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生活可以是这样的
北京多人感染这种病毒!
医生苦劝:这些食物上了黑名单
三伏天饮食上该如何养生?
夏日养生 要警惕5大“陷阱”

家庭生活可以是这样的

2019-07-17 10:52 主页 来源:未知


家庭生活可以是这样的

   大同市民麻生文曾带着孙女一连四次去看在云冈美术馆展出的李尔山家庭文化艺术特展,说他孙女就是要记住展出的100位近代文化大家;这一展览在天津举办时,天津湖社画会副会长、著名画家胡嘉梁先生在第一天自己看完展出后,第二天专门带夫人、儿子和孙子去看展,他说要让全家人感受这样一个既可供养视觉,亦可供养心灵的家庭展!

   李尔山家庭文化艺术特展近年来应邀四次在大同、天津连续展出,因为以家庭为单位办展这种形式不多,而且每一次都有创新有不同,更不易做到。所以,每一次展出,一家人一起去观看的很多,由此,其家庭和艺术都在当地有很大的影响。

   因为影响的扩大,天津“五大道”的拜石博物馆提出收藏李尔山巨幅黑宣金彩画作《米芾拜石》,并为此安排在举行收藏仪式的同时举办李尔山家庭文化艺术精品展。此博物馆以“石”为纲,广集名家诗、书、画、印及雕塑作品,熔自然、人文于一炉,博雅著闻于京津,所以李尔山感到很欣慰。退休后才开始画画的他,在70岁又旅人生新佳境,其中缘由我们可通过他的家庭文化艺术展去寻找。从家风、家传、家学这样的民族文化的基底上,去看这个家庭为我们带来的启示。

   “三代四杰”秉持家风 恒定入心不言懈怠

   “家庭文化艺术特展,其实是一种不多见的展览,更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艺术表现形式,它要求家庭成员参展的作品都要具有一定的艺术水准,而李家‘三代四杰’的120幅书、画、印作品,恰巧契合了这样的高度。”这是著名画家韩必省先生在天津举办的李尔山家庭文化艺术特展开幕式上的致辞。

   “三代四杰”里最年长的是已故的李尔山的父亲李苑林先生。在李尔山家庭文化艺术特展的一个专柜里,摆放着李老先生在73岁到83岁十年间,用蝇头小楷逐一书写的四大名著及9部国学经典,共800多万字。工楷墨迹,千万珠玑。当年,因为所写独特,引发了著名作家王祥夫先生注读《金瓶梅》的愿望。于是,他批阅半载,留下3万余字的朱批。仔细看去,这一部抄本便真成了研读学问之“墨宝”了。李尔山先生说,真正赚足了他眼泪的是后来整理父亲的文字时,发现他父亲竟同样字字珠玑地抄写了他的一个原创剧本《烹封煮羿》,还有他妻子刘艾珍的一本散文集。

   家风,是一个家庭代代相传沿袭下来的体现家族成员精神风貌、道德品质、审美格调和整体气质的家族文化风格。李苑林先生用他的身教感染着全家人,这抄写经典的十年,恰恰也是李尔山的女儿李兮人生起步的十年。在李兮眼里,当家庭生活就是吟诗作画写字写文章这一类事情时,她便不觉得学这些有任何负担了。李兮在13岁就出了自己的第一本书,收录了自己写的诗和散文等。在文化展上,李兮的书法作品以及她为父亲的许多作品所配楹联诗句等,都赢得了方家称赞。

   父亲不曾被老打倒,李尔山先生一样能面对人生的意外。2014年,当66岁的李尔山感到自己的绘画创作正处于高产之时,竟因一场意外摔断了腰椎。医生说他这个年龄,在这种情况下很难站起来了。可他躺了几个月,不但站了起来,在体内带着钢板一年之久时还坚持写字画画。他把对人生不服输的劲头和他丰厚的史学功底等等,都倾注在他的画里。其妻刘艾珍女士作为李尔山画的第一个评读者,常常是即兴为画配诗,而在李尔山画画之时,她便专注在她的篆刻世界里。在天津的展览中,展出了她篆刻的《心经》石印50余方,其中花两个月时间在一块80平方厘米的印石上篆刻完整《心经》260字的作品,受到专家的称赞:“女子篆刻本身就少,如此作品难能可贵!”

   “忠厚传家久,诗书济世长”,“家风”是中华传统文化传承过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观众之所以愿意携家带口踏入展厅,是因为这个展览是李尔山全家敬畏中国传统文化、展示中华书画艺术的一次具体实践,也是李尔山先生整个家庭对中华文化传承、对人生履历重塑的一种时代态度。

   不言年龄习得家学 互动互比只在清流

   古时家学多指家族世代相传之学。今之家学,多指以血缘家庭为单位的全部文化、技能及价值体系。李家多人皆可作诗、作词,诗词能吃能喝?不能,抒发情怀而已。抒发情怀,便是思想的升华与锤炼,这思想表现在书、画、印里,便也是文化积淀越深,越视笔墨为无有了。记者曾问李尔山的女儿李兮,你出口成诗的本事怎么来的?李兮说:“小时候,我爸送我上学的路上,每天教我背一首,一背就是好多年。”后来,我才知道,每一首要教孩子背的经典诗文,李尔山都在清晨四五点起床后自己先背会。父女俩踏着晨曦,边行边吟。

   家长教育孩子的同时,同样也是在提升自己。当李尔山教育孩子背诗文时,同样自己的知识体系也得到巩固和更新。李尔山60岁从大同日报社退休之后,开始重拾年轻时的绘画技艺。其深厚的文史知识积淀使他能够从不同的视角作画。国际著名油画家程亚杰先生第一次在大同的画展上看到李尔山先生所画《戊戌年》时,被深深震撼。为了证实他的判断,他把此画给多位世界知名鉴赏家去看,得到的回答是:李尔山绘画的思想深度是天才的。这思想深度无疑是文化功底奠定的。也正因如此,李尔山先生的绘画是独特的,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们处在一个‘图像’的时代,我的艺术,似乎不是在向自然和社会索要‘图像’,而是另有所求。我向人物索要情绪,向山水索要秩序,向花鸟索要韵律。总而言之,我苦苦求索的是‘哲学’而不是形象。”这就是现在李家这个牵头人的绘画艺术理念。

   一家人把日常生活对话都变成了“文化艺术交流”,一家人常常在晚饭后、休息日,面对庭院盛开的花或是雨景雪景等一人写一首诗互比,有时就是绘画、篆刻、书法各做各的,之后,便让其他人来品评,在批评和鼓励中互相进步。与李尔山家相熟的原天津日报文化部主任宋福棘先生说:“十年来,观察这个家庭,年年房前种树种花,一家人对树对花常常比诗作画,一家人出门旅游,全是探索各地的文化,各自从各自角度写文作画,传递的始终是一股清流。所以说,他们在艺术上一出手便有高度一点也不让人惊讶。是家长教育了孩子,还是孩子成就了家长,家学是家庭教育的结果,家庭教育本就是一个互相成就的过程。”一直崇敬诗与散文、退休前在大同史志办工作的刘艾珍,几年前,不经意间看到一本篆刻的书,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当母亲节时笨笨地刻下“母亲”二字时,一发而不可收。她是自然而然地走上篆刻之路的,这“自然而然”是一家人长期把家庭生活过成文化生活的结果,阅文入心,便生兴趣,便可再塑人生。

   “这个家庭的每一个人并非专业书画家、篆刻家,他们都有他们的职业。但他们能够达到相当的艺术高度,是几代人积累的爆发,非常值得尊敬和肯定。对中国家庭的美育教育有示范作用。”观展后,天津市美术家协会山水画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著名画家纪振民先生如此评价。

   家传惜书化文至艺 求新求变重在传承

   家传一般传的是祖上就练就的突出技能,李尔山祖上是好读书藏书之家。李家对书的敬畏让后代写出自己的书,李尔山出史论、文集、诗歌、画集多部,刘艾珍出史传、散文集、篆刻集,李兮出小说集、诗词文集等。这些作品作为家庭文化的又一种成果摆放在展柜中,让观展的人们为之感叹。

   书是思想的表达,这思想渗透在中国传统书画之中,便会开出新的艺术之花。5年前第一次在大同和阳美术馆举办李尔山书画展时,一下就展出他所画的500多幅中国古代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作品中的200多幅作品,一经展出便在大同市民中引起反响,许多家长带着孩子就是想看看这画的都是些什么人?都长的什么样?这其中的很多古代人物都是李尔山从史料中挖出来的,并配有精当的文字说明,他有他自己的依据和自成的系统,并无前人画可参照。所以这就是一部“李氏人物春秋”。在后来的云冈美术馆举办李尔山家庭文化艺术特展时,三个大厅展出李家“三代四杰”300多幅作品,引得许多家长带孩子多次去品读。去年7月和9月在大同和天津举办的家庭艺术展上,他的黑宣金彩画便大规模“出世”,这完全是创新之举,因为在这之前,只有佛教体裁的黑金画,他当之无愧成为“黑宣金彩第一人”。李尔山说,他整整花了3年的时间,才初步完成了对黑宣金彩基本技法的摸索和把握。天津市美术家协会山水画专业委员会主任姬俊尧说:“在黑宣上用墨一不小心就会费掉一整张画,他能够坚持下来,从人物、动物到山水全面涉猎,这是了不起的创新。”

   去年家庭展时,刘艾珍篆刻的每一件作品都以巧思而获得书画界的嘉许,这次在家庭展上展出《归去来辞》50方。李兮的书法则从汉帛、汉简到隶书,其作品充满了高古之意和孩童天真的混合之美,这与这个家庭赋予她的学养完全契合。

   一个家庭的文化艺术展也许微不足道,但它却昭示着中华民族以家庭为单位的文化传统,正如天津著名文化学者姜维群所言,李尔山家庭文化艺术展体现了三个“家”字,即“家学、家风、家传”。其中包含着责任、价值、力量、境界、修养、自信、幸福。让我们用心呵护这样的家庭亮光,期待其凝结出更多的家庭文化果实,催生出一代更比一代优秀的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