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医疗惠民举措让百姓健康享受
“结婚未成年”造成的影响
婚姻的下半场,拼的都是妻子
在婚姻里,你这么懂事,一定没有
育儿专家4妙招,学了就能用

“结婚未成年”造成的影响

2019-11-03 17:52 主页 来源:未知
“结婚未成年”造成的影响

与代际关系失衡相伴而生,农民的婚姻家庭生活也变得支离破碎,传统的规矩礼仪失效,新的规矩礼仪没有形成。首先,代与代之间的生活空间相互隔离。年轻人婚后常年外出务工,只在过年等特殊时节回家团聚;甚至生育子女的时候,多数年轻女性待在农村老家的时间都不会超过2 年,而年轻的男性更是很少回家。包括养育子女在内的各种家庭事务都被父母包揽。通常情况下,母亲带孩子做家务,父亲在本地打工维持家用。这种家庭生活模式将代与代之间的生活空间隔离,变成了村庄中的隔代家庭和打工地的夫妻家庭。代与代之间缺乏日常生活中的家庭交往与相互扶持,家庭事务和家庭规范的传承受到了严重挑战,两代人之间的“代沟”凸显。在东篱村调研时候发现,代与代之间在生活方式、消费习惯、待人接物等各方面都出现了愈来愈严重的隔阂。东篱村一位48 岁的婆婆告诉我们,“儿媳妇在家从来不做饭,刷个碗都是表现极好的,就这样还经常嫌弃我做饭不好吃,不想吃就到街上饭店吃饭。现在的儿媳妇不哭不闹就算好的。”同时,年轻人热衷于“手游”“社交平台”等,没有哪个年轻人愿意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花费在家务事上,他们更乐意沉浸在消费主义的世界和虚拟的网络世界。
 
其次,两代人被锻造出了不同的家庭伦理和家庭责任感。在既有的家庭结构中,村庄中的隔代家庭承担了绝大多数的家庭事务,由家庭伦理和家庭责任感强烈的父母来完成;打工地的夫妻家庭几乎不承担任何家庭事务,年轻人依然过着非常“自我”的打工生活,他们的家庭责任感和家庭伦理弱化。表现在,村庄中没有哪个父母会退出为儿娶妻的婚备竞赛,也不会退出带孙儿做家务的家庭事务,如若父母不能很好地完成将会受到极大的舆论压力和心理压力;相反,在外打工的年轻夫妻不操心家事、不带孩子被视为正常,他们原则上只需要每年给父母寄回一定的生活费就算负责任了,但是不少结婚多年的年轻人(30 岁以下)打工收入都不够自己花费,结婚10 年才开始有少量积蓄寄回。父母承担大量的家庭事务,顾及家庭责任,但是并不能因此而获得好的效果。
 
东篱村一位26 岁的小媳妇抱怨她自己的丈夫,结婚7 年,生养2 个孩子,夫妻俩打工的收入各自保存,丈夫的钱从来不够花,并且还在自己二胎怀孕期间出轨一个本地的姑娘,夫妻关系恶化。小媳妇说,“他总是抱怨,说因为我们结婚他们家变穷了。还总是惦记着我手里的2 万元钱,这是结婚时候的彩礼。他总想从我手里要回,有一次他买了一个200 多元的戒指,说都给我买礼物了,难道我不应该把钱给他吗?”夫妻俩都不成熟,也无法承担起家庭重任。为了挽回这场婚姻,公婆做了很多工作,公婆承担了所有的家庭生活费用,两个孩子的奶粉钱都是公婆出的,由于儿媳妇总是抱怨丈夫不寄钱回家,公婆逼着儿子今年寄了3 次钱共计2500 元,以讨好儿媳妇。但是公婆的这些努力也并不能真正地挽救这场婚姻,儿媳妇告诉我们,“我也不知道要不要离婚,一直犹豫,但要是离婚了我就不要这两个孩子了。”
 
过早结婚使得他们在婚后依赖父母成为常态,而长期依赖父母且不同财共居使得年轻夫妇的“自我”增长,年轻人以自我为中心,不懂得经营夫妻关系,也不懂得承担家庭责任;而父母的负重前行伴随着他们对于完满家庭生活的美好希冀,只是这种希冀寄托在这些未成熟便已婚的年轻人身上显得那么苍白。婚姻家庭生活就这样被物理距离、心理距离、代际距离割裂,婚姻家庭生活的统一性被打破、伦理规范失效,婚姻家庭生活问题不断凸显。