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生病女儿不管, 前儿媳卖房救
小满节气养生日常保健知识
小常识墙上的灰尘怎么清理
【多样化处理矛盾方式】你选哪一
9岁妈妈捐肝给11个月女儿

在繁杂的城市 简单的生活

2019-03-21 11:48 主页 来源:未知
在繁杂的城市 简单的生活


QQ截图20190321112825

 
每天早上,55岁的谢昌红推开两扇木门,便算做打开门做生意了。木门上贴着过年时买来的门神,红彤彤的,木门外,是喜庆的对联。木门的上方,是老式的阁楼,有通风的窗口,从前还能住人,如今老屋年久,尘土大,只能堆放一些东西。
 
一百多年的古老堂屋,藏着古老的味道。传说中的“二中路口的冰粉儿”就诞生在这里。
 
整条北街两边的临街老房子,几乎都已装修成水泥房和防盗门,只有谢昌红一家,还是百年前的样式。走进堂屋,靠街的一边,是做生意的桌子、凳子,桌子上的冰粉儿、卷粉儿用白纱布盖着。靠里边,是三把杂木的太师椅,谢昌红说,这是婆婆的嫁妆,一直沿用至今,原本的漆掉了,又补了一层。
 
整个氛围,就是旧时光,从繁华的街市一脚跨进门槛那一刻,时光仿佛回到20多年前,屋子里挤满了来打冰粉儿的孩子们。每个孩子手中拿着一个旧瓶子,玻璃的、塑料的,阳光照进堂屋,也照在瓶子上,亮堂堂的,谢昌红把漏斗架在瓶口,舀起冰粉儿灌进去,晶莹剔透,最后再加一勺自己熬的红糖水和酸枣水。孩子们一边喝一边欢天喜地上学去了。
 
谢昌红喜欢这场景,自己的孩子也是这般大,也爱喝冰粉儿。所以她才操持这营生,哪怕也赚不到几个钱。
 
老房子的后面,是一个小小的院子,谢昌红和丈夫种了很多花花草草。中间一棵硕大的黄果兰树,是丈夫在大儿子出生的时候种下的,如今已经绿树成荫。过去,孩子们买了冰粉儿和卷粉儿就坐在院子里吃喝,吃完了还要玩一会儿才离开。
 
后来,家里的两个孩子又爱上了卷粉儿,谢昌红又在自己的小摊上,加入了卷粉儿。从市场买回卷粉皮和大头菜,把大头菜切得细细的装好,再把调料整理好,就齐活儿了。准备工作很少,一切东西都可以买到现成的,除了冰粉儿。
 
冰粉儿需要自己动手做,过程也简单,谢昌红却很仔细,把家什淘洗得干干净净,手也洗得干干净净,再动手做。
 
一粒粒黑黑的冰粉籽,筛选后装进纱布袋里,然后压在水里揉搓。黏腻的浆被搓出来了,和水相互融合,静置一晚上,就凝固成冰粉儿了。街市上,冰粉儿摊老板总喜欢装一碗冰粉儿放在台面上,黄色的冰粉儿盖过碗沿却不裂开,让人看到就想来一碗。谢昌红说,过去用山上的野生冰粉籽,所以颜色较黄,如今买不到了,只能用家种的,颜色透明,但口感一样好喝。
 
谢昌红的冰粉儿和卷粉儿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孩子们说,街上的冰粉儿加了醪糟儿,好喝,她就自己做了醪糟儿,孩子们又说,街上的卷粉儿加了海带丝好吃,她又买了海带丝回来。她知道众口难调,但她还是想尽可能地满足孩子们的口味。
 
20多年的时间,光阴在变,学校从走读式变成了封闭式,日间不能出校,谢昌红的老堂屋里,少了很多欢声笑语。生意也大不如前,但谢昌红始终没有放弃,她说,很多孩子毕业后,都会回到这里来找冰粉儿,回到这个小院子里来坐坐。
 
谢昌红一天的收入不多,可能也就刚刚足够生活吧,但她却很满足,她说,若要攀比,有再多也觉得不够,若不攀比,生活中该有的我都有了,足矣。
 
城市里的生活节奏很快,但在谢昌红这里,一切都变得很慢,卖点冰粉儿卷粉儿,坐在后院发个呆打个瞌睡,生意来了,她会笑吟吟地洗手,裹卷粉儿,打冰粉儿。她生活在闹市,却喜欢那种简简单单的生活,不计名利,只图心安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