庄转了半个圈然后流入大沽河。

有诗为证:

一河碧水浮白鹅,十里长堤鸟唱歌。

沃野千顷翻稻麦,池塘万朵涌莲荷。

左家泊村,始建于明朝初年。原有三户朱姓居住,称朱家泊。永乐年间左氏从章丘迁入后,更名为左家泊。村中原建有两座牌坊,两座古庙,名碑如林。牌坊:一座为贞节牌坊(已毁,现存一通贞节碑);一座为“敕封文林郎左英”的牌坊(已毁,仅存“敕封文林郎左英”大理石横匾)。古庙:一称北家庙(也叫大家庙),一称东家庙(也叫小家庙)。北家庙供奉左氏家族一至五世11位先祖,其中有拾金不昧被旌表为“义民”的左方及朝廷封赠光禄大夫左文升、左奎、奉直大夫左英等。大家庙正房九间,设有议事厅。青砖灰瓦,飞角拱檐。配有东西厢房,拾级大理石台阶旁,守着两尊汉白玉石雕狮子。进入大门两排松柏郁郁葱葱,中间散落着几只石雕梅花鹿和仙鹤。左侧有三间小瓦房,供庙内住持道士使用。旁边有合抱粗的四根大理石柱子,撑起了一座钟楼。每天早晨钟声响彻十里八乡。东家庙规模较小。三间琉璃瓦房庄严灵秀。青色方砖上,雕刻着各式各样的图案。屋脊上两条螭龙跃跃欲飞。拱檐回廊,雕梁画栋。门前两尊汉白玉石狮,走上八级石阶,迎面大堂上悬挂着明朝敕封文林郎貤赠奉直大夫左英及董宜人的画像。挑山上摆放着英公五子的神龛(莱阳城立有五子坊)。庙外西边盖有三间大瓦房,供长工住。并配有十亩(大亩)土地作为香资。古时,莱阳到水沟头(莱西),左家泊是必经之地。村外修有官道,无论大小官员途经左家泊时,文官下轿,武官下马。

话说,家人抱着三岁的敦生公,领着于氏夫人,来到了城西左家泊。敲开了农庄大门。左之注等赶忙把孩子抱下,领着一众人等回到屋里,抱头痛哭一场,不必细说。

左之注,奉直大夫左英第五个儿子(左英五子:之宜、之有、之似、之武、之注)。号星楼。例贡,任彰德卫经历。时住左家泊。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敦生公早已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家族事业蒸蒸日上。农庄田产已达六千多亩(大亩,约合今日万亩)天津、青岛、烟台都有商铺工厂和钱庄。是莱阳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左家虽然家大业大,却非常节俭朴素,乐善好施。每逢灾荒年,必在官道旁设立粥棚,救济往来灾民。说起左家人的节俭家风,至今家族中流传着一个小故事。有一年,海阳有几个牲口贩子到水沟头集市去贩卖牲口。走到左家泊时,天已亮。一行人便在桥头大柳树下休息。几个人忙掏出自带的火烧,啃起来。由于口干舌燥,加上火烧又硬,掉到地上不少渣渣。其中有一个人把吃剩下的一点火烧扔了。这时,从村里走来一个老人。看到后,摇了摇头,俯下身子一点一点检起来,用嘴吹了吹,吃了下去。几个牲口贩子以为老人家饿坏了,便从兜里掏出一个火烧递给老者。老人家笑了笑拒绝道:我家里有,浪费了太可惜了。说完话摇着头走了。众人不解。正好大管家经过,见状。就对一行人说:这是我们老东家,当地有名的大户人家。你们再往前走十里地,也还是他家的地界。众人皆愕然。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左家于老太太忽染恶疾。不日驾鹤归西。敦生公庐墓三年,祀忠孝。一日早起出家门。忽抬头看见雪地里躺着二个人。急忙叫家丁将人抬进家中。经过一番救治,二人终于醒了。原来,母女二人从章丘一路逃荒来到了这里。听人说,左家人乐善好施,经常接济穷人,故来到这里讨饭。因天寒地冻,风雪交加,又几日米水未沾,母女晕倒在大街上。敦生公听母女讲完,忙叫家人烧汤做饭。休养几天后,母女身体逐渐恢复。一日,敦生公分付下人准备了一些干粮,又拿出了几两银子。叫她母女二人起程回家。母女俩千恩万谢。忽然,年轻的女子双腿跪地,哽咽着说:老爷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今无以为报。小女子愿以身相许,

以报老爷就命之恩。”敦生公坚拒不受。说:家中妻妾皆全,儿女成群。已无名份给你。“我不求名份,做个粗使丫鬟就行,就是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伺候老爷一辈子。”年轻女子说。几日不去,敦生公无奈,收做偏房。后生一子,排行老七,取名颖发。就是后来的解元爷。

莱阳左氏是有名的书香门第,耕读世家。族中先后有进士五人,举人十二人,贡生五十余人,庠生二百余人(见莱阳左氏族谱)。其重要代表人物是民族英雄左懋第。左懋第进士出身,官至兵部侍郎,因誓死不降满清,被杀害。史称明末文天祥。清朝追赠礼部尚书,赐专谥:忠贞。左氏家族崇文重教,人才辈出。只因与栖霞牟氏有联姻关系,族中常年聘请牟氏家族的老师来村里教习子孙。左颖发自进入学堂,发愤图强,早晚用功。笃学持恒,通今博古。才高八斗,未来堪预金榜题名;学富五车,无日不曾快马加鞭。一日,牟先生对敦生公说:“此子可教也,日后必成大器”。敦生公捋一捋美髯,微笑不语。

牟先生哪里知道左氏家规。自族中进士左懋泰、举人左懋晋、贡生左懋绩三家因遭人诬陷反清充军铁岭尚阳堡后,族中长辈就定了两条家规:一是左氏后人不得出士为官;二是左氏家族不准悬挂族子。牟先生不知内情,一再规劝。家中从上到下,兄弟姐妹皆不同意。大哥说,就是去了,也未必能考中,还是遵守祖训,算了吧。颖发爷见状,大笔一挥,写下了一副对联挂在房中,以示意志和决心。对联写的是:

双脚踏进济南,一笔压倒山东!

经不起牟先生再三规劝,又有督学、训导及众亲朋好友、四乡乡绅开导,左敦生勉强同意儿子去试一试。于踏上了去济南府赶考的大路。

闲话少说,等到发榜日,早有快马回报,颖发爷高中山东乡试头名解元。合族上下,亲朋好友,莱阳乡绅,县太爷及一众幕僚,纷来祝贺。又在家庙前塔台唱了三天三夜大戏。解元爷一行人等,到莱阳城西马山埠拜祭了列祖列宗。又到章丘左家道口村重新修了一世祖左原的墓,树了碑。

从此左氏一门更加繁荣昌盛,重视读书学习培育人才的传统延续至今。北家庙自古到今一直是左家泊村里的学校所在地,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因村中改造才被拆除。从这所学校里走出来一代又一代,一批又一批莘莘学子,优秀人才,在各行各业为祖国的建设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